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心战

循环

蹈海:


《无敌》的补完篇,时间线在其前,对照来看风味更佳。依旧是歌单系列,歌也挺喜欢的,不过只是最后一段。


BGM:









他抹了把醉酒而昏沉的脸道:你好啊,茨木。觉得自己真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妖怪,为了丰富精神生活,不惜一切代价。


茨木眨了眨眼,说:你好。


茨木童子有点儿被吓到了。


内测时间,还没有什么玩家进来,偶尔一两个,也都是内部人员。各个地方也未关闭,大家便享受着最后的闲暇,到处乱跑,茨木这头刚跑去和大天狗聊了聊,回到第十章,便被酒吞搭讪了。这景象可称得上魔幻,但仔细一想,也不算什么——这段时间虽然他们都在这地儿,茨木却丝毫没有和酒吞讲话的意思,倒也不是讨厌对方,毕竟他设定里写的是要倒贴人家的。但茨木觉得这个事儿也不急,或者说往后他肯定是要跟酒吞一直打交道的,估摸着还要互相对看到相看两厌:现在就放过彼此好了。因此他来来去去数轮,都体贴的一句话不讲,仿佛速度加了十五。


实在没想到酒吞会先跟他讲话。


怎么回事呢,茨木想,难道是因为酒吞太无聊了,又没有熟人,才来找他?可现在又不限制活动范围,怎么也不止茨木这一个选择啊。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和你搭话,难道还能不理睬么?未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茨木觉得还是应该先跟同关BOSS打好关系。他刚准备回话,又愣住:酒吞又恢复了那爱答不理的神情。


哇,他想,不是吧。


茨木:你怎么不去别的地方?


酒吞:别的地方……尽是些无聊的家伙。


茨木:红叶呢?她最近和雪女萤草在那里斗地主,你要是去,就可以凑一桌麻将了。


酒吞:本大爷可不要与那些小妖混在一块儿。


话是这么说,脸上却有点心动的表情,但是很快隐没下去。


哇,他想,我明白了。酒吞看起来被特别修了修数据,不能违反自己的设定到处走……他顿时有些同情对方,被困在这里,连几个妖都没有,哪里称得上是百鬼之王?茨木抬眼,眼神同酒吞轻轻一碰,像是被烫到:他立刻开始自我检讨,身为酒吞设定上的朋友(大概),却没有一点点关注到酒吞的心情,今天去这家明天去那家的,怪不得酒吞都看不下他了。这太不对了!茨木在心中大声告诫自己,从今往后,也就是从今天到公测时,还是多回家看看。话既然说了,也应当实行,他这么着,便坐到了酒吞旁边道:那我们来聊天罢!我不是小妖,我数据也很强的。


酒吞依旧是满脸本大爷不在乎的模样,可茨木说话,他就静静地听。








茨木之前对酒吞童子这个他名义上的朋友,倒是也考量过,可他一个新生数据,叫他逢场作戏的念台词也 罢了,真对一个他从不认识,也毫无感情基础的另一个数据有什么好感,也是很难。再者,酒吞似乎对他没有好感,何必要勉强自己现在就去热脸贴冷屁股呢,他情愿多逍遥自在一会儿。妖怪也有自己的骄傲罢?酒吞尚未给他展现人格魅力,他也就无法抛却自己的自尊,开开心心的去缠着对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公测之前,他倒希望两人不要来往……谁希望自己的标签是个倒贴狂呢?


