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all叶】当一个男人脱下了队服,穿起了别人的衣服

慕瑾:





  -魔性!


  


  -ooc!


  


       -猛然发现原来我以前的短篇根本就是段子,两三千字都敢发出来是谁给我的勇气,叶修老婆这个身份吗?


 


  


  7月16日晚,苏黎世。


  


  与电竞大楼隔着一条马路相望的豪华酒店被苏黎世慷慨地承包下来作为各个战队安顿休息的地方,酒店共二十层,其中第一层是大厅,选手们的每餐都可以到那里享用。剩余的楼层则每层分化了十一到十六间不等的房间供选手住宿。


  


  此时距离开幕式圆满结束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住在弟7层的中国队成员都已经茶余饭饱,要么正在温水下让暖流安抚舟车劳顿后疲倦的身体,要么正三五成群地共聚一室,聊着今天开幕式的所见所闻。


  


  就在这时。


  


  一双脚。


  


  一双形状精致的脚。


  


  一双趿拉着人字拖的精致的脚,正踏着一些半掩的房门里传来的津津乐道声懒懒散散地向前走着。


  


  很随意,没有方向,踩下的每一脚都像才华横溢的乐师随手按下的音符,赏心悦目,但总让人觉得这种谜一样的走姿是在糟蹋这双好看的脚。


  


  于是很快,就有没耐心的观众从房间里伸出了阻止的手,毫无预兆地将这人拉进了自己房间。


  


  叶修有些没反应过来地看着眼前一副怒火中烧模样的黄少天。


  


  黄少天狠狠地瞪了叶修两眼,但第三眼是怎么也瞪不下去。


  


  他现在就像个将燃未燃的炮仗,那第三眼就是一阵推波助澜的风,只要轻轻一吹,他就可以安详地炸开来了。


  


  “你你你说清楚!”黄少天捂住眼睛大喊,“大半夜地你穿成这个样子是要干嘛?中国人的风骨和气节都被你吃了吗?你个混账!”


  


  眼前的叶修似乎是刚洗完澡,没擦得多干的头发贴服地垂下,小水珠顺着发尾滴落,落进了叶修身着的中国队队服的宽大衣领里,又顺着优美的脖颈一路往下,可能流过胸膛就已经干涸,也可能从不着一物的大腿流下。


  


  流过这笔直修长的腿,流过这白皙嫩滑的腿,流过这如冰肌般······


  


  黄少天正脑补得兴奋,就听见叶修无奈地应了句:“我就是因为穿成这样,所以我才来找你的嘛。”


  


  黄少天细细琢磨了一下这句话。


  


  然后他倒下了。


  


  >>>


  


  黄少天知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黄少天也知道他们这群基佬难过叶修关。


  


  这群基佬······这群?


  


  可能是来情敌的目光太过灼眼,黄少天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冷笑了几声。


  


  呵呵。


  


  眼前除了一开始就在的,只穿着一件国家队队服外套到处晃的叶修,还来了一群脸色不善的小基佬。


  


  到手的先机就这么被抢了,黄少天怅然得无法言语。


  


  于是方锐开口了。


  


  “报告叶领队!”方锐认真举起了手,“你今天穿的这身非常贴身,充分将你完美的身材勾勒了出来,我给你99分,剩下一分因为你居然不是只诱惑我一个人所以扣掉。”


  


  叶修的嘴角一抽:“那我谢谢你。”


  


  “说吧,怎么回事?”王杰希的眼神非常正直,非常严肃,可惜在大腿四处游离的目光将他老司机的本色彰显无遗,于是叶修把一摆往下扯了扯。


  


  “我被老冯驴了。”叶修苦笑着说。


  


  >>>


  


  作为一个一件外套穿到馊的懒人,叶修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出门从来不用带超过两件衣服这个本领。


  


  在去B市集训前,叶修曾经问过冯主席国家队的成员有几件队服。


  


  冯主席欣然回道:“两件······”


  


  一件夏装一件外套这句湮没在了叶修的一句“谢谢”和无情的转身中。


  


  于是叶修毫无负担地就穿着身上这套衣服去了集训地,整个集训期间就是队服和自己的衣服轮流穿。


  


  他的想法是没问题的,可惜飞机有问题。


  


  本该在15日晚上就搭乘他们飞赴苏黎世地飞机因为天气问题问题延误了,直到16日清晨才突然通知可以出行。


  


  开幕式在16日下午,时间很赶,整个国家队都鸡飞狗跳,没几个人是把所有已经准备好的东西齐全地带上飞机的,叶修自然是其中一个。


  


  叶修自然是最离谱的一个。


  


  他除了资料和身上的队服,啥都没带。那件他之前穿着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收呢。


  


  但是叶修不慌,反正有两套队服不是?


