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韩叶】你丫真是十八岁?(7)

阿落🍁—爱上韩叶猛产粮中:

07、


 


虽然叶修成了个少年,但是领队的工作该干的还是得干。


第二天叶修带着自家一众大神复盘,穿着宽大外套在屏幕前分析着意大利队在上场比赛中的可取之处或者是漏洞破绽什么的,重点提了一下孙翔的那场比赛。


“翔,不用灰心,第一场比赛砍不下来没事,毕竟你还年轻。”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欠揍呢。


而且,那个翔是怎么回事啊!头一回让人觉得这名字听着这么让人想吐,也亏得叶修叫得出口。


大神们抬头看着活跃在屏幕前假装正经的小叶领队,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反驳他,大概那张脸太具有欺骗性了,那还是专心地讨论比赛吧。


“好嘞,那接下来孙翔你和老韩练练,其他人排队吧。”


韩文清听完,也就从旁边的沙发上起来,从善如流地从叶修手中接过一张账号卡。


额,此时真是无比羡慕张新杰。作为一只奶妈,尽管是个能够举起十字架抽人的奶妈,但他因为职业特殊的缘故,并不用和叶修打单人,这一点,我们的喻队表示心很累。


“叶领队,我也要吗?”


叶修回头,视线稍稍上移对上了喻文州的眼睛,唇角慢慢地露出点狐狸般的笑意。


“我都说了,手残是病,得治。”


“你以为你是药呢?”


叶修乐了,“哥不是啊,这药你得找王大眼。”


无辜躺枪的王杰希和喻文州交换了个眼神,只道自家的小叶领队实在是嘲讽第一能手,脸T全联盟,即使是十八岁的模样也照样话一出口就成垃圾,不过就是现在的这张嫩脸让人不怎么生气就是了。


怎么说呢。


这果然就是个看颜的时代。


 


其他人都照着顺序和叶修过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练习,众人却再一次地近距离感受了一把这称为荣耀教科书且二十四职业全精通的人的可怕之处。


叶修每打一局都会从身旁那堆小号里抽一张卡,随便看一眼就直接用了,除了有一次抽到了牧师号,他挑了挑眉就换掉了。


嘤嘤嘤,不带这样歧视牧师的。


叶修啧一声,你让我拿个牧师号虐你吗,丢不丢人。


得,叶神你赢了。


而且,在和叶修对打的时候,他们又发现了另一个可怕的问题。


他们以为6.5秒已经恐怖到让人想跪了,但更让人想直接把膝盖交出去的其实是心脏大师加上十八岁年龄的叶修,这尼玛谁是对手啊!这一群大神轮流和叶修对打,轮流挨虐,简直都要怀疑人生了!


“我天,叶修你敢不敢别用战法!!”


方锐刚一打完,没忍住就嚷嚷出声,他刚才一坐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那头的叶修已经抽了张卡,哎哟一声说着战法呀哥的老本行,然后方锐差点把鼠标捏碎。


其他人站在他身后,生无可恋。


“啧啧啧,点心大大,你说啥呢,这是随机抽的呀。”


叶修挑眉看他,一幅心脏样。


“卖萌也没用!!”


叶修面无表情。我什么时候卖萌了。


换下方锐,轮到最后的苏沐橙,她伸手将鬓发挽到耳后,看着叶修笑了笑。叶修没来由地心里一毛,抽了张魔道学者的号。


“沐橙啊,别怪哥手下不留情。”


于是,叶修又狠狠地虐了自己的妹妹一把。


众人鄙视,叶修你个连妹妹都不放过的禽兽。


这句话很容易遭人误会的,小朋友们不要乱学。


叶修无语,你们刚才看见沐橙扛着重火力炮朝哥一炮一炮地炸过来的模样了吗。


苏沐橙起身走到叶修身后,趁着其他人没留意低头问叶修,“没问题吗?”


叶修知道她说的就是自己变成十八岁的这件事,只是这连原因都还没有弄明白,肯定也不是什么科学就能够解释清楚的事情,干着急也是瞎着急,只好是拍了拍她的手。


“没事。”


反正他有预感,大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咻一声地变回去。


就像是巴拉拉变身那样。【卧槽我写了什么】


 


挨个地过了手,又交代了他们几句,叶修就打算把这些大神赶走让他们自己训练去了。


“好好练,不要辜负领队的期望知道不?”


其他人同时伸出手按向叶修的头,揉揉少年柔软的发丝,异口同声。


“知道了,小叶领队。”


叶修将他们的手拍开,嘟嚷着头都要被你们摸秃了,然后一人给上一脚送他们回去了,整一个小孩样。


既然人都走了,叶修就又一屁股坐下继续操纵着账号到处跑跑,打打副本,样子闲适到仿佛没有注意到身边还有个韩文清。


韩文清看了他一会儿,便也坐在他旁边开了台机子。一时间就只剩下机器运转时发出的细微轰鸣声,以及鼠标的咔哒声和敲击键盘时富有节奏的哒哒哒的声音。


叶修刚打完个副本停下,却没急着做下一步操作,反而是转了过来看着韩文清的屏幕。


“老韩,你什么打算?”


突兀地冒出一句话,初看是没头没脑的问句,韩文清却是听懂了。


“十一赛季还会打。”


叶修瞅着他的侧脸,男人的眉头还是像往常一样轻微地蹙起,其实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凶狠,不过只是带着北方男子多多少少都会有的粗犷而已,可能是那张脸生来表情变化不像常人的明显,也才被戏称了多年的钱包脸。


他说十一赛季还会打。但叶修也就猜到了什么了。


不过是属于他们的这个时代,始终还是要过去的罢了。


舍不得是一回事,离开与否却又是与之不完全相关的一回事。


叶修回头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角色,那个拳法家的身影模模糊糊地与另一个和他纠缠了十年之久的身影重叠在一起,不过却又只是眨眼间就消散了。


 


“那你呢?”


