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酒茨】今天的酒吞依旧十分心累 08

泠霜:

今天刚和小伙伴说了一下我的崽酒吞和灯姐都单着,结果就出了妖刀,然后灯姐脱单了_(:3」∠)_
不过依旧没有狗没有茨_(:3」∠)_
再这样我就要吃吞崽邪教了╭(╯^╰)╮
不要问我这章进展为何这么快,写着写着剧情就脱缰了qaq
ooc预警,而且感觉挺严重的OTL

01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3d909f




02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50723a




03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5e336f




04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729754




05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89e47c




06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aecfe1




07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d68214

08
然而很可惜,天不从人愿。
在酒吞已经成功说服自己准备上麦之时,电脑屏幕突然一黑。
酒吞:⋯⋯这特么是在逗我?!
几乎将那开机键按坏,酒吞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物业似乎说过今晚要维修电路会断电一段时间来着_(:3」∠)_
即便在黑暗中视力也不差的他并没有开灯这个习惯,这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啧,那就没办法了,都是物业的锅,与本大爷无关╮(╯_╰)╭
强行甩锅给物业的酒吞大爷便心安理得地在客厅里喝起了酒。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一阵急促地敲门声。酒吞本已快迷迷糊糊地睡着,却又被这声音唤回了一丝神智。
“谁啊,大晚上的。”他嘟囔了一句,不情不愿地去开门。他丝毫不怀疑若是放任这敲门声继续下去的话自己那脆弱的门板估计就可以寿终正寝了。
门打开,只见高大的白发大妖正立于门外,一双灿金色的眸子在黑夜中熠熠生辉,竟比天边那轮明月更为耀眼。

“吾友,怎么突然下线了?”分明是打算来兴师问罪的,可一开口,声音不自觉就失了气势,倒像是在唠家常。
茨木不由有些懊恼。
先前导演给他pia那段H时曾说过,若是想着自己喜欢的人可能会好配一些。
他无可否认,那个时候闪过他脑海的,就是面前的红发鬼王。
在先前草爸爸的各种教(tu)导(du)之下,再加上从妖狐口中听说的他与大天狗的事情,哪怕小天使原本思维笔笔直得跟个电线杆似的,现在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知晓了恋爱不只是男和女的事情,还有男和男以及女和女。
诚然他一开始将酒吞视作挚友,可或许正如草爸爸还有那狐崽子说的那样,经历了这许久,这份感情早就变质了。
当看到酒吞的账号从房间消失的时候,他觉得有些不好受,心里宛如被九命猫抓过一般,微微地刺痛着。
“喜欢就上呗,怕什么?”当他问起那狐崽子和大天狗是怎么开始的时候,对方摇着扇子,好一派风流样。
却也不知是在回答,还是在暗示什么。
茨木此妖本就不是什么扭捏爱逃避的性格,他拒绝了萤草和青行灯说要杀上门去替他讨个公道的建议,觉得还是自己直接去找酒吞比较好。
有些事情是得当面说清楚的好,有些感情也该正视起来了。

“哦,停电了。”酒吞状似随意地答着,身子侧了侧,似是在让白发大妖进屋。
思绪飘远,想到方才的pia戏。
其实他并不意外茨木能有那番表现,毕竟他可是艳名在外的罗生门之鬼,在来他大江山之前可没少流连于风月之地,对于那些事想来也是了解得很⋯⋯
啧,也不知那家伙发出那样的声音时,有没有想到谁。
“咔嚓”一声,原本被酒吞扶着的门框裂了。
“吾友?”茨木不由看向酒吞。
啧,平常这时候不应该开始吹捧起本大爷怎么怎么厉害了吗?怎么今天就这俩字?
这般想着,门框上的裂缝又扩大了几分。

听到酒吞说是停电了,茨木还是松了口气的,好歹不是不想和自己合作。
先前见屋内黑着也只当是酒吞没有开灯的习惯,根本没往停电那上面想。

“茨木。”见茨木似是在神游,酒吞出声道。
“啊?”
“啊什么?进来陪本大爷喝酒。”
“哦。”茨木如梦初醒,跟着酒吞进了屋。

客厅里挺暗,只亮着盏台灯,不过这对于酒吞茨木此等大妖来说倒是无妨。
酒至正酣,茨木也恢复常态开始话多了起来。
不过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劝他早日放下红叶重回鬼族巅峰,如此云云。
啧,过了那么久,这家伙倒是一点没变。
“红叶那样的女鬼怎能配得上吾友?”茨木有些愤愤地说着,其语气其神态,全然不会让人怀疑红叶若是就在跟前的话那鬼爪铁定就要往她身上招呼了。
许是之前因着茨木而被撩拨起了兴致,今日的酒吞便也难得地回应了茨木,“那依你看,什么样的鬼才能配得上本大爷?”
说的是什么样的鬼,而并非什么样的女鬼,个中含义,也就只有酒吞本人知道了。

茨木似是因酒吞的回应而愣住,好半天才回道,“那自然是能与吾友比肩的强大之鬼,唔⋯⋯还得以吾友为尊,能说三天三夜吾友有多么好,能陪吾友喝酒,嗯,长相也不能差,要与吾友相配,还有⋯⋯”
看他冥思苦想的样子,酒吞不由失笑道,“茨木童子,你这是在自我介绍吗?”
“对。”茨木认真地看着他,灿金色的眸子里是他的倒影,“吾友,我喜欢你。”
满满的,都是他。

啧,还真直白。
“既然如此⋯⋯”红发鬼王嘴角的弧度扩大,“那就在一起吧。”

话音刚落,茨木便见酒吞的脸突然放大,随即嘴便被一个温热的东西堵住,淡淡的酒香弥漫开来。
他脑子顿时一片空白,虽说先前是做好准备要说清楚的,可他也没料想到红发鬼王竟做出这般的回应。
而且就就就就就就这么接吻了?!
一瞬间恍若置于云端,又恍若身处梦境。
在茨木被酒吞吻得有些恍惚,不知不觉间已被按在了沙发上,耳边还传来鬼王低沉沙哑却带着些许愉悦的声音,“先前在麦上听你喘过一次,现在本大爷想听现场版的。”
茨木: !!!!
将茨木的反应尽收眼中,鬼王又心情大好地补充着:“还有,只是喜欢可不够,下次记得要说爱。”



#我真的不是故意卡肉的qaq#
#而且估计只是一点肉沫沫_(:3」∠)_#
#求不拍啊qaq#

评论

热度(111)

  1. 泠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