但他们聊了几天,茨木又忍不住想:酒吞这妖其实也挺不错的。


他立刻在心中把锅推给了客服同策划。


大抵都是被剧情折腾的无辜妖怪,茨木心中对酒吞生出点儿惺惺相惜的意思来,原本觉得酒吞爱答不理的模样叫人无法接近,现在换了角度,竟然看出点可爱。我的朋友只是别扭而已!他放心的想,没办法,那我主动点也成。


这种盲目的自信甚至让他觉得,官方说他们是朋友这点倒也没错。本来就是,确实,肯定,顺理成章。


公测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好日子也要到头。茨木原本对此没什么感想,觉得该来就来,开了就好好工作,可随着他和酒吞坐的距离愈来愈近,更新这件应当习以为常的事,竟然叫他有点害怕起来。他们自在这些天,等到那时,所有都要归零,继而重新开始:他什么都不会记得了。


酒吞同样。


茨木自个儿在那伤感,反观酒吞,半点反应都无。他再次忍不住想,酒吞这样对我爱答不理的,更新也不在意……我们到底是不是朋友啊?


这话自然也不好问酒吞,毕竟设定在那里,茨木难以开口。叫酒吞表现出对他热情就挺困难的了,他们友谊仿佛是做地下党似的,明明白白的东西,也非要隐喻数个意象才好。茨木在心里唉声叹气,充满对生活的怀疑,为了不让酒吞发现,还要跑去别的地方唉声叹气。一整个下午过去,和凤凰火一块儿烤肉的红叶都看不下去了。


红叶:茨木,你能不能振奋一点,大胆一点,勇敢追爱。


茨木:不是追爱……


红叶:别说了,当局者迷,除了恋爱,我没有见过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叫人智商大幅度下降的事。


茨木:……红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红叶:茨木,你争气一点好伐!你看看我,为了你,我甚至一次十章都没去过,把剧情都留给了你。酒吞童子整体喝酒,你整体陪着看护,就这样还没擦出点火花,你觉得像话吗?


茨木没力气讲了,反正也讲不过红叶。


茨木:那你说怎么办?


红叶:我觉得你一味倒贴也不行,这不就和原作一样了吗,你就留在这里好了,等他来找你。酒吞不到处走是过不了心理难关,又不是腿断了。


茨木觉得这提议实在荒诞,但想起酒吞爱答不理的脸,又有点儿不甘心。他说好罢,就真的坐下来等,红叶为了表示支持他的决心,也跟着一块儿。但一周过去,酒吞仍旧不见人影。


茨木:……红叶。


红叶:……茨木,不如我们还是去找大天狗打牌吧,天涯何处无芳草。


茨木站起来就走。说没有失落,也是假话,可这也不能怪酒吞童子罢?他想,酒吞其实并没有说过他们是朋友,也没有做出任何明确表示,或许这友情完全也是他一厢情愿。可酒吞一人躺在林叶间,真的没有一点点空虚么?在数据之间,在无数零同一里……茨木心中一惊,一个奇怪的念头在他心中出现:或许他和酒吞都是不存在的罢!因为他们没有过去,也没未来,他们是时间中被截取出的一段,是没有母语同词根的诗歌,在深处,在内里,他们是不存在的。他们是人们眼中的名字,是玩家擅自捏造的概念,由几句简单的话语和一段数分的舞台剧构建而成,一旦他们从玩家的眼前消失,立刻就从黑暗里熄灭了。


两个虚幻的名字之间的友谊,究竟算什么呢?








他去找了安倍晴明,盖因晴明是本作最大的老好人同主角,大约能够解答他的困惑。


安倍晴明正了正自己的衣饰:咨询可以,按秒收费。


茨木:……


茨木:你不是一个与妖为善阴阳师吗?


安倍晴明:你说呢?


茨木沉默,刚想问多少,安倍晴明又笑了:开玩笑的。


茨木想你刚才的神情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但还是没有这么讲,毕竟人在屋檐下。他问:阴阳师,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呢?


安倍晴明声音轻缓:我觉得你比起这个生存与毁灭的问题,更想知道酒吞有没有把你当朋友。你是因为不想思考这个,才叫自己思考一个更加没有解答的问题……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我们确实是虚幻的镜花水月,目光同镜面一样,倘若没有目光,也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一旦他们全部离开,我们就会真正死去,在这之前,不过是一轮轮没有意义的对话同嬉闹……现在我还是安倍晴明,你还能跟我咨询,来日遇到我,我就是玩家了。我岂不是比你还要愁?


