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韩叶】你丫真是十八岁?(3)

阿落:

我也觉得人生要圆满了。


前面的主要是卖下萌,感情线可能要慢慢地引出来。


 


 


 


03、


 


要说叶修变成少年之后,国家队里还有什么变化的话,我想我们大概可以挨个采访一下,并且将这些种种喜闻乐见的事迹集合成册,上交给联盟,这样一来叶修一直的商业价值也就可以连本带利地讨要回来了。


如此有商业头脑,我们不得不敬佩一下小楼同志。


顺便感谢一下张佳乐同学将“领队变成小孩子”这般在别人看来就是一神经病在发神经的事告知了远在B市的孙哲平大大,这才有了上述的赚钱方案。


所以,当张佳乐趁着张新杰和喻文州两大心脏不注意时,溜了出门后,鬼鬼祟祟地拎着一袋子东西回来然后被少天大大碰见并且要求要看一眼时,他露了个狡猾的笑容,坦坦然地将袋子扒拉开,递到了黄少天的眼前。


“我去!!张佳乐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心脏了啊啊跟谁学的啊张新杰吧一定是张新杰不会错的了不过这样子不怕老韩揍你吗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瞅着袋子的东西看了又看,刚想伸出爪子摸一下时,被张佳乐一手过来拍开。


“你难道不想看看老叶戴上这个是什么样子的吗?”


黄少天难得的没有先开口,而是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默默地觉得有点萌,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是这样恶趣味的啊张佳乐同学不过这一次我赞成你所以务必也要让我加入啊啊啊这次一定要好好整整叶不修那个家伙让他以前这么嚣张哈哈哈!”


少天大大,其实我每次打你台词不加标点都是一大享受你知道吗。


两人暗地里交换了个眼神,目光转了转笔直地射向在一旁打瞌睡的小叶领队。


很好,周围的人都在认真地练习中。


等等,周泽楷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


周泽楷表示我只是想要出来透透气,结果就看见这么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所以,这真的不能够怪我啊。


“袋子……”周泽楷指了指张佳乐手中的袋子,表示了一点好奇。


张佳乐盯着对方的那张脸,感慨了一下这果然就是一个刷脸的时代,然后默默地把袋子递过去给他看了看,再接着就看见周泽楷的表情变了变,眼神仿佛有点惊奇。


“嘿嘿,难道周泽楷你也赞同我的这个想法。”


我们的联盟脸面再一次表现了惊人的痴汉力,大概是被杜明传染了也说不定。


“前辈……我……拍照……”


虽然九点水大大不在,没有办法进行准确地翻译,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两人难得地理解了周泽楷的意思,这不明摆着就是我们两个负责行动,然后周泽楷负责给叶修照相吗!很好,就这么敲定了。


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搞事!搞事!


虽然这个搞事小分队里有那么一个人始终有点格格不入的样子,但由于他的痴汉力实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于是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叶修睡得不太安稳。


本来身上盖着老韩的衣服在空调房里听着队员们敲着键盘的声音睡意正浓,加上前一天晚上熬夜太久,叶修没怎么撑得住,也就打算在沙发上小睡一会,这刚躺下去没多久,睡是睡着了,不过做了个颇为奇怪的梦。


梦里头他变成了一只猫。就是那种橘黄色带着条纹斑的猫,好死不死他刚在宠物店没呆多久就被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用着低沉浑厚的嗓音“就这只了”敲定然后被带回了家。正当他感慨一下自己会不会被对方煮了吃的时候,他突然间发现那个高大的男人有着和外表格外不一样的内心。


叶修喵躺在韩文清的大腿上小憩,一边感慨这个铲屎官当得真不错,一边眯着眼睛享受对方在帮他顺毛的动作。


他感觉自己的猫生都要圆满。


叶修喵突然地睁开眼睛想要看看自家主人,却不料一睁眼就看见了联盟第一帅。


他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大概是在做梦。“小周啊,你蹲在这儿干嘛呢?”


周泽楷眼神亮了亮,没有说话,反而是抓着手机对着叶修快速敏捷地拍了好几张。


叶修被他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开始思考起来。为什么哥感觉哥变成少年之后这群人变了很多?比如说当自己晚上穿着单衣四处晃荡的时候总会发现有那么些人的眼睛总盯在自己身上然后被老韩一个眼神瞪回去,还有就是他发现自己被掐脸的次数好像与日俱增,这点尤其是韩文清这个衣冠禽兽!嗯……更明显的就是他发现自己最近被偷拍的几率真是太高了……更别提上次在老韩手机屏幕上发现的那张自己倒在床上扯着被子露出鼻子眼睛在睡觉的照片了。


怎么感觉,自己活在一个充满变态的世界?


他还以为,只有韩文清一个呢。


“我说,小周你这么迷恋哥啊?要不要哥摆几个pose给你拍?”叶修坐正了,将韩文清的衣服团巴团巴抱在怀里,对着那人笑了笑。


周泽楷只是沉默着。


然后,又拿起手机拍了张。


“我去!!!老叶你这是什么鬼造型!!”


方锐做完一轮练习刚好站起来走走,结果就看见那个抱着衣服坐着的叶修,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谁能告诉我他头上戴着的那个小尖三角形的白色的毛茸茸的是什么东西!?猫耳吗!!??


