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沃尼】帅的人随便哪天许愿都会实现·05

喵助:

“什么?”沃里克蹲下身。


  “既然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再难以置信也是真相……”尼克的打着手语,稍微有点迟疑,“我先试试,确认了之后再告诉你。”


  “喂喂,这样卖关子太过分了吧。”沃里克倒在地上抱住尼克的腿——这场景未免太过好笑,以至于沃里克自己都笑场了。尼克毫不留情地踹开笑得直抖的沃里克,下楼前从书架上抽走了一本书。


  沃里克坐起身挠了挠头,倒数第二层左数第六本青色封面,是一本丹麦的童话书。身体变小了心理也需要童话这种蜜糖色的安慰了吗……


  因为搭档的问题决定翘班一天,沃里克接到三号街那位夫人的电话时不惜煞风景地表示已经佳人有约。


  尼克靠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书,到平常锻炼身体的时间,发现因为缩水的厉害,没办法按老样子做仰卧起坐,尼克把腿伸到了沙发底下,草草做了两个,沙发被挪动发出刺耳的响声,他反正听不见,沃里克用力锤墙,他也没理。


  “搭档!饶了我吧。”沃里克扶着墙呻吟道,“仰卧起坐的话我给你压着腿行吗?”


  尼克抽出腿平躺在地摊上,指了指自己的脚。


  沃里克从善如流地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撑在尼克耳边,俯下身子凑得几乎贴上尼克的脸:“我不客气了。”


  在被一巴掌扇到脸之前,沃里克迅速端正地坐好,双手按着尼克的脚腕:“开始!”


  这样的日子要还要过多久啊……没有收入,藏头露尾,还有些各怀心思的心惊。真没办法啊,活下来就要解决没完没了的麻烦。沃里克左眼猛然抽痛,他只是拧紧了眉头,右眼微微眯了起来。


  做完锻炼之后,少见的两人在尼克的房间看了会书,俄国作家冗长的形容词让沃里克迷迷糊糊看着看着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沉,醒过来的时候明显落枕,脖子痛得要命。


  楼下的沙发也该换个好一些的……沃里克痛苦地一手捂着脖子坐了起来,忽然感觉衣服一松,领口从一边肩膀上滑了下去。


  尼古拉斯恢复了十七岁时的样子,大马金刀地叉着腿站在沃里克面前,勾起一边嘴角笑得不怀好意,伸手指了指卫生间。


  沃里克不用去卫生间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存储器不会忘记自己的样子,大概是十四五岁刚从阿尔坎杰罗家逃出来的年纪。


  “你干了什么?”沃里克咔吧一声扭回脖子,伸长腿交叉叠在一起,手肘搭在扶手上,一手习惯地摸出烟盒给自己点上烟。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年轻的脸上一点骄纵的笑意,眉目间倒还能看得出沉稳。


  尼古拉斯打着手势:只是随便想了想,之前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有想过现在回到那个年纪就好了,昨天也自暴自弃地想过怎么不干脆变成四五岁重新活一次算了,今天睡着之前比较用心地想了想,沃里克还是小时候更可爱一些。


  沃里克吐出一口烟,一手撑在额头上,半晌抬起脸:“包菜脑袋,如果你这能力只能用三次……”


  尼古拉斯摊开手摆了个无所谓的姿势。


  “就知道跟你说这些也是白搭。”沃里克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间,娴熟地弹了弹烟灰,“我还是习惯本来的样子,可是试试看吗?”


  尼克做了个姑且一试的手势。


  “好的,那今天就暂时这样子了,正好工作也推掉了——”沃里克话音未落,听见敲门的声音立刻噤声。


  “沃里克,沃里克哥!有急事,开个门就好事情我们找尼克哥办。”中气十足的敲门声,是杨,德里寇还在一边说着:“等等吧,周五的沃里克很忙的……”


  沃里克无声地道:“尼克,杨和德里寇,不要暴露我,你和他们去,被问起就用泰奥医生的不知道说法,明白?”


  尼古拉斯歪了歪头,沃里克迅速蹿上了二楼。


  “诶,尼克……哥?”杨对打开门的尼克有点惊讶。


  “有事?我正要出去买汽水。”尼古拉斯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地比划着。


  “怎么回事?”德里寇迟疑问道。


  尼古拉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泰奥医生在查,有什么事?


  深谙尼古拉斯耐心缺乏的两人立刻停下八卦说到正题:“洛蕾塔小姐那里抓到了两个人,往célébrer里投毒,对方供出来是我们蒙洛组的人,我们不好出面,但蒙洛组确实没有这两个人,希望中立的便利屋也出面一下。”


  尼古拉斯做了个肯定的手势:可以,走吧,我顺便买瓶汽水,沃里克在忙,你知道的。


  “好的好的,汽水就算了洛蕾塔小姐那里要多少有多少,我们赶紧走吧。”杨对着小了自己一圈的尼古拉斯有点叫不出哥来,忙忙地催促着。


  沃里克躺在床上,听着尼古拉斯一行离开,明明才刚睡醒,又困倦地闭上了眼。


  不论尼古拉斯怎么说,沃里克是不想看见自己小时候的样子的。连挥之不去的记忆都能让他抽痛,何况是眼前的自己。


  还好这一系列事情已经脱离了常识,他已经不需要去分析考虑,只用、也只能静静等着一切恢复正常。


  和尼克在一起的时候沃里克的调笑和脱线信手拈来,独处时的自我诘问就显得特别尖锐刻薄。尼克从不思考以后,而他即使再怎么想抛开契约主人这一身份,也不得不承担着这份责任,连带着尼克的未来一起计划。


  变小这回事,在搭档身上很可爱,到自己身上就不好玩了呢……沃里克想着,伸手撸了一把头发,在一切恢复正常以前,还是要先享受才是正事。


    


    “尼克哥,就是这两个人。”德里寇指了指跪在一边口鼻出血的两人。


  尼古拉斯弯下腰提起一人的头发正对上对方浑浊的眼睛。


评论

热度(67)

  1. 喵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