茨木点头,又问:可你看起来却并不很愁。


安倍晴明清俊的面孔上露出一点点狐狸似的笑来:想也没用,不如不想。


得过且过?


也不是,阴阳师大方道,与天斗其乐无穷,反正他们最后都要开自动,我还是能抓紧机会同式神们聊天的。


茨木心道安倍晴明不愧为本作男主,心态放得平端的稳,虽则往深处想,这么平稳的态度,又是另一种无奈。他又问:那你说,酒吞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啊?


晴明道:你真这么想知道,就自个去问。


皮球还是踢回自己身上,茨木想这阴阳师的建议有同没有有什么差别?可看安倍晴明的神情,就知道对方没有开他玩笑,乃是正经建议。他不情不愿的说好,打算回去,心里明白清楚,又不想承认:他确实是怕问酒吞这事的。倘若得到一个不想要的答案,倒不如得过且过,倒贴下去:也算不得伤感,毕竟倒贴是一人乐的事,可友谊却是两个人,茨木兜兜转转,在这假山假水里往返数度,还是要回去。


假使不是也无妨,他最后这样和自己说,反正再过几天,他们会将这一切全然遗忘。








没料到的是,酒吞童子竟然在第十章的入口等他。


茨木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酒吞在和他聊了这么久之后,经过无数劝慰,也坚决不从位置上挪动一下,完全遵循官方设定,只走标准通道。虽则是小事,他觉得有点好笑,虽则是小事,却是第一件向着系统叛逆的事。他立刻加快几步,满心欢喜的跑过去:酒吞,你来找我啦,不好意思最近都没回去。


酒吞童子冷酷的别过脸,做出不想理他的架势。


茨木想,唉,我的朋友就算别扭,那也是别扭的可爱。他兴高采烈道:既然如此,我们回去继续喝酒好了。


酒吞:今天不喝了。


茨木:什么?你不喝?


当下心情震撼仿若看见源博雅放弃神乐改追安倍晴明。


酒吞:今天不喝而已,不过也没几天了。


茨木:也是,那我们做什么。


话是这么讲,也确实不知道去哪里,到现在才去结交牌友,似乎也太晚。于是他们还是回到树下,挨着坐一起,茨木心情轻松起来,即便过几天就要被刷新,也挡不住他这股高兴劲头。趁着这昂扬,他自认得寸进尺道:酒吞,下次……我是说公测之后,你要是再遇见我,能不能主动和我搭话啊?也叫我高兴一下。


酒吞:这次难道不是我主动?


茨木:这次不算!这次很快就要过去了,这次即将不存在,可我们还会存在……你千万要来找我搭话啊,只要你搭话,既然我是倒贴你的,就一定会回应你。不然,你岂不是没人陪聊,那多无趣,这里可什么都没有。你要记得我们现在是朋友啊。


酒吞:茨木,你这是无理取闹,既然我们会被刷新,又怎么能记住这个?


茨木想你说的有理,我也确实是无理取闹,可我花费这样大力气,终于和你坐的近了,说的多了,终于算是朋友,即便你传记里都没提到我,而我除了你什么都没想。经过这许多,说更新就更新,我岂不是亏大了?我们都被困在这狭间中,除了彼此,什么都没有,你若不和我搭话,难道又要借酒消愁么。明明你也不算爱喝。这些话在他心里反复几次,也没有说出来,茨木只是又重复一遍刚才的要求。


酒吞童子那张设定里英俊又冷酷的脸,露出一点点无奈:好吧,我努力,下次要是遇着你,我会和你搭话的。


茨木于是安心的笑了。


他说:你可千万不要忘记我啊。








END。












他抹了把醉酒而昏沉的脸道:你好啊,茨木。觉得自己真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妖怪,为了丰富精神生活,不惜一切代价。


茨木只是看着他。







评论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