韩文清的这句话传到叶修耳朵里的时候,他确实是还想插科打诨地混过去,不过当对上对方那双格外认真的眼睛时,叶修突然地就不想胡搅蛮缠地忽悠过去了。


谁懂谁几分嘛。这根本不用猜啊。


“叶修,你会重来一遍吗?”


这个问题,叶修想过。


在他醒来发现自己变回了十八岁时候的模样时,他就想过了。他曾经是感慨过时间怎么就过得这么快,也确确实实是满心地坚信着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给他再多点时间,他就能够在他真心喜欢的荣耀上面再热血奋战重头再来。他可以再一次地看着屏幕里的万帧光影而满腔激情燃烧地迎战,看着血条一点点地下降来个致命一击又或是绝地反扑,只为了最终屏幕中跳出来的“荣耀”二字。


年龄曾经是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障碍,加上第八赛季退役后那两年的过度操劳,透支原本属于他的时间,他清楚自己再怎么努力其实也扛不了多久,应了那句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现在不一样了。


 


“老韩啊,哥可是要和荣耀女神过一辈子的。”


韩文清揣摩着他话里的含义,视线却恍恍惚惚地转到了叶修的手上。手掌比他要薄点,更为年轻时显得要瘦削一点,微微有些青筋凸起,指甲修整地圆润并透着淡淡的粉。


韩文清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过去握住叶修的手,手指用了点力帮他做起了手操。


电脑屏幕还亮着,叶修的那只小魔道学者的号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丝毫是不知道账号卡主人的手被别人握在了掌中,无法做出指令。


叶修低头看着韩文清的动作,双唇动了动。


“韩文清。”


叶修很少会喊他的全名,但是只要是喊了,无非只有两个时候,一是几年前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在床上的时候,二是这家伙难得要和你掏心窝的时候。


韩文清手下动作不停,细致地揉按过手上的每个穴位,眼神却是抬起来对上叶修不常见的认真目光。


“一辈子的最后也还是要回归平静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说出来有点酸,还是叶修也反应过来这实在不是自己的风格,倒是先破功地笑了出来,却没带着往日的嘲讽,只单单是一个纯粹的笑容。


韩文清倒是听懂了。


他看了眼叶修的笑容,犹豫了片刻便靠过去亲了亲他嘴角。


 


他清楚叶修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了荣耀,正正他自己也同样离不了。


对一样东西的喜爱程度不是看刹那间你有迸发出多少情感,而是它能够在你心里停留多长时间。一年两年算不得,十年二十年勉勉强强,说出一辈子的话,那大概就真是打算把它放在心尖上思念一生了吧。变成小老头以后,也还是可以用沙哑嗓音道着年轻时候的青春啊热血啊什么的,抛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他们顶多也不过就是老来愁绪多,总是想起年轻时候的那点破事而已。


更何况,这十年光阴说短也不短。


足够改变一生了。


 


说他不想重回荣耀,再战十年吗?叶修想想都觉得自欺欺人,但这曾经他最渴望的事情如今也要退居第二位,他的生命中并不是只有荣耀,还有责任。


当年离家出走亏欠家人的那一笔,年轻时亦可以当作什么都无所谓,但现在回想看看,真是年少头脑发热闯出了一大出等别人收拾残局的祸端,不遗憾不内疚是假,叶修从来不为自己打荣耀的事后悔,相反他很骄傲,但这不代表他就一点都不心存愧疚,他又不是真的教科书,怎么会连这么点人情世故都没有呢。


现在摆在他眼前的,不仅仅就是荣耀,还有一些事更重要,也更值得他去做。


重返十八岁却不一定是重返当年的路,再走一遍。叶修不愿意回头,就像是当初从嘉世出来以后,他也从来就没想过要回去。所以现在的十八岁,也不是当年的十八岁了。


十八岁的身体而已,又不是十八岁的心理。


 


“老韩,关于你当年说过的那件事。”


韩文清听着关键字眼,瞳孔微微地缩紧盯着叶修。


“嗯……我仔细地考虑了一下。”


韩文清一副等着下文的模样。


“那就——”


 


 


 


 


 


 


 


 


 


 


“小叶领队!喻队喊你过去分析一下韩国队的战术。”


孙翔推了门,喊了一嗓子。


 


韩文清回头瞪他,脸色沉得可以。


叶修应了声,撇过头窝在椅子里憋笑。


 


两天后对战韩国队。


前几天见过的那位韩国队的队长远远地朝着叶修打了个招呼。


还没等叶修回应,其他人已经纷纷地推着他往场馆内走,丝毫不给他打招呼的时间。


“哎等等,那个韩国队队长为什么叫John?”


叶修沉吟了一会摇头,“大概他是个美国人吧。”


这什么关系啊。不过其他人也不是特别有兴趣,或许是个外援也说不定,看长相也看不太出来。


韩文清走在他旁边,脸色阴郁。大概还在因为两天前叶修憋着没说出来的话而有些耿耿于怀吧,虽然当时孙翔已经被吓到去找周泽楷了,明明周泽楷也不能安慰他什么。


这傻孩子。


叶修被簇拥着进了会场,礼节过后目送了自家大神进了隔间,抬头往观众席地位置随意那么一扫,竟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用手肘轻轻碰了碰韩文清,指了个方向给他。


“雪峰来了。”


韩文清顺着看过去,吴雪峰正坐着对他们打招呼。


 


 


TBC.


 


我觉得我快把老韩憋死了。


 



评论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