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沃尼】帅的人随便哪天许愿都会实现·1

喵助:

喜闻乐见小尼克,随心所欲开新坑,昨天更的补了图,剧情发展看心情。想要加更请投喂,不发黄兔还是人? 






       沃里克闭着眼在床头摸索着找到打火机,抖出一根烟塞进嘴里点上,狠狠吸了一口才一脸颓相地坐起身,头发蓬乱眼神萎靡,今天无论如何都想赖床,善良的妈妈桑在周六的早晨应该给年过而立的牛郎放假。




  又呆呆地坐了一会儿,沃里克憋屈地将燃尽的烟小心翼翼地按在烟灰缸里,长长的烟灰没有抖落,他长出了一口气,挠着头推开卧室门。




  该感谢昨夜不用在夫人那里过夜勉强还睡了三四个小时,还是抱怨回到家要自己洗澡,沃里克打着哈欠,满心起床气激起的悲愤,脸冲着莲蓬头被水流冲刷得舒服了不少,才发现不但忘记带换洗的内裤,连身上这条都忘记脱了。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浴室门被摔在墙上,玻璃震碎溅落一地,沃里克来不及愤怒,被冲过来的尼克惊得愣在当场,保持着躬身内裤脱了一半搭在腿弯的姿势,眼睛瞪得浑圆。




  要不是手搭在内裤边上,沃里克觉得自己兴许会捂住嘴少女一样尖叫起来。




  尼古拉斯也是一脸十分少见的惊恐表情。从楼下跑上来这区区两步不足以让黄昏人种气喘,但惊吓可以,尼古拉斯手速飞快地比划:我起床衣服太大,照了镜子发现糟了,怎么回事?怎么办?




  沃里克闭了闭眼,再睁开,尼克还是十三岁时的样子,背心太大,从肩膀上滑了下去,裤子估计绊脚,被踢开了,这会儿尼克一只手提着内裤,一只手按在墙壁上。




  “哈哈哈哈哈哈!!”沃里克不顾自己的姿势狂笑起来,手捂着肚子,内裤挂在腿间被叉开的腿绷到了极限,“小尼克!天哪我可有二十多年没见你这副样子了搭档!”




  尼古拉斯眼角垂了下来,嘴角抽了抽,突然前冲,一脚踹在沃里克腿间的内裤上,成功地将脚下打滑的沃里克绊倒,他听不见自然无视了沃里克的痛呼和叫骂,竖了个中指,单手打了个手势:蠢货,我不该指望你的,去找泰奥医生了。




  “别走!”沃里克连忙喊道,又意识到搭档听不到,连滚带爬地抓住尼古拉斯的脚踝把他扯倒在地,十三岁的小孩子因为体重的原因出乎意料的容易对付,“你傻了吗,耶而卡斯特姆的人知道便利屋的带牌子的变成这副好欺负的样子会怎么做。”




  尼古拉斯眨了眨眼,点点头推了推沃里克:我不去了,让让我起来。




  两人的姿势相当不妙,尼古拉斯的内裤宽阔地掉了下来,而沃里克原本就脱了一半,各自庆幸了下便利屋没有第三个人,无论谁看到这个场景,就算沃里克不动手,尼古拉斯一定会把他的头剁成肉酱。




  


  “……所以说昨天睡前还好好的。”沃里克手捂着咖啡杯,神情严肃,可惜颧骨边上的淤青略显滑稽。




  尼古拉斯点头。




  沃里克忍不住噗地又笑了出来,尼克把手指捏的啪啪直响,已经第四次了,沃里克这个蠢货就不能忍一忍吗?!




  尼古拉斯只穿着个又长又大的背心,坐下来腿够不到地,牌子掉到裆下晃荡,样子又纯真又色情,肮脏的成年人沃里克脑内画面不堪直视。




  沃里克突然起身,绕过桌子,伸手把尼古拉斯从椅子上拉了下来,紧紧抱在了怀里。胡茬按在尼古拉斯光裸的肩膀上略微痒痛,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也让他十分不自在,抗拒地推了推没有推开,尼古拉斯被沃里克抱了起来,背心裙子一样贴心地压在腿下避免走光——得益于出色的职业素养,他的动作充满绅士风度。




  尼古拉斯的自尊心被碾得粉碎,他拼命挣扎了起来,音调古怪地出声:“开——我!”




  “安静点,这是命令。”沃里克掐着尼克的脸让他正对着自己,“我带你去找泰奥医生,乖乖缩在我怀里,别被人看到。”




  命令两个字的口型尼古拉斯记得最为清楚,他被抽走了力气般的安静了下来,任由沃里克用外套把自己裹得只露出脚踝,下楼的时候沃里克的锁骨在每一个台阶处都会轻轻碰撞他的脸颊,在出门后,更是伸手将尼克的头按在了肩膀上。




  尼古拉斯有点微妙的感觉,沃里克的手有那么大吗?几乎可以整个包住自己的头,温暖、有力、被保护着,与挥之不去的别扭纠缠在一起,让一向简单粗暴不愿意多想的尼古拉斯心烦不已。




  “哟,沃里克抱着谁家的孩子啊?”路上碰到蒙洛组的熟人,对方笑着打招呼。




  沃里克忽然坏心眼地笑了:“不是小孩子哦,是我的客人。”




  “诶?!”夸张地叫出了声。




  “哈哈,着急要去医生那里,不和你多说了,要替我保密哦。”沃里克挤了挤眼,挥手告别。




  尼古拉斯只感觉到沃里克停了下来,他说话时喉结上下滚动,笑起来声带振动,这些声音因为身体相贴以触觉的形式为他所感受,谈不上舒服……他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推开诊所的门时,沃里克好心地替尼克祈祷了一下,妮娜不在妮娜不在,不过也有点期待妮娜见到只比自己大两岁的尼克呢,沃里克很愿意承认自己的恶趣味。




  “泰奥医生,大事不好了。”沃里克拖着长音求助。




  泰奥医生坐在桌前点上一根烟,抬了抬眼皮,在看到沃里克揭开外套的时候被烟呛到,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尼古拉斯无奈地打了个手势:医生……




  “尼克的过量摄入会引起这种状况吗?”饶是存储器沃里克,在这个问题上除了célébrer也不做他想。




  尼克抬起头,和皱着眉的泰奥医生对视,几不可见地微微摇头,在看到医生低头的时候稍微放松了脊背。




  “哈哈哈哈!我有二十多年没见到挂牌子的这幅样子了!”泰奥医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烟灰掉得到处都是。




  尼克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笑成一对的神经病。




  




  




  -医生,药物试验的事请不要告诉沃里克。




  -“我答应你。”



评论

热度(86)

  1. 喵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