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狗崽】吐槽体/我们寝室楼似乎有人在闹鬼(一发完)

-薄暮寒-:

*** @柒柒好孩子 的点梗——狗崽恐怖故事


一点都不恐怖,我挂羊头卖狗肉去了。。。


@吐槽君:


吐槽君你好,忍无可忍前来投个稿,名字就叫“我们寝室楼似乎有人在闹鬼。”


本人男,坐标不明,颜值无关,基殿大一新生,马列主义唯物论者,不信鬼神,不过这件事真么悬,让平生坚信科学的我都产生裂缝式的怀疑。


首先介绍一下宿舍楼的情况,我们那一片是新建的理工类男生宿舍栋,妓院、土木、和大基殿三足鼎立,周围非常荒凉,寥无人烟,水电设施还不完备,半夜洗着澡突然断水断电或乘着电梯灯光滋滋响什么的已经见怪不怪了,走廊又长又黑,上面没盖天花板,粗壮乌黑的电线缠绕交错,看起来像个盘丝洞,阴森且惨淡,四周都是施工的建筑群,又脏又乱,宿舍楼与主校区遥遥相对,可以说得上是与世隔绝。


如此脏乱差的住宿环境,一定程度上造就了这里飙高到令人发指的自杀率,我们的宿舍格局非常奇葩,据说是土木那群搬砖的人设计的,我第一眼走进宿舍大门还在为这种又高又装逼的回合式建筑叹为观止,现在,呵呵,你能想象无人机航拍拍到你宿舍时呈现出一个大大的“日”字的情形吗!而且我宿舍特么还不尴不尬地卡在中间那条杠杠上!每天在阳台迎接对面妓院男生的群魔乱舞,出去拉泡尿还要忍受另一边土木狗们挥发出来的淋漓臭汗,在这种情况下我大基殿简直腹背受敌,连看直播跳楼都是应接不暇,这边被女朋友劈腿闹着自杀,那边考试全挂站在楼顶拒绝人生,导致我不小心亲眼目睹两起自杀案后,整个人都心有戚戚,睡眠质量呈断崖式下降。


本人加了三个社团,开会讨论写策划,忙到半夜三更是常事,经常踩着昏暗的路灯回来,这倒没什么,可怕的是我盛世美颜的体质容易招邪,三番两次都在宿舍走廊邂逅装神弄鬼的疯子!


此事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那是我第一次碰到那个人,他身上穿着奇奇怪怪的白衣,看起来有点像和服,背后拖着一双黑色的天使羽翼,人很高,衣服下摆露出两段惨白的脚棍,我怀疑他伸手就可以碰到那些盘绕的电线,那人手里还拿着一把纳凉的团扇,我天!你知道最近什么鬼天气,寒冬腊月万物萧条!就差下雪打冰雹了!他竟然还若无其事地扇扇子!哦,这人装逼也是一流,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苍天大义,关键是,他脚下明明裸脚穿着木屐,可是他从走廊飘过的时候,我只能听到很轻的一点声音,像是那人的叹息,十分诡异渗人,当时我刚从滋滋作响的电梯爬出来,这里再谈一句,我们楼层四通八达,和对面两边宿舍都是打通的,而且走廊旁边是封闭的用茶色玻璃,我一转眼,就看到那条人影模模糊糊地飘到对面妓院楼去了。


我敢肯定他是人,但我觉得他应该是被鬼附过身,在此之后我又碰见他,那次我也很晚回来,我们的浴室和卫生间都是独立在宿舍外面的,我打好热水在浴室洗澡的时候,突然又听到那把阴森森的声音,其间还夹着什么“拿命来”这般中二的台词,妈呀!你能想象门缝下面露出一双四十二码木屐大脚的情景吗?我自认胆子不小,但当时是凌晨两点,而且周围的人都睡着了,我听到动静不敢乱来,只能裹紧毛巾在逼仄的浴室里瑟瑟发抖,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来敲我的门!而且他敲门停顿的时间都一模一样,每一下都相隔整整四秒!


当时我魂儿都吓飞了,大半夜地,又不敢乱喊扰人清梦,不过好在没等多久,那人就离开了,顺带一提,浴室的灯也突然灭了,等我摸黑洗完澡,重新打开门口的灯一看,我放在外面的洗衣盆不知怎么自动移位到洗手盆旁边,而里面还落了几点鲜红的血迹,真的,别提那晚我是多么脚软地挪回到宿舍去的。


这件事弄得我精神一度十分紧张,因为心里实在害怕,我找来对面楼的一个师兄,师兄是计算机方面的天才,不仅颜值高,而且浑身正义,人虽高冷却很可靠,用漂亮小姐姐的话来说应该是很有安全感,出于顾虑我没把自己遇到的事告诉他,只跟他说自己最近压力大,那晚拉着他在楼梯口蹲守,其间他和我低声聊天,缓解我紧张的情绪,等了很久那人都没出现,因为几次洗澡被那人关灯,我又托师兄站在外面帮我守几晚,跟他隔着门深聊几次后,竟感觉正能量爆棚!