  


  于是他镇定地吃了饭,镇定地洗了澡,镇定地打开了联盟送来的存放队服地盒子,镇定地发现里面只有一件这个天气穿着能热死人的外套,还没有裤子。


  


  还没有裤子???


  


  “就是这样。”叶修的神情里写满了对冯主席地的苦大仇深,可叶修坚强,叶修不说,“其实我就想找你们借我条裤子。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也借件衣服给我。”


  


  大家大眼瞪小眼。


  


  如同奔赴秦国谈判的勇士唐雎,怀怒而未发。


  


  >>>


  


  王杰希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他家超生。


  


  他是家中长男,最大的弟弟都比他小了六岁,更别提另外两个弟弟妹妹。


  


  从小就是哥哥,长大了之后就是队长,沉重的责任压在他肩上,磨掉了他作为一个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对时尚的向往。这不是说他穿衣老土,只是代表了他喜欢穿较为宽松的衣服,正好他的身材高大,搭配起来也是让人眼前一亮。


  


  ·······嗯,眼前一亮。


  


  王杰希看着眼前这个套着他的上衣的男人,再看看一边闭紧了嘴的黄少天,不禁挑了挑眉,得意的情绪跃上眉眼。


  


  “怎么样,都说了比你那件适合吧。”王杰希笑着帮叶修理了理衣领。


  


  叶修穿的是一件他看王杰希穿过好几次的白衬衫,在王杰希身上非常贴服,穿着它的王杰希非常有邻家温柔大哥哥的味道。可一到和王杰希身高相差不多的叶修身上,就变了样了。


  


  衬衫是白色的,套在叶修身上更显得叶修消瘦。衣袖正好盖及小臂上方,没有遮挡住一点儿小臂美好的线条。衬衫的扣子扣到第二颗,露出了精致平滑的锁骨。下摆被收进了黄少天提供的牛仔裤里,紧致的裤子粘着下半身的每寸肌肤,勾勒出了臀线和腿部曲线。


  


  那么流畅······那么好看······


  


  刚刚把一件卫衣不由分说地给叶修套上的黄少天虽然此时收到了嘲讽,可他居然连一字半句的反驳都没有发出来。


  


  房间里的所有人脑海里都被黄少天的经典名言“我什么都不想说”刷了屏。


  


  怎么好看,除了想干,都没有别的想法了ok?


  


  >>>


  


  “叶修你是把世邀赛当作你的时装秀了吗?”


  


  美国队的队长Alex曾经和叶修PK过一次,那之后就被叶修彪悍的技术给惊艳了一脸,虽然打得不分上下,可丝毫不影响他对叶修充满了谜一般的好感。


  


  所以当到了小组赛最后一轮,他看到叶修又穿了一套之前从来没出现过的衣服来到现场后,忍不住皱着眉问了句。在他看来,叶修也该不会是个喜欢在服装上大费心思以此来博人眼球的人才对。


  


  叶修低头看了看今天穿的这身——自从他说了他没带够衣服,他就再也没有穿过自己的衣服了——由联盟第一帅和第一美共同搭配出来的米色风衣搭配紧身长裤,再添一双长靴,用苏沐橙的话来说,就是“我还以为我们帮你整了个容呢”。


  


  “不好看吗?”叶修叹了口气,虽然这身装扮是挺时尚俊逸的,但他穿着就是浑身不自在。


  


  “好看是好看······”Alex还是皱着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叶修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大致了解了他在想什么,于是也就大大方方地告诉了Alex他每天都穿着不同的衣服的原因。


  


  Alex震惊了。


  


  Alex愤怒了。


  


  原来你天天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


  


  原来你是这种人!


