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韩叶】你丫真是十八岁?(12)

阿落🍁—爱上韩叶猛产粮中:

好久没痴汉了,放国家队员们出来痴汉一下。


 


12、


 


虽然叶修那句意思意思表白的话并没有亲口对着韩文清说,但韩文清却也是默认了,这一点是叶修从他这几天不错的心情中得出的结论,虽然据张佳乐表示,队长心情不错?我怎么没看出来。叶修瞪大了眼睛看他,一脸高深地说,张佳乐,你还太年轻,所以不懂。


What?我太年轻?


张佳乐假装没有看见在远处拎着叶修的外套气势磅礴(乱用成语语文老师会哭的)地朝着这边走来的韩文清,悄悄地伸手掐了叶修的脸一把,“你个少年没资格说这些!”


叶修龇牙咧嘴,看见了韩文清,伸手做求救状,“老韩,快救我!你们霸图的人是要造反啊!”


韩文清过来时张佳乐已经把手松开了,然后看着被外套糊了一脸的小叶领队偷笑,看队长不治你。


结果韩文清瞪了自己一眼。张佳乐当场傻眼,我以前怎么不知道队长原来这么护短啊。


叶修把挂在自己头上的外套扒拉下来,在韩文清深沉的目光下慢吞吞地穿上,看着明显宽大的袖子,不满地嘟嚷了什么,干脆就把两只让联盟众人以及无数妹子嫉妒的好看的不要不要的手都缩进了袖子里,仰头对上韩文清皱着的眉头时,还一脸无辜。


这个过程在身旁逐渐走近的国家队员们看来,一整个就是早上起床后被家长赶着穿衣服上学而一脸不情愿嘴脸的小孩子,此时此刻他们表示为什么自己不是叶修的家长,这样的话就可以上前揉揉头发打打屁股什么的,像现在这样干瞪眼真是好气人呀。只不过别人看着叶修,觉得他的目光比起平时好像要显得更加懒散一点。


“大家长”韩文清站在一边,无奈地看着叶修的袖口,微微摇了摇头却没管它。


叶修稍微理了理领口,然后直了腰给了点精神扫了这群人一圈。


“好了,打进四强就看你们的了,怎么做就不用我再教了吧。”


喻文州笑了笑,“领队放心吧。”


叶修呵呵了一句,“文州啊,这场没安排你上场真不好意思。”


“叶不修你还敢提这件事情我都还没问你呢为什么这场没让队长上场呢你这样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啊我和你说没有队长的战术我们将会打得万分艰辛万分困难说不定还会一个不小心就——”


“少天。”喻文州赶紧制止他,鬼知道他下一句会不会说出“输”这个字。


这些人都不是过来打打比赛就算的,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冲着最高点——冠军去的,即便只是口头上的一个字,也不允许轻易说出。更何况,在他们的字典里,至少没有人愿意往里面添上“输”这一个字。


叶修瞥了黄少天一眼,“你们以为联盟第一大奶就不心脏了吗?”


张新杰无语地扶了扶眼镜,其他人怎么琢磨这句话怎么觉得不对劲,好好的战术被领队这么形容也是醉了啊。


叶修又看了看孙翔,“孙翔你注意点,团队战中和周泽楷打配合主攻对方阵营的两个主攻手就好。其他人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话音刚落,小叶领队就抬头看着大神们笑了笑,“好好打,回来有赏。”


其他人先是眼睛一亮,盯着小叶领队的脸看了很久,还在幻想着这个奖赏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打得好就给你亲一口”啥的,然而又有人想了想,自己怎么就突然地很想跪下喊一句“谢主隆恩”呢。更为精明的比如说喻文州啊,张新杰啊,肖时钦啊,王杰希之类的,就把视线往韩文清身上瞟了一下,在看见韩队阴沉的脸时,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奖赏绝对不会是亲亲啊抱抱之类什么的,大概就是叶修大boss赏赐的一只小野图boss什么的吧,说不定连这个都没有呢。


各自交换了一下眼神,大概是在密谋这之后要怎么整蛊小叶领队吧。


“行了行了,快进去,我和老韩会在外边守护你们的。”


众人心中疯狂地刷过一排排“卧了个大槽”的弹幕,你两秀恩爱也就算了,干嘛还恶心我们?小叶领队的守护好呀好呀就算是你长了翅膀真成天使了我们也不在意,照样还是宠你上天都没问题的,要月亮给你捞要星星给你摘,要冠军——嗯,不好意思这个不行。但是老韩守护我们是个什么鬼啊,你是想我们刚比赛出来就得把钱包掏出来上交给国家吗!?


