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沃尼】帅的人随便哪天许愿都会实现·04

喵助:


  • 预警,今天写的很渣


  • 今天是NIC'DAY,狗助老师推特放了图,炒鸡可爱的尼克~~




永远不要以为事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否则上帝会以为你在质疑他。




  沃里克被尼古拉斯扯着脸扯醒来的时候极力痛呼:“小尼克——”对方因为这个称呼手下更用力了,沃里克痛苦地眼睛睁开一条缝,然后立刻惊讶地瞪圆了眼珠子,连左眼都跟着抽了抽。




  这个时候该大笑着庆祝并且感谢上帝,还是惊慌失措迅速去找泰奥医生?




  沃里克脑子里还在做着判断,手却不由自主地伸到尼古拉斯腋下将他举了起来。【此处应有狮子王BGM




  “尼古……拉斯?”




  尼克不爽地拍了他一巴掌,表情介于不服气和烦躁兼而有之,打着手势:老子很恼火,你最好不要做什么玩火的事。




  沃里克脑子还有点不清楚,呆呆望着缩水成六七岁样子的尼克,半晌脸上浮现出了欣喜的表情,欢呼一声将尼克抛起,自己跳起来接住,紧紧抱在了怀里:“天哪!!”




  尼克严厉拒绝了去泰奥医生的诊所,他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腿够不着地,链子被沃里克剪断一半,牌子总算顺利挂到了胸前。




  “小尼克真的超可爱。”沃里克捧着脸少女怀春一样拧了拧腰,“叫我一声,快。”




  “沃里克,大蠢货。”




  尼古拉斯幼年的声音很是新奇,大概就没有人听过,沃里克毫不在意,又一次伸胳膊把尼克圈在怀里用脸用力蹭。




  几秒过后,沃里克擦着被头槌撞得流血不止的鼻子,拨通了泰奥诊所的电话。




  “医生,真的不好了,缩水更厉害了。”沃里克拖着长音,一手接过尼克递过来的咖啡——因为整个人都缩小得厉害,尼克捧着杯子的样子显得笨拙并且不自觉地带上了讨好的意味。




  沃里克一边约了泰奥医生出诊,一边有点嫉妒加斯顿·布朗并且觉得对方真是蠢得可以也意志力坚定得可以,竟然对这样的尼克还能一如既往地厌恶和暴力。




  尼古拉斯有点自暴自弃了,就算明天变成站都站不起来的小屁孩——不,这个还是非常丢脸的,请千万不要发生这种事。




  “要去厕所吗?沃里克叔叔抱你啊!”沃里克刚挂断电话,兴冲冲地要扑过去,被对方无情地伸开五指做了个拒绝的手势。




  尼古拉斯食指朝下指了指,用力摔上了卫生间的门。




  沃里克靠在沙发上点上了一根烟,他一只手撑在额头,发丝散落挡住了脸,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是因为célébrer的药性吗?




  不知道。




  能痊愈吗?




  不知道。




  还会继续恶化吗?




  不知道。




  沃里克没有问下去,最后一句会得到怎样的答案,无论是一样还是不一样,他都不想听到了。




  肩膀被推了推,沃里克抬起脸,尼古拉斯比划着:今天星期五,你不出去工作吗,我自己等着泰奥医生就可以了。




  “哦?哦……”沃里克愣愣应声,便利屋的工作已经暂停了好几天,到了周五,沃里克也实在不想做应召牛郎的工作,“尼克老师真严格,让我休息一天嘛,昨天体力消耗太大了。”




  尼克假装没有看到他的唇语,移开了目光,表情有点尴尬。沃里克得寸进尺地比划着手语戳在尼克面前:昨天太累了。




  尼克用力厌恶地推开了他的手,沃里克大笑起来,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两手撑起尼克将他架在了脖子上:“别这么严肃嘛,小孩子这个样子更可爱了我会犯罪的,一起等等看泰奥医生什么时候过来吧。”




  泰奥刚穿过巷子,阳光有些刺眼,他眯着眼抬头,正对上沃里克头上顶着极度不情愿的小尼克,朝自己挥手。泰奥的嘴角抽了抽,看着尼克手里拽着沃里克的头发,头皮一紧。




  让尼克做了一系列测试,记录了体力值和各项数据,泰奥敲着记录板思索,下意识地接过沃里克递过来的烟。




  “泰奥医生,你怎么看?”沃里克问道。尼克眨了眨眼望着他。




  “大概是全面回复到了六岁时的体征,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异常,不过这本身就是异常了。”泰奥医生皱着眉,“是上帝的恶作剧的话,也真是有点恶趣味了。”




  咚咚,咚咚。门突然被敲响了。




  沃里克挠挠头去开门,尼克犹豫了一下,没有躲进沃里克卧室里。




  “沃里克!泰奥医生在吗?”妮娜抱着一份资料,在沃里克侧过身的时候看到了医生,兴高采烈地跑了过去,“医生!化验结果出来了哦——尼克?”




  妮娜迟疑地望了望医生又望了望沃里克,两个人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尼古拉斯认命地打着手语:妮娜,我身体出了点问题。




  妮娜安慰地拥抱,伸手拍了拍他的脊背:“别担心,医生会尽力的,尼克这样也超级帅气的哦。”




  尼克看到沃里克憋笑憋得脸都红了,做了个非常嫌弃的表情。




  “好消息是这种情况和célébrer没有任何关系,并不是因为药物毒性。”泰奥医生翻看着化验结果,“坏消息是,目前没有任何他的身体机能正向发展的迹象,也就是说,尼古拉斯在不停地逆向生长,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明晚说不定就需要你抱着了。”




  “会变成受精卵吗?”沃里克还有心情开玩笑,泰奥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会死。”




  沃里克脸上的笑容迅速褪了下去,不想听到的最后一个答案在没有问出口的时候就已经被回答了。




  尼克突然开口:“麻烦,这样死一点都不像黄昏种。”




  死和黄昏种,这两个词刺激了沃里克,妮娜着急地抓住尼古拉斯的胳膊:“尼克怎么这样说呢,不许说。”




  泰奥医生笑了起来:“你们同时犯蠢让我的笑话说不下去了,都说了是逆向,正向才是死亡,能找到原因的话说不定可以解决黄昏种——至少是尼克——性命短暂的问题。”




  沃里克的脸色有点吓人,并没有因泰奥医生的话温和下来,尼古拉斯看了他一眼:医生,就拜托您了。




  妮娜拉着尼古拉斯的手不想回去:“我帮忙照顾……”




  沃里克抱歉地笑了笑:“没关系的妮娜,这家伙虽然看来很小,里面还是那个不折不扣的大叔。”




  你自己也是大叔!尼古拉斯吐了吐舌头。




  妮娜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的,别吵架,不要欺负尼克。”




  目送泰奥和妮娜离开,沃里克站在楼梯口,脸色不大好看。




  尼克踢了踢他的小腿,在沃里克偏过头来的时候,神情有点古怪地打着手势:沃里克,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会缩水了……



评论

热度(95)

  1. 喵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