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韩叶】你丫真是十八岁?(13)

阿落🍁—爱上韩叶猛产粮中:

怎么觉得写着写着有点心酸。【叹气】


 


13、


 


叶修睁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他看着那盏水晶吊灯发呆,光线被棱面折射开来,笔直散落出偏白的光,点点滴滴地落进叶修的眼睛里,晃得人眼前一片模糊不清。他抬手摸上自己的额头,奈何手刚才一直捂在被子里,暖烘烘的热度让叶修没法分清究竟是自己手热点还是额头热点,于是他只好悠悠地放下手又缩回被子里头。


叶修将被子拉高遮盖住自己的脖子,只露了个脑袋在外头。他蹭了蹭柔软的被子,将自己蜷缩起来,眼睛睁得炯炯有神地看着对面空着的床位,手指在被子底下弯曲起来,虚虚地握了个拳。脸上没多少疲倦的神色,只是有些懒懒地躺着不愿起来。


韩文清不在。


这是叶修现在唯一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从场馆内回来就在韩文清“你敢不吃试试”的眼神中吃了药又灌了两杯热水,最后被半强硬地塞到被子里面,勒令要睡一觉。叶修只感到头晕脑胀,嘲讽能力下降90%,连开口都懒得开,只好是双手一卷被子两眼一闭睡过去。期间半梦半醒间听到了几次很轻的开门声,又似乎有一双很大很暖的手覆在自己的额上,不一会就抽走。叶修睡得不太安稳,断断续续地做梦,一会儿梦见自己小时候,一会儿梦见离家出走之后的事,嘉世三连冠,被霸图斩下,战队状态下滑,自己被驱逐,创立兴欣,重回联盟,再次夺冠等等一连串的事情都在梦里走了个遍,最后是韩文清在第四赛季后的那个告白。然后叶修就醒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梦见韩文清。以前也有过,还挺多次的。印象中,他刚来到兴欣的那几天就梦到了,梦里面的韩文清只对着他退役的消息,对他淡淡地说了句,走了就不要回来了。梦里面自己的反应则是想要过去拉住转身的韩文清,奈何那人却走得极快,还没来得及赶上叶修就醒了。对着半夜从小窗中投射进来的微弱月光发呆,最后倒在枕头上,却怎么都睡不着。那会儿叶修还想着,就算是退役了,老韩这家伙也是不让他好过的。


可叶修,在那间小小的杂物室里,竟然久违地觉得有些寂寞。


现在想想,不过就是一个人罢了。


 


身体里的细胞好像都在叫嚣着“我很累我需要休息”一样,死气沉沉地一点都没有要动起来的力气,叶修也只好是贴着柔软的被子将自己裹成毛毛虫,动都不动一下。耳朵边是床柜上闹钟秒针走动的声音,叶修转过头去看了一下时间,下午的五点多,这么说自己睡了四个多小时?他不知怎么地就笑了一下,然后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吸了吸,鼻间尽是柔软的带着点洗涤剂的气息,舒适到下一秒就可以沉入梦乡。


叶修眨了眨眼睛,动了动手指刮蹭了一下枕头,然后一声轻微的吱呀声传进耳朵里,叶修艰难地转了半个头去看门口,见到韩文清进来,轻巧地勾了个笑容。


韩文清见他醒了,也不用那么轻手轻脚了,干脆关了门走过来扯了他被子一下。


“醒了就别窝着,起来走走。”


叶修不理,只伸手抱紧被子不让韩文清扯走,“老韩,别那么狠心啊,我还是病人呢!”


