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沃尼】帅的人随便哪天许愿都会实现·03

喵助:

拍胸,差点就逆了,幸亏我力挽狂澜。


这不是卡肉,是清水。


十一月竟然懒惰到这种地步,不能饶恕自己。




尼古拉斯换上了和他小时候同款的背心和工装裤,照往常一样靠在窗边看书,人缩水了不少,放在窗台上的咖啡杯要抬起胳膊才够得到。




  沃里克看着他斜靠在沙发上:“我说尼克,过来一下。”




  尼古拉斯自然是没有听到,沃里克无奈地切了一声,起身走到尼古拉斯面前,在对方疑惑地抬起头时勾起嘴角,笑得不大像自己,倒有些像尼古拉斯。




  沃里克伸手将尼古拉斯垂在腿边的背带扶起来挂在他肩上,没反应过来的尼古拉斯呆呆地任对方拎起自己的胳膊,然后在沃里克突然爆发出的大笑里皱起眉头。




  还没等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沃里克伸胳膊将尼克圈到了怀里,用脸猛蹭尼克的脸颊,胡茬扎得尼古拉斯拼命把头往后仰,却抵不过大人的力气,被按着后脑揽在胸口。




  “小尼克真是可爱得要命啊,我以前就很想看尼克好好穿背带裤的样子。”沃里克两条毛茸茸的胳膊交叠搭在尼克瘦削的肩膀上,比尼克的肩膀都要宽了,大手揉了揉尼克的脸。




  不堪受辱的尼古拉斯抬腿正中沃里克裆下,对方心有灵犀地即使夹住腿,一副好险的表情,嗔怪地撒娇,尼古拉斯偏过脸不想考察应召牛郎的职业功底:“你是傻瓜吗,这是用背带,有枪用的候要背的。”




  “人家又没有上过战场。”沃里克单膝跪在地上,厚着脸只是笑,“今天的工作要怎么办?”




  尼古拉斯打着手势:你自己去,不要惹是生非。




  “喂喂,唯独不想被挂牌子的说这种话。”沃里克用头撞了一下尼克的脑袋,“包菜脑袋,和我一起去。”




  尼古拉斯被撞得一个趔趄,左腿后撤稳住身形,忍不住扑了上去,两手拧住沃里克的胳膊,他弹跳力极佳,一蹬地一个翻身,沃里克被拧得跪了个彻底,不住痛呼。




  老实点,幸灾乐祸过度的话当心我废了你下面。尼古拉斯脸和沃里克贴得很近,单手比划着,原本很有威慑力——即便是少年期的尼古拉斯也是十分凶恶的,然而牌子在裆下打晃,和裤子上挂着的背带缠在了一起,他一边皱着眉解开,显得非常窘迫。




  沃里克轻轻挣了一下,对方就松开了手,低下头专心去解带子了。




  尼克脖颈上的刺青编码当然不在了,沃里克望着那一小片皮肤,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尼克抬起眼没什么感情地望了他一眼就又低下了头。




  不妙啊,发展成恋童癖了吗……沃里克有点抑制不住想做点什么的欲望,凑过去吻了吻尼克的后颈。感觉到唇下的肌肤瞬间绷紧了,沃里克忍不住重重吮吸舔吻了起来。




  尼克是真的惊呆了。沃里克从业二十年,第一次在这种紧急时刻笑场,他轻轻吻了吻尼古拉斯震惊的小脸:“谢谢你,这么多年来。这种话对着三十多岁的大叔说不出口,还是小尼克更讨人喜欢一些。”




  难为尼克原本就小的瞳孔都因为惊讶而缩得更小,沃里克稍微放了点心,对着小孩子并做不下去,尚未发展到人面兽心的地步。




  尼古拉斯勾起一边唇角笑了起来,左手按在沃里克右肩上,撕咬一般吻上了沃里克的嘴唇,在尝到血的味道之后动作变得更凶猛了一些。




  很显然尼古拉斯并没有沃里克的心理障碍。




  黄昏种的力气简直要命,沃里克的腰被掐得生疼,强行把自己的皮肉从对方钳子一样的手底下解救出来,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尼克凑在他耳边低声道:“沃斯……你从很久以前就想这么干了吧。”




  沃里克从耳后到脖颈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的耳朵很敏感,尼古拉斯迟钝低哑又磁性的声音含糊不清,却轻易挑起了欲望。




  “现在这个状态做这种事可不大聪明哦尼克。”嘴上说着拒绝的话,沃里克单手搂着尼古拉斯的肚子将他抱了起来,一边伸手抚摸他干瘦的肚皮和胸口,一边踹开卧室门,“不过尼克一直都不怎么聪明呢。”




  尼古拉斯脱掉了背心,露出薄薄一层腹肌,沃里克非常可惜地叹息:“尼克辛苦练出来的肌肉都没有了。”




  比起这个,今天的工作怎么办?尼古拉斯做了个疑问的手势,脸上的笑容却看不出担心,全然是坏心眼。




  “没关系,意大利佬一定会原谅我美色当前稍微耽误一点时间。”沃里克剥掉了尼古拉斯的裤子,对着内裤上冲自己傻笑的猫咪吻了吻,“小猫咪,尾巴可以借我扯一扯吗?”




  沃里克动作强势,心里非常冷静。他对尼克的反常和泰奥医生的微表情很在意。




  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沃里克几乎可以肯定,尼古拉斯是乐于反抗自己的,他在每一句命令里服从,然后阳奉阴违。事实上,尼古拉斯并没有多么遵从过沃里克的意愿,他古怪的坚持沃里克无法理解,也并没有头绪来想通。




  床头贴着的海报上袒露乳房的金发美人眯缝着眼,窥视着即使在做如此亲密的事仍然心思各异的两人,像是要笑,又像是要替他们沉默的只有闷哼的性爱发出几声呻吟。




  糟透了。沃里克想,就算是再想彻底拥有,也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本应该专心的时候想到这个,真是糟透了。



评论

热度(67)

  1. 喵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