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无敌

蹈海:


每个BOSS都需要一点点情怀。结尾看完听歌效果更好,毕竟是歌单系列。补完篇为《心战》,共同观看风味更佳。


BGM:









天地可鉴,酒吞童子一开始对安倍晴明是没有半点意见的。


自打他被分配到第十章守关当BOSS,他一直兢兢业业,从不旷工,尽力突突玩家,风雨无阻。他没有第十章前的记忆,对自己少的可怜的认知,也全是从自己卡面上的人物介绍了解到的——百鬼之王么,倒还算有点明白,毕竟他的战斗力确实是这片小树林数一数二的。他知晓自己沉溺与酒同失恋的伤心里,但其实连红叶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后来瞧见她的脸,还是因为有玩家带着对方来打副本。总的来说,就算在BOSS中,酒吞也自认算是尽职尽责了。虽则介绍上他是个冷酷的人,但实际来说他的脾气也算还好。


但有一天,酒吞童子还是爆发了。爆发的后果就是这个副本难度直接上升到了地狱难度,玩家通不过,只好愤怒的对客服开火。客服试图调整,仍旧无果。


问题出在两处,一是酒,二是茨木。


守关BOSS有自己的任务,每天只是循环往复的呆在刷新点等着玩家,过剧情,这也罢了,毕竟大家都这样。但酒吞童子实在无法理解,就算他的设定确实是借酒消愁,也不必刷新的如此之快罢!其结果就是他几乎是从早到晚的借酒消愁,没有半刻休息,闻到酒味就想吐,偏偏剧情还要强迫他喝……酒吞童子时常有种想要通过网线爬到另一头突突程序员的冲动。灌他个三天三夜,让他体会一下沉溺酒水的快乐。


这也只是其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玩家不会养N卡,这个小树林里,似乎只有酒吞童子一个有着自我意识,手下那帮小弟,一旦过了剧情,立刻撒欢儿的跑的到处都是。他即便不拿着百鬼之王的身份,也没人来和他说话。一两天也罢,倘若他真的是酒吞童子也罢,可能对这永生同孤独习以为常……但就现在,他还是感到了落寞。特别是他并没有为爱情所困,连伤怀对象都没有的时候,酒吞看着手下的小弟们,恨铁不成钢,只好把目光投向副本唯二的人物: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也不跟他说话。


酒吞想,茨木既然在设定上是他的朋友……虽然他的传记里没提到他……但是既然!他这样在意他,想要救他,叫他清醒,两人应该还是有点交友机会罢?他想找个机会和对方说两句,虽然这不符合他的设定,但是酒吞其人实在是太过百无聊赖,坐在草丛里,除了酒什么都没,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过得太凄凉了点——就连隔壁鲤鱼精都有河童陪着,山兔也有孟婆,酒吞名义上是这个游戏里被倒贴最厉害的人,感情上却没有享受到一点点快乐。但是茨木每次过来,都带着玩家,在安倍晴明的面前,在玩家的面前,酒吞又不能违反自己的设定主动去和对方说话。他只能违心的冷淡的道,啊我不需要你的陪伴只有酒可以消解我的愁情,一边悲痛欲绝的跑路。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酒吞童子想。


终于有一回,玩家打到一半掉线了,在世界尚且来不及刷新之前,他抹了把醉酒而昏沉的脸道:你好啊,茨木。觉得自己真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妖怪,为了丰富精神生活,不惜一切代价。


茨木只是看着他。


酒吞想是不是我的声音不够大,于是他又重复了一次,但茨木仍旧是眨眨眼,确实听到了他的声音,却没有做出反应。在酒吞打算说第三次的时候,世界刷新了。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酒吞童子冷酷的想。


世界数据的逆流在他的脑子里冲刷,但他硬是拿出百鬼之王的气魄,没有被打败,也没有被强制借酒消愁,并且崩溃的抓住间隙机会开始刷小树林的小弟们。他的等级越来越高,人也越来越清醒,逐渐长成一个不知名的怪物,于是等着茨木再次带着玩家到来时,等待他们的是一个没有在借酒消愁的清醒的酒吞童子,冷酷理智,眼神鹰喙般锐利。


玩家吓了一跳,跟着晴明转头问茨木:这和你说的不一样啊?


