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酒茨】今天的酒吞依旧十分心累 09

泠霜:

双手奉上肉
⋯⋯
⋯⋯
⋯⋯

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OTL
小伙伴给我的肉文素材都是弱受妖艳受浪受之类的,我实在没法代入小天使啊qaq
求轻拍_(:3」∠)_
第一次被吞了OTL
明明就是一点渣渣啊qaq

01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3d909f

02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50723a

03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5e336f

04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729754

05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89e47c

06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aecfe1

07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d68214

08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fd0f3f


09
头顶的灯光骤然亮起。
来电了。
酒吞啧了一声,心道这电来得及时,让他可以把身下的白发大妖看得愈发真切。
说起来倒也有些难以置信,他们认识这许多年,这还是酒吞第一次如此仔细地打量茨木的眉眼。
不过也正常,他与茨木本就少有面对面的时候,多数还是在他喝得有些晕乎的情况下。难得清醒的那几次,又因茨木的唠唠叨叨而不胜其烦地走开了。
该说茨木这相貌果真不愧罗生门之鬼在外远扬的艳名,便犹如一个磁场一般,牢牢吸引着他的视线。
嗯,其实还挺合他口味的。
酒吞不善形容,断然说不出宛若星子洒在眸中这般诗情画意的话来,合口味,已经是他对于他人外貌的极高评价了。

茨木被酒吞打量着,竟难得地感到有些手足无措,又夹杂着几分隐隐的欣喜与期待。但他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酒吞曾迷恋红叶至何种程度,甚至没少为此与他翻脸,心中的苦涩便怎么也抑制不住,混合着之前的那些小欣喜,产生出一种痛并快乐着的⋯⋯
好吧,以上那段,纯属扯淡。一根筋如茨木,哪可能在短短时间便产生出如此百转千回的心绪来?
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比酒吞戒酒还要让人难以置信。
事实上,世间大多旁人视来无比复杂无比纠结的事情,在茨木这边总会显得简单粗暴得多——
没有什么是一爪子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俩爪子

虽然他这爪子论在他挚友这边派不了多大用场——不然他早八百年就一爪子下去让酒吞不再为红叶那样的女鬼买醉然后重回鬼族巅峰了——但这也足够说明,此妖思维是何等简单,非黑即白。
与其有产生那等心有千千结的辗转缱绻的闲工夫,还不如赖在酒吞那里陪他喝酒,亦或缠着酒吞各种姿势地求着被打败被支配,又或者拉个随便什么人和他吹嘘个三天三夜酒吞那些光荣事迹⋯⋯
不要问我为何这些事都带着酒吞二字,谁让那是茨木呢╮(╯▽╰)╭

好了言归正传。
现实情况是,茨木毫不规避地对上酒吞的视线,放肆地打量着那位红发鬼王。
这漫长的妖生终归是有惊喜的,能得此刻,再久的等待与追随都是值得。
嗯,这么一看,吾友果然帅。不愧是立于鬼族巅峰的王者啊。
就算是草爸爸那些小说上中所说的风华绝代、玉树临风等等的词汇都不配用来形容吾友。
应该说,在吾友面前,任何词藻都显得过于平凡。吾友的威武与霸气,岂是用那区区言语便可描述出来的?

茨木在心中一如既往地当个酒吞吹的同时,嘴中也无意识地把那些吹嘘的话语全部说了出来。
酒吞不由黑线。
虽说大江山鬼王向来不知害羞谦虚为何物,可听着茨木这般和个脑残粉似的吹嘘自己,咋就这么别扭怪异呢?
心里啧了一声,酒吞俯下身,封住了白发大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他嗅到对方嘴中残余的酒香,胜过他所喝过的任何一种美酒。下意识地便开始吮吸,听得那白发大妖唔了一声,竟觉自己的欲望更甚几分。

作为罗生门之鬼,茨木对于风月之事也是有着不少了解,虽然都是男女之间,但应也基本类似吧。
不知害羞为何物的茨木开始回应鬼王,他紧紧搂住酒吞,使彼此的身躯贴得更为紧密。微长的指甲在那结实的背脊上留下道道红痕。
他们从未离得如此近过,茨木觉得,自己甚至还能感受到挚友身上肌肉的纹理。
真不愧是吾友啊。此等身躯,一看就是位于鬼族之巅的鬼王才能够拥有的。
尽管嘴被堵住说不出话来,茨木依然一如既往地在心里尽着酒吞吹的本分。

良久,酒吞才缓缓起身,嘴角微勾,眉眼间满是茨木所崇拜的王者之气,“这种时候就不要说那些煞风景的话了,嗯?”
上挑的尾音,竟是说不出的性感,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哦。”美色(大雾)当前,茨木脑子完全短路,只能傻傻地点了点头,又傻傻地问道,“那该说什么?”
酒吞:⋯⋯
他其实真的有点好奇自己为何会看上这个傻小子。
虽说要实力有实力要颜值有颜值智商也不算低,可这情商实在是硬伤了些。
啧,这傻茨木。
想本大爷一世英名竟就这么栽了。


咳咳,以下走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3537877985179


“吾友⋯⋯”茨木意识还有些恍惚,嘴中喃喃喊着红发的鬼王,“酒吞,我爱你。”
喜欢,确实是远远不够的啊。
“啧。”红发的鬼王低头吻住白发大妖,“本大爷知道啦。”
今天的鬼王大人依旧还是别扭而傲娇的啊~( ̄▽ ̄~)(~ ̄▽ ̄) ~



评论

热度(87)

  1. 泠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