我觉得一定是师兄体质辟邪,因为他在的几天我们都没看到那个人,我不好意思一直麻烦师兄,蹲等几天就没再找他过来了,可没多久我又有两次差点撞到那个半夜梦游发疯的神棍,男生宿舍楼一直广为流传着各种灵异故事,再加上我们宿舍环境确实容易滋生这种阴暗的恶源,光想想就叫人头皮发麻,睡着都能起一身鸡皮疙瘩。


我不想正面杠上那个人,他实在是太高了,比我师兄还要高,光看着心里就发毛,但我实在忍不下这口恶气,所以就偷偷在网上购置了一套类似的衣服,白毛假发、兽耳还有相配的花盘底鞋和各种化妆样品,然后经过一系列改造加工,找准机会在那个人出来晃悠之前在我宿舍这边晃来晃去,当晚我和他远远地遇上了,那个人戴着精致的面具,我下意识拿了洗手盆一瓶家庭装沐浴露防身,他看到我的模样吓得兜头就走,好像还崴到脚,最后不得不折到对面去祸害土木那帮人。


在这之后师兄坚持在楼下等我,而且还提醒我小心遇上着装奇怪的人,我想师兄应该是知道那个人的存在了,不过好在此后再没看见过那个人,现在想起这件事还挺悬的,虽然听起来有点可笑,但当时给我感觉真跟半夜被鬼敲门一样,我没和任何人说过,包括那个计算机专业的师兄,他人很好,不该被这种琐事困扰,说到这里我的心结已经基本打开了,衷心希望那位同学可以早一天接受治疗。


@匿名用户:心疼po主,心怀怪癖的同学每个学校都有,但半夜出来吓人就是你不对了。


@匿名用户:我日!po主学校的土木宝宝们6到飞起!


@匿名用户:哈哈哈哈哈po主好样的,以恶制恶!以变态应变态!(bushi


@匿名用户:感觉po跟师兄有戏〔二哈〕


@匿名用户:好奇师兄,国际惯例:颜值高的要爆照!〔色情〕


@匿名用户:po主太可爱辣!虽然自己害怕还不忘为民除害!感觉是个纯情小暖男呢~抱起po主就跑!


@匿名用户:搬砖?po主对我大土木有何偏见?!嗯?


@匿名用户:〈内部消息〉据说鄙校大土木这样高端的设计造就了大基殿居高不下基数壮观的搞基佬~


@匿名用户:前几天扫到另一个吐槽博的投稿,感觉你俩有点关系,截图:


@吐槽君:


吐槽君你好,心情郁闷来投个稿,题目就叫“我苦练一个月,竟没人家飘?”


本人男,妓院大二,不谈颜值,期末班上有个元旦晚会的节目,鄙人出演追求世界大义的天神,服装道具齐全,出于强迫症和敬业态度,鄙人提前一个月就在宿舍苦练,为了效果每次都是严装上阵,因为提前去考察过舞台,发现是木制的,所以我在木屐下面用502胶了六对鞋垫,走起路来没什么声音,我真的十分刻苦,而且为了不影响到周围同学休息,每次都是凌晨两三点的样子才出来练习,边念台词边走路,力求表演达到衣带飘飘、莲步轻施的效果。


在这其间我还顺便检查楼道用水用电的情况,每次看到浴室那些没关灯又没人在的都会随手把灯关掉,帮助学校节省大笔开销。


照理说天道酬勤,可在我这似乎并没有体现出来,虽然其间有好几天因为陪压力大的师弟半夜蹲在墙角聊天和站在浴室外等他洗澡而没有坚持下来,但我好歹也练了这么久啊。


事情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前,那天我像往常穿着表演服,远远就看见类似同好,本来还挺高兴,想要见面切磋讨论一番,结果看到人家以那种飞一般的速度飘过来,而且还如履平地,过程没发出一点声响的时候,我、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截图:


同好似乎是新生,身条纤瘦,一身文雅书生打扮,头上带着可爱的兽耳,不过脸上的妆容画得十分浓烈,脸色苍白,嘴唇深红,眼妆被他晕得惨不忍睹,作为大二老饼,我本想以前辈的身份提点他一下,结果这家伙好像对我抱有很大的敌意,抄起一瓶2000ml的家庭装沐浴露就朝我杀过来了,不得已,我只好迂回避敌,最后从土木那边绕回自己宿舍。


我前面提到的那个交情很好的师弟也在基殿,他经常早出晚归,怕师弟遇到这个一言不合就抄沐浴露报社的家伙,我晚上会先跟他聊天,然后在楼下等他回来,虽然步子没人家飘,但觉得晚会尽力出演就好,还是别让这种家伙出来祸害人更重要。


各位觉得呢?


@匿名用户:po主三观好正!挺你挺你!


@匿名用户:哇!po主好苏!深更半夜和师弟聊天,陪在浴室外等师弟洗澡?啊啊啊啊师弟好幸福啊!


@匿名用户:哈哈哈哈哈大半夜地装神弄鬼比比谁更敬业吗?


…………


@匿名用户:接上,根据博主所述,鄙人乃你土木大四师兄,并没有参与男生宿舍楼的新概念设计……


@匿名用户:我感觉这两条吐槽的po主分别就是那对师兄弟,各位觉得呢?

评论

热度(210)

  1. 琉歌蓝皮鹦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