  


  Alex双目含泪,双手搭着叶修的肩膀,说道:“叶修,你听着,从明天开始,你穿我的衣服。”


  


  叶修问:“为什么?我现在不缺衣服啊!”


  


  Alex义愤填膺:“作为一个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一个字,穿,不穿,tell me !”


  


  叶修认认真真地说:“NO.”


  


  然后第二天他还被Alex套了一件奇异的······校服?


  


  >>>


  


  藤野千是日本队的牧师。是个藏得很深的宅。


  


  所有人对藤野千的印象都是,一米七五不到的清瘦男子,鼻梁上架着眼镜,一副清朝秀才的死板样,喜欢《荣耀》,喜欢战术,喜欢在各种错综复杂的数据间穿梭的正经人。


  


  但藤野千知道自己只是个有点点腐,有点点gay的死宅男。


  


  若是没有那一天,他的死宅本质永远也不会被发现。


  


  那是晋级赛的第一天,那是所有有点gaygay的比赛选手动心的一天。


  


  晋级赛第一场,中国队对战美国队。


  


  两队之间箭拔弩张。


  


  尤其是中国队,看着美国队队长Alex的眼神犹如饿狼遇到了美味佳肴,只想赶紧生吃活剥为快。


  


  比赛开始后,唐昊率先喊话:“居然趁着我们一早去训练室备战对我们领队做出这样的事,你小心我揍扁你!”


  


  Alex笑了笑,问道:“不好看么?”


  


  眸子里亮着的是挑衅,瞳孔里倒影的是中国队渺小的身影。


  


  于是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坐在选手观看席最前排的叶修身上。


  


  叶修今儿个·······穿的是一件海军士兵制服。


  


  上衣制服以深蓝色为基调,有白色的条纹秀在领子处。衣服似乎正合叶修的尺码,但细看会发现还是有一点紧,于是纤细的腰肢就被蓝色的衣服笼住,就像美人鱼姣好的身影在碧蓝大海里时隐时现。


  


  下身则是一条短裤,天气热,比赛时穿短裤的人不少,穿白色短裤的人也不少,可就是没有人人能像叶修一样把短裤穿得那么好看。


  


  白色短裤覆盖了一半的大腿,但裸∕∕露出来的肌肤缺如初雪一般洁白无瑕,整条腿都修长而笔直,小腿线条就如同漫画里勾勒的一样,没有瑕疵。线条一直蔓延进运动鞋里,再看,就只有看起来就白皙嫩滑的脚踝能看得见,剩下那双小蹄子的模样着实引人遐想。


  


  全场都响起了低语,但当事人却似乎没有察觉,皱紧眉头看着比赛,额头上有细细的汗冒出。


  


  “oh my god,想娶他,我想娶他。”英国队的枪炮师捂着小鹿乱撞的心脏轻轻地说。


  


  “东方人的腿,真的没有毛哦······”意大利剑客和身边的战斗法师讨论起来。


  


  “这件衣服不是Alex中学时穿的吗?我那时候和他在一个学校·····”加拿大的鬼剑客思考着。


  


  藤野千一语不发。


  


  大家好奇地问,你没有什么看法吗。


  


  藤野千静默。


  


  静默。


  


  静默。


  


  然后······


  


  “我在想,到底是以后要送叶君女仆装还是巫女服好呢?好像死库水也不错·······”


  


  藤野千无法自制地胡言乱语。


  


  大家投以惊恐的目光。


  


  你暴露了藤野君。


  


  >>>


  


  “说实话,我觉得这件衣服挺合身的,你们用不用这么深恶痛疾啊?”叶修斜睨这群已经着手扒他衣服的禽兽们。


  


  禽兽们呵呵两声,没理他,接着扒。


  


  “有本事扒,”叶修压低了嗓音,沙哑而带着勾∕∕∕引意味的声音响在每一个人耳畔,“有本事就让我服你们啊。”


  


  >>>


  


  当一个男人脱下了队服,穿起了别人的衣服。


  


  别想太多。


  


  他就是欠[哔——]了。




  


  end


  

评论

热度(1454)

  1. 墨城少爷节操和下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