茨木也愣住了,显然很难解释眼前这魔幻的景象。


酒吞童子只是冷笑,接着他把他们一起突突了。


啊,他想,这才叫活出快乐。


玩家的投诉越来越多,客服也无法解决酒吞童子,最后他们决定把这块副本格式化再造,免得系统崩溃。酒吞童子通过上头世界的屏障知道了这些,周围的守关BOSS们纷纷劝他不要执迷不悟,不然真的什么都没了。但是酒吞童子想,你们这些傻妖怪,日复一日的过同样的生活,说同样的话,掉落同样的东西,今天的太阳和明天的太阳有什么分别?你们是全然不知道的。你们活着,和没活又有什么分别。


他心里是这样想,接着又觉得,自己比他们还不如,就连个搭档的捧哏都无。两个人或许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境况里撑下去,他一个,却是很力不从心。


客服关闭了这个副本,没有玩家,没有小弟,也没有茨木,整个树林只剩下了他一人。


酒吞童子躺在那里看云,不用喝酒,他才发现上头的天空蛮好看的。但是这天空也在逐渐黯淡下去,因为格式化,逐渐变成网状和无数黑点字符。太可惜了,他想,还是不知道明天的太阳长什么样。第一个被他突突的玩家,打副本的时候还在外放音乐,他没来由的想起那首歌的歌词,盖因他除了这个,对其他的也都一无所知。他哼唱起来,心情异常轻松愉快,觉得到这当儿,才总算有点百鬼之王的风采,而非一个醉鬼。


天完全黑下来了。


格式化即将进行,他闭了闭眼睛,打算找个舒服的姿势睡下去。酒吞童子不知道下一个自己会像现在这样,还是乖顺的呆着,未来一切都是不可知的,却也和他关系不大了。他越来越困,就在快睡着的时候,听到了草叶被踩下的窸窣声:明明这里应该只剩他一个的。


他睁开眼,看到了茨木童子。


真奇怪,他想,居然有在没看到你和安倍晴明一块儿出现的时候,真是不可思议。但是你不跟我讲话,我都不想理你。酒吞想要继续睡了,他都要挂掉,何必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但还是忍不住问:茨木,你怎么会在这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也没真觉得能得到回答。


我来找你,我的朋友。茨木说。


酒吞童子目瞪口呆,他忍不住又说:你会说话啊!


茨木笑了:那肯定,所以我来找你了,毕竟我是要来倒贴你的嘛。


酒吞童子觉得这友谊来的实在太迟,也太不切实际,可是他从知道自己是谁到现在,除了酒,什么都没有。茨木虽然姗姗来迟,却也不能够挑拣。于是他说,哎呀茨木,你真的是傻,这地方马上就要完蛋了,你知道吗?


茨木高高兴兴的说,知道啊,然后大大方方的靠在了他身边。酒吞童子感动万分,觉得自己头次享受到被倒贴的滋味,很是妙不可言。但实在是太困啦,他想,困的不得了……该怎么办呢,希望下次醒来的时候,茨木还是能够坚持自己的设定。或许,还能主动找他搭话,不然他多无聊啊!他和对方挤了挤,两人都找了最妥帖的位置,等着天地彻底沉入黑暗。剧情进行的太快了吧,酒吞想,连多讲几句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按了快进。可是茨木究竟为什么要来?因为设定吗,他思考着,又希望不是这样。


说不定是对方也觉得太孤独了,他最后这么想。








酒吞童子睡着了。








END。












他抹了把醉酒而昏沉的脸道:你好啊,茨木。觉得自己真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妖怪,为了丰富精神生活,不惜一切代价。


茨木眨了眨眼,说:你好。







评论

热度(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