叶·心脏·修显然是不知道自己被疯狂地吐槽了,上前去给了队员们一脚就转个身扯着韩文清往观赛席走过去,期间以风骚的走姿【不】和一张人畜无害的嫩脸收获了一票路过的外国人的注目,其中比较惹人注意的大概就是德国队的那位队长了,那虎视眈眈的眼神,就差冲过去对着他们的小叶领队来个单膝下跪直接求婚带走了!


于是众国家队员看了一眼他们这场比赛的对手,也就是德国队的队员们,以前所未有的整齐姿态对着他们放了个冷笑,又整整齐齐地迈步走向比赛隔间,期间周泽楷还以联盟第一帅的脸傲视了一下对方队长。嗯,如果忽略了孙翔同志差点平地摔这件事,一切都是完美而又霸气的。


要你这么看小叶领队!不打爆你我们就不是国家队!


还有,韩队还站在旁边呢,谁给你的勇气去偷看小叶领队的!梁静茹给的吗?没收!


所以今天的话题仍旧是——论全民痴汉如何护短以及韩文清如何对抗一票情敌。


 


吴雪峰今天有事没来看比赛,叶修则省了担心他又把自己的黑历史往外爆。他拉着韩文清坐到远离了剩下队员的位置上。叶修坐在位子里整个地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垂下眼睑,头低着也不说话。


期初韩文清也没觉得怎样,他还在想着刚才那个德国队的队长呢,其实刚才那眼神他也看见了,虽然有些不爽,但看着叶修自顾自地扯着自己的衣服就走了看都没看对方一眼,韩文清也就收了下钱包脸的威压。但比赛开始了一会后,自己隔壁的这个人既不吐槽也不分析,只安安静静地坐着,韩文清就觉得有些不对了。


“叶修?”


叶修的反应比起平时好像要慢点,最终还是抬起头来看韩文清,不过眼睛里有些茫然,眉头更是微微地皱了起来。


“你怎么了?”


韩文清看着他的脸才觉得叶修真和平时不大一样,按道理那个一说话就能把别人嘲讽得肺都要炸掉的脸T这会不应该这么安静,但叶修却好像是周泽楷上身一样半天不吭一声。


叶修看了韩文清一会儿,然后撇撇嘴地嘟嚷一下,冲他摆摆手,“没事,看比赛。”


韩文清对叶修何其了解,这人就算是被人逼得退役了也是吭都不吭一声,有事就自己扛,直到累极难受极了才回房蒙上被子大睡一觉,醒了之后也还是照常地打荣耀,一幅没事人的样子。韩文清没喜欢上他时,只觉得这人和他很像,骨子里头天生带着倔强沉稳,只不过自己显于外,而叶修则是藏于内;后来对他产生了其他情愫之后,韩文清又觉得叶修有时太死心眼,自己虽然喜欢叶修的这种强大,有时却不免感到……心疼。


说实话,一个大男人心疼另一个大男人什么的,也许在很多不理解的人看来,太过矫情又太难以启齿。但都说了,那都是不理解的人。理解的,比如说有爱人的,有喜欢的人的,亲人之间,亦或是朋友之间,都是能够明白这一份心疼从何而来的。尊重和珍惜是搭配在一起的,在尊重他的同时,必然也会珍惜他,而如果看着对方受委屈,难过也独自承担时,那就真切地觉得疼了。


说好的风雨同舟,不仅是阳光灿烂,微风和煦的日子都并肩前行,而是连着那些狂风暴雨和阴霾漫天的日子,都执手相伴。


韩文清蹙眉,宽大的掌心覆盖在他的额头上停留了一会,在感受到比以往要高的温度时,韩文清收回手,本来都想要说对方一两句,结果对上那双因为发烧而有些迷蒙的眼眸时,话语就又溜了回肚子里。


