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酒茨】今天的酒吞依旧十分心累 10(完)

泠霜:

被作业考试折磨得没空码字qaq
以及我还是放飞自我到了最后_(:3」∠)_
依旧ooc依旧无逻辑依旧渣文笔_(:3」∠)_
求轻拍_(:3」∠)_
继续许愿大狗子和茨木www

01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3d909f




02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50723a




03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5e336f




04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729754




05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89e47c




06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aecfe1




07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d68214




08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dfd0f3f




09


http://xxxlingshuang.lofter.com/post/1d177af5_e2bad34

10
待得茨木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了。
眼前是酒吞结实的胸肌,几缕红发搭在上面。
唔,有点想摸摸看。
茨木这么想着,然后也这么做了。
嗯,不愧是吾友,肌肉的手感简直好到没朋友!
啊不,是只有我一个朋友!
茨木开心地想着,手也戳得不亦乐乎,全然不知身旁鬼王早已悠悠转醒。

酒吞起初是感觉自己胸膛那边有些异样的感觉,睁眼便看见那白发的大妖正戳得起劲。嘴里还念念有词着什么。
饶是对茨木早已十分熟悉的酒吞,见此情景也不由黑线无语了一阵。
也不知茨木何时养成的自言自语的怪毛病。
而且,就算是自言自语也句句都是对自己的吹捧,如果诺贝尔当初设了个诺贝尔痴汉奖的话,那么茨木童子绝对是这个奖项的不二人选。
不过现在,倒也可以屈就一下创个吉尼斯纪录的吧。
酒吞面无表情地吐槽着。
当然,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对茨木这种痴汉行为其实还挺受用的。要是哪天茨木不这样了,只怕第一个要跳起来的就是他。
咳,看来我们鬼王的傲娇程度也同样是可以问鼎诺贝尔和吉尼斯的啊╮(╯▽╰)╭

茨木并不知酒吞已经醒来,更不知自己那些心理活动全部都被说出了口。
当那作乱的鬼手被抓住的时候,他还有些呆呆楞楞地抬了下脖子,嘴中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当然,羞涩这种情绪对于咱家,啊不,酒吞家小天使来说委实是门太过于高深的学问,就算是这种当场被抓包的行为,要想他为此而感到羞涩也无异于天方夜谭了。

“吾友,你醒了啊。”就算手被抓住,茨木也依旧安分不下来,手指不甘心地动了动,尽心尽责地反馈着酒吞胸肌的良好触感。
酒吞啧了一声,直接顺势把妖拉入怀里,头微低,交换了一个霸道却又不失缠绵的吻。
“早安,茨木童子。”红发鬼王眉眼飞扬,笑得肆意万分。
尽管,这句“早安”并不怎么合时宜——
窗外的阳光努力刷着自己的存在感,试图提醒床上那两只大妖现在已经是正午了。

虽说酒吞是一如既往地连名带姓地直呼自己,但茨木愣是从那其中,听出了大江山鬼王的宠溺。
一根筋的人直觉总会特别准,就算对罗生门之鬼来说也并不例外。
似乎一切都变了,又似乎一切都没变。
那些他四处追寻着酒吞希望他重回鬼族巅峰的过往,倒像是大梦一场,恍若隔世。
草爸爸给他看的那些小说中有说,当一个人感到幸福的时候,会恨不得一夜之间便到白首。
草爸爸说,人类的白首是指变老,逐渐走向生命的终点。
当时茨木也没多想,现在回想起,觉得这话挺没道理。至少他现在挺开心,却一点不能感同身受。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是罗生门之鬼不是人,而且本来就是一头白发的缘故。
不过话又说回来,生命终点这种事,对他们鬼族来说太过遥远了,活在当下就好。
现在这样,真的很好了。
茨木不自觉地勾起嘴角,露出一个丝毫不逊色于窗外阳光的笑容。

⋯⋯
⋯⋯
⋯⋯

直到晚上,这有了同性没妖性的俩大妖才想起被他们遗忘在大明湖畔的剧组。
“啧,上去看看吧。”
虽说不情愿,但确实得承认他们能在一起,萤草和青行灯等人还是有着不小的功劳。

