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哥哥都是哥哥的事

叶修团团ww

悠悠堇:

昨天整日散发负能量对不起了,悠悠堇痛定思痛迷途知返,摸个段子感恩大家不弃> <

老梗108个又来了。
短小的段子。


***

叶秋昨晚和叶修一起睡,睡得酣畅淋漓,早上起来神清气爽,顺手一捞,想把他哥抱怀里乱摸一气,结果只摸到平整的床单,他困惑而迟钝地睁开眼,视线中却没有他哥的睡脸。
“哥?”
叶秋往床下看了一眼,虽然他对自己的睡姿有信心,不会把宝贝哥哥踹下床,但难保他哥会在睡梦中自由奔放地滚下床。
然而地板上没有他哥,反而是身旁传来了稚嫩的声音:“叫什么,我在呢。”
叶秋一低头,正好和从睡衣里爬出来的一个白团团的小朋友对上眼。
这个小朋友叶秋这些年在他爸珍藏的相册里看过很多次了,俨然是三四岁的叶修的模样。
兄控脑的叶秋完全不思考这情况到底有多不科学,只是庆幸老爸老妈不在家,没人打扰他和哥哥的二人世界。

从犄角旮旯里翻出被他妈精心收藏的小衣服,叶秋亲手帮他哥套上一层层衣服,在帮叶修穿衣服的过程中,叶秋的脑海里已经电光石火般闪过无数个如何打扮他哥如小熊猫小白兔之类古朴但王道的方案。
叶修抖了一下。
叶秋立刻问:“怎么了,是不是冷了?”
叶修摇摇头:“你刚才的眼神看上去好像电视剧里的变态。”
叶秋:“……”

叶秋岔开腿,叶修坐在他双腿之间,肉乎乎的小短腿踩不着地,在空中来回轻晃。
叶秋原本想喂他,被叶修拒绝了,就越过他毛茸茸的脑袋看着他一板一眼地用小叉子认真吃饭的样子。
“叶秋。”
“怎么?”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吃完饭饭的叶修扭着脑袋看叶秋:“你又露出奇怪的笑了。”
叶秋:“……”

下午叶秋要带叶修出去买小衣服,叶修质疑道:“你一点都不顾你哥哥的感受,你哥哥正对这忽然变大的世界感到茫然失措,你却只顾着玩换装小游戏。”
叶秋一愣:“可是,你表现的倒是……”很运筹帷幄。
叶修瘪瘪嘴:“我其实很委屈,但是我不说。”
叶秋瞬间心疼了,把他哥哥抱起来举高高。
然而在空中扑腾的他哥,表情更委屈了。

最终叶秋还是驱车带着他哥哥去了附近的商场,想给他哥哥买有小尾巴的裤子和有小耳朵的帽子。
叶修不忍直视。
趁叶秋不注意偷偷溜了。
等叶秋拿着一堆小动物睡衣回过头,他哥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叶秋疯了:我哥哥呢?我刚才放这儿的,身高到我膝盖的哥哥呢?

后来叶秋去了广播台,甜美的女声在全商场回荡:
叶修先生,听到广播后请速至服务台,你的弟弟叶秋在等你。重复一遍,叶修先生,听到广播后……

五分钟后,偷偷打量着高大挺拔冷酷英俊的叶秋侧脸的服务台小姐姐们看着一个肉乎乎的小团团一脸“真是丢死人了”的表情老大不情愿地缓慢挪过来。
而前一秒还是冷峻霸道大总裁的叶秋表情立刻变了,冲过去蹲下把叶修抱住:“哥哥你能不能不要乱跑了!”
服务台后的小姐姐们都惊呆了。
试想一个霸道总裁抱住一个三四岁小娃娃还叫他哥哥的场面。
非常玄幻了。
叶修无奈地拍了拍他弟弟的头,牵着叶秋的手走到僵直的小姐姐们面前:“我弟弟给大家添麻烦了,不好意思。”
腔调奶声奶气的,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
小姐姐们立刻又活了过来,被叶修萌得母性泛滥,目送着兄弟俩离开。

“靠...”叶修后仰着身子,一脸抗拒,“你确定要这样?”
“小孩子不能说靠。”叶秋铁面无私。
“这是重点吗?”叶修怒,“你还记得我是你哥哥吗?”
只见叶修腰间圈了个毛绒皮带,正中间有一条牵引绳,连到叶秋手中。
“这是为了防止你走丢。”
“我没有走丢!我刚才只是故意失踪!”

世界上最操蛋的事莫过于当你虎落平阳的时候遇到故知。
被叶秋牵着走的叶修在经过一家母婴店的时候遇到了熟人。
王杰希。
之前王杰希正在挑选送他小侄子的礼物,听到了广播。
他的第一反应是叶修在精分。
毕竟没有见过叶秋的他的印象里,叶修就是叶秋,叶秋就是叶修。
直到现在,他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只疑似“叶修”的生物。
王杰希仔细打量了一遍两人,然后确信地蹲到叶修面前:“你怎么了?被喂药了?”
叶修团团深沉道:“一言难尽啊。”
王杰希不是一般人,对这个设定他很轻易地接受了:“那送你个礼物。”
王杰希从购物袋里拿了个动物耳朵帽给叶修戴上,然后很自然地单手抱起叶修,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叶秋:“帮我们合个影。”
叶秋:“……”所以在王杰希眼里他只是个路人吗。即使和叶修长得一样?
操蛋。

王杰希回去用照片发了微博,没有文字,让人想入非非。
第二天,“震惊!知名电竞选手疑似隐婚儿子已有三岁大,疑似认隔壁战队老王做干爹”占据电竞版头条。
面对这样的花边新闻,叶修团团伸出左手张开五指,压下大拇指,严肃道:“胡说,我明明已经四岁了。”

评论

热度(3322)

  1. 墨城少爷节操和下限 转载了此文字
  2. 曼珠沙華帽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