“你发烧了,叶修。”


叶修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就又移开了目光。


场馆内的空调开得稍有些低,叶修有些畏寒,这会因着发热又往领子里缩了缩脖子。韩文清见状,只好靠过去帮他把领子往上翻着,遮盖了鼻子以下的部位,只留了叶修一双含着些水雾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哎,没想到老韩你还是很体贴的。”他开口时,嗓子带了一丁点沙哑,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


韩文清冷哼一声,“你有点病人的自觉啊。”心下则腹诽,你要是不成天嘲讽乱开误伤他人,我还能更“体贴”你信不信。


叶修笑了两声,也不逗他了,抬头看了下大屏幕上的比赛。张佳乐这会正满屏幕地放技能,百花式光影绚烂夺目地铺满这个大荧屏。


其实早上起来时候已经感到不对劲了,太阳穴的位置一阵一阵地疼,手脚发软,视线也有点模模糊糊的。叶修坐起来看了一下对面床位,发现韩文清还没醒,视线悠悠地转到了床边的钟上,才发现还不到六点。他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头疼脑热,而且嗓子眼有些痒痒的疼痛感,他挣扎着去接了杯热水喝下,就又倒头准备再睡一会儿。在睡过去之前迷迷糊糊地想,大概是因为前晚上开的空调有点低,又熬夜到了两三点才中招了吧。


韩文清伸手过去握住叶修的手,指腹在他的手背上摩挲着,“不舒服怎么早上不说?”


他不会问叶修为什么不舒服还要跟来,他韩文清倔强,叶修也同样倔强,而且对于一个熬夜研究各国打法的领队来说,不出席国家队比赛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哥这不是怕说了他们绑我回去吗。”


韩文清心下了然,国家队的成员有多关心叶修大概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就是装傻。光是喻文州叮嘱叶修早点休息就已经一天三遍,别提其他人总是守在叶修身边递个水零食什么的。叶修重情义,当然不会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而他现在的这个说法,想想也是不无道理的。


“难受就说,别死撑着。”


叶修转头来看韩文清,只觉得对方的脸仿佛柔和了一点,还带了些无奈和……宠溺,亦或是……心疼。他觉得自己原本就烫的脸颊又烫了一点。


生病这种事,谁没有过,就差身边有没有个人照顾了。自己一个人的,就显得孤零零的,可怜兮兮的,硬生生扛下去,一个人上医院挂号看病买药都能够生出满满委屈感,病时的脆弱越发放大,稍疼了忍不了了都可能委屈得要哭。但身边多了个人,却又多一分贪恋和依赖,看着他担心着急又生了点窃喜,却在发现他为了照顾你而睡眠不足的眼睛时,又不忍起来,看着看着,满心的疼。可两种情况到底不一样,有个人在身边,就像这样牵着手,那也是从指间一直暖到心底里去的。


“等比赛完了,回去睡一觉吧。”


叶修眨了眨眼,乖顺地应了声。


 


也许是因为在赛前受到了德国队队长看着叶修眼神的刺激,这群人突然来个大爆发,硬生生地打了个10比0,跌破所有人的眼镜,在场的荣耀迷们几乎疯狂,在此之前,德国队可是人人看好的豪门强队啊!


而中国队员们只是云淡风轻地从隔间出来,鸟都不鸟德国队,只一心一意地朝着自己小领队奔过去。


叶修站起来,冲他们笑笑。“辛苦了。”


众人还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叶修说的奖赏是什么,但还是有人发现了叶修的表情似乎不太对。


“叶修?”苏沐橙走过去问了一句。


叶修只抬头看了自家妹妹一眼,谁知还没开口就被韩文清牵住了手。


这好像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做出这样的举动啊。叶修只愣了愣,倒是没挣开。


“叶修发烧了,我就先带他回去了,麻烦喻队整队了。”


接着,就牵着叶修转身离场。


其他人:这恩爱秀的也是没谁了。


什么!!??我们的小叶领队生病了!!


 


TBC.



评论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