酒吞开群便见妖狐的头像频繁地出现,ID前面顶了个美工的头衔。前段时间就一直听青行灯抱怨说找不到美工,所以现在在拉了鬼族的壮丁以后又将魔手(大雾)伸向妖族了吗?
这会功夫又多了几十条消息,不得不说,妖狐这小子撩妹手段简直一等一的好。
大天狗都不知道管管的吗?
酒吞看了看群名单,随即恍然,原来大天狗那家伙压根没进群,难怪妖狐敢这么肆无忌惮的。
他随手翻了翻之前的聊天记录,也不知是冥冥之中皆有注定还是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酒吞正好翻到妖狐吹嘘着自己如何借着酒吞的名义接下了这部剧那里。
下面是青行灯恍然大悟地说着“难怪那天的酒鬼格外机智”。
酒吞额头渐渐浮现出一个井字。
原!来!是!这!么!回!事!
难怪他对那段聊天记录毫无印象!因为根本就不是他发的啊!!
该死!只想到大天狗不是什么搞事的妖,却忽略了他家那口子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

不过说起来,妖狐这行为作死归作死,却也到底是为他和茨木之间助攻了一把的。虽然酒吞觉得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可能性这狐妖的本意就是看热闹。
而且正所谓打狐要看老攻(大雾),虽说酒吞并不惧大天狗,但他也不想放着和茨木温存的大好时光反而煞风景地跑去和大天狗打架。
所以⋯⋯
酒吞点开群名单,进行了一番操作。
唔,死罪可逃,活罪还是免不了的。
酒吞看着那条提示大天狗已加入该群的消息,嘴角难得地露出一个略显诡异的笑容。
将这一切全部看在眼里的茨木果断地决定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心中毫无诚意地给某只狐妖点了根蜡。
谁让他重友轻其他所有呢╮(╯▽╰)╭
啊,吾友算计人的样子也帅呆呆呆呆呆呆呆了!!!

介于群消息刷得太快,导致妖狐根本没看到那条系统消息它就已经被刷到千里之外了。
于是,他依然愉快地作着死。
唉,也不知这种无知究竟是福是祸。


【美工】你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吗:asdfghjk
【导演】奥利奥:大大这是怎么了?Σ(っ°Д°;)っ
【吃瓜群众】萤草:没事,他作死被他家攻君看到了 @大天狗
【美工】你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吗:酒吞你这家伙!!对得起小生%&#@
大天狗:人我带走了,你们接着聊吧
【导演】奥利奥:哟哟哟,喜闻乐见ԅ(≖‿≖ԅ)
【后期】可乐鸡翅:已脑补万字肉文(*´艸`)
【宣传】八宝粥:楼上的,交出肉文饶你不死!
【导演】奥利奥:话说⋯⋯有人发现大大提到吞大了吗?
【策划编剧】青灯夜行:@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
【主役攻】酒吞童子:⋯⋯
【吃瓜群众】萤草:你把小天使吃干抹净了?!!
【吃瓜群众】萤草:这时候上来是不是要说“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主役攻】酒吞童子:⋯⋯
【主役攻】酒吞童子: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吃瓜群众】萤草:⋯⋯
【策划编剧】青灯夜行:⋯⋯
【导演】奥利奥:⋯⋯
【宣传】八宝粥:⋯⋯
【后期】可乐鸡翅:⋯⋯
⋯⋯


接下来的数周,剧组便从“哎呀吞大和小天使发糖了甜甜甜”转变到“这俩人怎么又双叒叕又再虐狗”,最后到“妈的老娘要一脚踹翻这盆狗粮谁也别拦我”。
只不过,若当事的俩人当真变得低调的话,只怕要跳脚的就是那些要一脚踹翻狗粮的人。
可以说,剧组众人就这般在水深火热的虐狗日常之中痛并快乐着。
自己萌的cp哭着也要塞完狗粮(つД`)

而在这群严重缺乏H型血又时常被官方糖弄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的妹子中,只有青行灯保持着自己的理智,日复一日地催干音催海报催一切能催的。
若非如此的话,只怕再等个数十个月的也未必能看到发剧的那天。

发剧的当天,茨木即便身残,却依然意志无比坚定地想要去抢剧贴的沙发。
酒吞啧了一声,似是对他这种行为不以为然。
只不过,在发剧的那一瞬间,他还是大爆手速地把茨木早就打好的内容复制黏贴到剧贴,华丽丽地占了沙发。
接着又顺带帮着自己也占了个前排。

于是便见剧贴中闪瞎眼的某两层楼。


1#茨木童子
恭喜发剧!抱着挚友坐沙发!!!

⋯⋯
⋯⋯
⋯⋯

12#酒吞童子
不是挚友,是爱人。


网配圈众人:⋯⋯
单身狗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请关爱他们好吗(╯‵□′)╯︵┴─┴



评论

热度(102)

  1. 泠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