叶修这才慢慢地将手挪到自己的头上抓了抓,哟,毛茸茸的,手感还不错。


于是,周围一群人被方锐的声音吸引过来,躲在沙发背后的黄少天和张佳乐差点要笑晕过去。


“哎哎哎,还别说,挺可爱的啊。”楚云秀走过在叶修的耳朵上摸了摸。


至于苏沐橙,她还是一如既往地为韩叶事业做着伟大的贡献。


旁边的喻文州和王杰希看着那个抬头无奈地看着众人的叶修,沉吟着。


“我说你们谁这么恶趣味给哥戴这玩意……”叶修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手又缩回去抱着衣服,“快从实招来,不然你们接下来的野图boss都不用要了。”


他顶着一张少年的脸蛋戴着猫耳说话的时候,众人基本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只是看着这样的扮相默默地在心里想着以前的那个叶不修,然后把他驱逐出脑海,一门心思地放在了现在的这个人身上。


妈蛋,很萌啊。好不好。


“我觉得比赛的时候可以就这样把叶修放出去。”


“你认真的吗,王队?”


叶修不明所以地翻了个白眼,却一直没有把头上的耳朵拿下来。


“你们总该记得杜明吧。”


嗯……当初杜明有一场比赛对上唐柔时,确实是出现了不同于往常的表现,所以这大概就是爱的力量?让这样的叶修上场的话,大概是能够在比赛前就萌翻其他队伍的选手,于是他们就抱走了世邀赛的冠军?


行不行啊。


什么行不行!必须不行!


你舍得吗!!?被拐走了怎么办!!


再说,被韩队知道了你的银行存款还保得住吗!


 


众人还在因为这样新奇造型的叶修而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叶修则是没什么精神地没跟着胡闹,他有点胃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熬夜又加上今天早上没怎么吃东西的缘故,又睡了那么一两个小时,现在的他抱着韩文清的衣服,一边搅着袖子在玩,一边等着韩文清回来。


他知道老韩给他买吃的去了。


其他人看着他略略显得孩子气的动作,一不留神又被秒了血槽。


叶修却突然地想到了什么。


他歪着脑袋。


“本喵饿了,有吃的没啊,各位铲屎官?”


这一幕恰巧被刚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拎着食物的韩文清看见了。


叶修满意地看着众人呆住的表情,眼光一转看见了韩文清。


“老韩,回来了!快把吃的给我,饿死了喵。”


喵你个头啊喵。


沙发后面的那两个人在听见韩文清回来时颤抖地对望了一眼。


大兄弟啊,我现在溜还来得及吗。


 


众人看正主回来了,也不好意思再围着,于是也就该干嘛干嘛去的散开了,虽然在后边的两只颤抖的土拨鼠还没有离开。


韩文清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看了一眼自己被叶修揉的皱巴巴的外套,倒是没说什么,反而抬手摸上了他的耳朵。


“你这是在搞什么?”


叶修接过他的袋子,从里头找了个红豆派出来啃,“窝也不叽道啊,碎醒了就介样。”他含着东西,说话都不利索。


“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韩文清站起来去饮水机边给他倒了杯水,递到他手上。


“真相只有一个,刚才谁不在场就是谁干的。”


沙发后的两个人汪着两眼泪水,不知所措。


韩文清看着他吃到嘴角边都沾着碎屑,翻了个白眼后递了纸巾给他。


“哎哟,老韩,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变得这么贤惠?”


“感觉在养孩子。”


“那我是不是得喊你一声爹,不对,感觉这应该是大眼的称呼啊。”


叶修笑眯眯地又咬了一口派,带着点油腻的爪子就往怀中韩文清的衣服里擦。


“叶修,你的手老实点。”


叶修抬眼看他,然后又把爪子往韩文清身上招呼。


“作为一名合格的铲屎官,要对自家的猫咪有一颗包容心喵。”


韩文清皱了皱眉,“你现在承认你是我家的了?”


叶修悻悻地收回了爪子,低头啃派不说话。只剩下头顶那个毛绒绒的猫耳在猛刷存在感。


每次说到这回事,叶修都总会沉默,好也不说,不好也不说。


虽然韩文清都几乎要习惯,但总归也是一个疙瘩。


“我知道了,一定是张四亚和黄烦烦做的。”


“我去!!谁是四亚啊!!”


“叶不修敢叫我黄烦烦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个叶不修就算你是个孩子我也不会放过你的jjc走起pkpkpkpkpk!!”


两个人突然炸了毛地从沙发后边蹦跶出来,倒是把坐着的两个人吓了一跳。随即叶修露出个天真的带点孩子气的笑容。


“老韩,有人欺负你家孩子,快揍他喵。”


韩文清没好气地呼噜他的耳朵一下,然后哭笑不得地看着身后那两个人。


“队长饶命!听我解释!!”


韩文清其实没打算怎么样,相反还觉得这两人干得不错,猫耳的少年叶修实在是很难见得到,或者说一生也就见那么一次了。


倒也挺好。


 


于是,在那之后,叶修一直戴着那个猫耳朵看着他们训练。


直到晚上才摘了放在桌上,进去洗澡。


韩文清收到一条来自周泽楷的信息。


上面赫然是叶修披着自己的衣服,头上戴着白色的猫耳朵窝在沙发上睡觉的模样,安静沉湎,少年的脸庞也显得格外美好。


我们的韩大大挣扎了一会,然后坚定地保存了。


 


TBC.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