韩文清倒真的停下动作,坐在他床边,伸手过来摸了摸叶修的额头,“烧退了。”


叶修被韩文清眼中的疑似温柔的色彩惊到,稍微挪了下目光,才模糊开口,“哎呀,老韩你这么温柔哥真是不适应。”


韩文清失笑,趁着叶修侧躺着的姿势,伸手拍了他屁股一下,“起来走走,不然一会又睡过去了。”


叶修一幅黄花大闺女被非礼的惊慌模样,腾地一下蹦跶起来捂胸口状,开口就要控诉韩文清的恶行,韩文清怎么会不知道这家伙的德行,“你要喊非礼的话我不介意黄少天他们都过来看看。”


叶修一秒噤声,只摇了摇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韩。”


烧刚退不久,叶修的脸色还没怎么恢复,看上去仍旧有些苍白,只那双眸子却没了病时的疲倦,亮亮地看着自己。韩文清想起了刚才他睡着的模样,紧闭的眼皮底下眼球好像在极细微地转动,貌似是梦到了很多东西,却不怎么翻身,只是一直皱着眉头,偶尔嘟嚷几句梦话。他要下去帮叶修看着队员们训练,只好各一个小时就上来看他一眼,发现被子滑下来了就帮他盖好。


这时的叶修还是那副少年的模样,生个病也生了点我见犹怜的感觉,刚才躺在床上蹭被子的模样像极了撒娇,委屈得让人不忍。韩文清担心的同时又觉得有几分有趣,伸手覆上他额头时,睡着的叶修还凑上来蹭蹭,似乎是在趋近热源。


这样的叶修对韩文清来说很新鲜,难得的脆弱和依赖,让他不觉得沉溺了几分。


“老韩,我渴了。”


叶修抱着被子靠在床上,懒洋洋地对着韩文清开口,一幅等着别人端茶递水的样子。


“不会自己去倒吗?”虽然是这么说着,韩文清也还是起身帮他倒了杯水,手摸在杯身感受到恰好的热度才递给了他。


叶修慢慢地啜饮着杯中的水,一边拿眼睛去瞄韩文清。


“他们训练怎么样了?”


想到这个,韩文清就有些头疼,“都有些心不在焉,估计都在担心你。”


叶修乐了,“没想到这群兔崽子还有点良心。”


韩文清帮他理了下睡乱的头发,片刻后才开口,“尤其是黄少天那家伙,三句不离老叶怎么样,很烦。”


叶修冲着他挤眉弄眼,“老韩你还没习惯呢,少天那小子不都这样,文字泡向来当大招使。”


“估计就喻文州能习惯了吧。”


没想到韩文清居然也会吐槽别人,叶修嘿嘿笑着一晃一晃地,手中拿着的杯子里的水都随着他的举动而晃动,韩文清生怕他把水撒到被子上,刚想伸手拿过杯子,却不知道为何又顿了下动作,没再去拿。


湿了就算了,又不是没有床了。【呵呵。】


叶修笑了会儿,把水喝完后放了杯子,转过头来发现韩文清一直在看着他。


“怎么,突然发现哥又帅了?”


韩文清一个巴掌拍在他被子下面的大腿上,“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叶修翻个白眼,双腿蹬了蹬被子换来韩文清一个威压的眼神后,怂了似的意思意思地将被子弄好。他垂下眼,伸出手掌来盯着掌心看,顺着那条所谓的生命线眯眼看着,不知道想着些什么。


 


韩文清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犹豫地开口,“叶修,你累了。”然后他伸出手去握住叶修的手,抓牢他的掌心。


叶修愣住了。韩文清没有用疑问句,而是用了不容别人否认的陈述句,掷地有声地宣告一个事实,不需要自己回应也不给任何反驳机会,只简简单单地说明一个事实,铁铮铮的那一种。他抬眼对上韩文清的眼神,坚持不了一会儿还是败下阵来。


“老韩你眼睛挺毒。”


叶修也明白这句“你累了”的暗含大概就是“你应该休息了”。而韩文清的“你累了”“该休息了”不仅仅是指这一次的国际赛事中叶修的劳累,而应该是指这么多年下来,拼了那么久而且最后一年还透支了过多职业寿命的叶修应该停下来了。韩文清的话绝无责怪,何况他也和叶修一样拼了十年多,但那种疲劳,除了韩文清之外,却也没其他人能懂了。


身体是累,但心更累。


不是因为不甘而累,而是因为终于要离开而累。


以前也有人对他说过同样的话,“小队长,累了就去休息。”“叶队,去睡会吧。”“叶修,你别熬夜了!”等等,叶修知道自己一直不缺人的关心,也从未无视过任何人的好意,对于这些人的好意,他没出口感谢却也一一记着。可仗着年轻,凭着对荣耀那仿佛永远都不会燃尽的热情,他还是听到了却没照做。熬夜的次数也只是增多没有变少,而那些关心他的人却是相反得越来越少。


