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酒茨】今天的酒吞依旧十分心累 04

泠霜:

今天的我依旧没有酒茨没有狗子(つД`)
ooc系列_(:3」∠)_
逻辑经不起推敲系列_(:3」∠)_
求轻拍_(:3」∠)_



01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3d909f




02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50723a




03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5e336f






04
近来萤草不知怎么,成天没事就往茨木那里跑。
前段时间似乎还见她常和青行灯大佬讨论些什么,怎么又变成茨木了?
啧啧啧。
一干小妖感叹着。
不愧是草爸爸,和那些大妖怪关系也这么好,真乃吾等楷模啊。
不过话说回来,草爸爸和这些大妖相比也就差那么个名号了吧,若论起武力值的话⋯⋯众小妖眼前浮现出一个萌萌哒小萝莉拿着轻飘飘的蒲公英对着八岐大蛇疯狂抽打的场景⋯⋯
咦,怎么觉得后背凉凉的?

萤草才不管那些小妖在背后议论什么,自她和青行灯促膝长谈一番之后,她们就决定一定要把茨木也拉网配圈里来当酒吞的受⋯⋯这个角色。
剧本和策划自是交与青行灯,萤草只要负责拉茨木入圈就好。
这件事其实没什么难度,就如草爸爸单挑大蛇一般简单。
毕竟,依茨木对酒吞的痴迷程度,只要和他说一句酒吞也在这个圈里⋯⋯估计下一秒就能看到这位迷弟同学准备入圈了。
要是再告诉他酒吞还有微博⋯⋯可能立马就能看到他在微博上艾特酒吞并当众大胆表白了。
咳咳,不是表白,是表明自己要一辈子追随吾友并求支配身体的心迹。

思前想后之下,萤草还是决定先不告诉茨木这些,只说希望他帮自己一个忙,去网上唱几首歌。
她觉得,依茨木的性子,只要她提出的不是过分到让他和酒吞断交这种事,一般都不怎么会拒绝。
果不其然,茨木立马便应下了。
他是罗生门之鬼,曾经当众载歌载舞都有过,在网上这种只看得到账号看不到人的地方唱几首歌,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所谓。

萤草的想法很简单,酒吞已经是网配圈的大神了,要和他合作配剧,还是稍微有点名气的好。
她尚且不知茨木戏感如何,不过配角或者龙套什么的应该还是hold得住的。而且不是有这么句话吗?戏感不够声线来凑~( ̄▽ ̄~)(~ ̄▽ ̄) ~
而后来事实证明,茨木戏感其实还是过得去的。在配了几个角色又开了个歌会以后,他很快就一跃成为了圈子里的小粉红。
他的ID就是茨木童子,
萤草倒是想过要不要起个别的,不过被茨木以“要追随吾友怎可行如此遮遮掩掩之事”的理由拒绝了。
好吧,茨木你赢了,这个理由她完全可以接受_(:3」∠)_

茨木人气高了以后,有不少粉丝问他微博叫什么想去关注。
萤草帮他申请了一个,发了条微博又告诉了他一些基本操作以后,便由他随意摆弄了。
她自己则跑到一边登了号转发方才那条微博——
我家小天使茨木,请大家多多关照咿呀~//@茨木童子:我是茨木童子

于是乎,在茨木去萤草微博溜达了一圈回来以后,发现自己涨了不少粉丝,还收到了许多艾特和评论。
正有些闲得慌的他便看起了那些评论和艾特。
翻着翻着,他原本只是半眯地眼睛突然睁大,目光停留之处,写着“嗷,ID和酒吞大大配一脸啊@酒吞童子”
作为酒吞的头号脑残粉,茨木可是相当有专业素质,以往他能在杂乱的气息中分辨出酒吞的妖气,现在他则是在一干杂七杂八的文字中精准地找出了酒吞的名字。
一众妖怪曾怀疑茨木脑中是不是装了个酒吞发信器,或者无关酒吞信息过滤器。

茨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心情十分火大。
哪里来的无名小辈,竟胆大包天地拿吾友的名字当ID?!啊,吾的鬼手已经饥渴难耐,迫不及待想品尝鲜血的滋味了。
于是他杀气腾腾地戳进了那个微博⋯⋯

萤草突然感受到这几乎要固化的杀气,很是纳闷。
她不就和青行灯聊了会天吗?怎么就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发生了什么?(⊙_⊙?)”
“哦,没什么。”茨木依旧专注于摆弄手机,随口答道。介于只有一只手的缘故,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笨拙。
“⋯⋯”没什么才怪啊,你以为我会信吗(╯‵□′)╯︵┴─┴看看你那杀气,打大蛇时都不见你这样!
咳,虽然好气哦,但在小天使面前还是要保持微笑。
“诶你要发什么?我帮你弄吧。”不等茨木回应,萤草仗着自己武力值的优越(大雾)抢过了茨木的手机,然后就看到和酒吞童子的私信界面以及那一段⋯⋯还未来得及发出去的一大段的威胁以及对酒吞的各种吹捧。
字里行间都说着吾友是多么多么优秀,像你这种蝼蚁根本不配拿吾友的名字做ID,如果不想死的话还是趁早改了比较好,如此云云。
萤草抬起头,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茨木,“小天使啊,这个酒吞童子⋯⋯”
她话刚说一半,茨木就开始唠叨,“草爸爸你也很生气吧?你看这人居然敢拿吾友名字当ID,他不知道吾友有多么⋯⋯”(以下省略一千字)
萤草:“⋯⋯”
哎呀说话被打断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个鬼!
萤草愤怒地用蒲公英“叮”了茨木一下
⋯⋯
⋯⋯
⋯⋯
世界安静了。

集输出和奶于一身的草爸爸在出了自己这口气之后,又迅速地用那根刚刚“叮”了茨木的蒲公英将他的血线给拉了上来。
嗯,多功能蒲公英,就是如此优秀。

“茨木你先听我说完,你刚才看的那个微博就是酒吞本人的。”萤草生怕茨木再度开始长篇大论唠唠叨叨个没完,连忙抢在前头把要说的话全部说完。
所以小天使你刚刚是把你最最最最最崇敬的挚友比成蝼蚁还想威胁他你造吗_(:3」∠)_
一秒
两秒
三秒
⋯⋯
咦?怎么一点反应也没?
萤草想,就算茨木反射弧再长,现在也该反应过来追悔莫及一番然后嗷嗷嗷地去找酒吞玩耍了⋯⋯
不会是刚刚被她一蒲公英叮傻了吧?

而这时,茨木的声音方才姗姗来迟,“你为何要打断我说话?”
“⋯⋯”合着你刚刚就思考这事去了她说的话一点没听是吧?!
而且明明是你先打断我说话的好吗!(`Д´*)没想到茨木你还是一个披着小天使皮的双标狗!!(#‵′)凸
不过这些话萤草也顶多在心里咆哮咆哮,毕竟,一对上茨木那茫然而无辜的潋金眸子,她就啥脾气也没了。

无奈之下,萤草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并语重心长地告诫茨木冲动是魔鬼,以后一定要和她商量过后才能⋯⋯
她还没说完,就见那潋金眸子绽放出夺目的光彩,而其主人也嗷地一声从萤草手中拿回手机跑去一边专心致志地摆弄,直接跳过了萤草想象中的追悔莫及的步骤。
萤草:⋯⋯真的好想再叮他一下怎么破?!在线等!急!



评论

热度(166)

  1. 泠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