后来,叶修就习惯了。


 


“叶修?”韩文清见他挺久没回神,捏了捏他的爪子。


     叶修眨了眨眼睛,心一动,靠上前去头抵着韩文清的肩。“不算太累,也就比你累一点。”肩膀的温度透过衣料传到额上,叶修稍微动着蹭了蹭,竟有些贪恋这种厚实沉稳的温暖。


韩文清没动,由着他靠,侧过头来看了一眼叶修的侧脸。


“辛苦了。”


就这一句话,三个字,没有人称,没有多么强烈的感情,平平淡淡的语调,但从韩文清嘴里说出来,叶修感到一阵鼻酸。


很多人都对他说过这句话,他曾有过欣慰,感恩,或者是平和的心情,但没有过心酸。但由这个老对手说出来,由这个最懂他的人说出来,效果真是不一样的。就像是心脏被什么人拿针轻微地扎了一下,不太疼却有点酸痒。


他们两个,没有谁比谁更辛苦点。


但韩文清觉得,叶修的辛苦,不用多少个通宵的夜晚衡量,也不用耗费在荣耀上面的时间测量,而是用他的比别人多好几倍的真心去定量。


退役了就卷土重来,没有几个人能达到的高度,他却做到了。


确实,辛苦了。


 


叶修靠了会儿,就抬起头来对上韩文清的眼睛。


“我累了没错,可我……突然就年轻十岁了啊。”


叶修是累了,但这凭空多出来的十年……不,其实并不让叶修有多少的喜悦,他不仅仅是想到荣耀,更多的是家人还有……眼前的这个人。如果他的状态永远是这样,那么就意味着在没有其他意外的相同情况之下,他永远比他的同龄人要多十年时间。年轻在正常情况是种幸福和求而不得,可现在,却又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忧患。他会看着韩文清比他先有皱纹,先有白发,先一步老去,而此时多余的这十年,有着极大可能成为他孤身度过的剩余十年。


“叶修,我不抽烟也几乎不喝酒,饮食自认比你健康,也有足量的锻炼。”


“?”叶修疑惑地看他。


韩文清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叶修的刘海,“所以我大概会和你活得一样久。”


其实场面有些好笑,他们两个还没正式到三十岁的人居然在讨论谁会活得更久一点的话题,仿佛身体还没年老,但却比着谁要先走。未雨绸缪也显得太过早,可针对叶修现下的情况,韩文清就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事到如今,他也不在乎叶修有没有亲口当面对着他说一声好,从那人的举动看来,他们两会一直走下去,伴着彼此,走完暂别荣耀的一生。


“老韩你哪儿来的自信,小时候算命的给哥算过,哥会长命百岁的。”叶修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爪子搭在韩文清肩上拍拍。


“多一秒也可以。”


“作为风华正茂的好少年,哥不和你争这个。”


韩文清叹了口气,细细地看了一下叶修的眉眼,年轻的面孔张扬着一切美好,没有多年后的那种嘲讽气息,倒是十足的乖乖少年一个。


但自己竟然有些怀念那个叶修了。


叶修又靠到他身上蹭了蹭。


韩文清突然起了点逗他的心思,“怎么,你——这是在撒娇?”


叶不要脸抬起头来,亮着眼珠子,“是啊,文、清、哥、哥。”


韩文清恶寒,一秒钟后果断地拍开了叶修的脑袋。


“你休息够了,就下去走走,也省得他们担心。”


“行吧,走着!”叶修刷地掀了被子,表现出一个真正十八岁少年的模样,三两下换了衣服穿好鞋,回头笑眯眯地看韩文清。


“走起啊,韩大大。”


 


等他们两人出现在训练室门口时,那群人的眼睛顿时亮得发光,那蓄势待发的模样像是下一秒就要冲上来。


叶修停了脚步,往韩文清旁边站了一点。


“好好训练,谁敢冲上来,野图boss归我家的了。”


回头一见方锐和苏沐橙,好吧,哥算漏了。


 


TBC.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