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三日鹤】纯情房东俏房客(02)

歌长_:

说好的更新!


房客爷&房东鹤,三条、伊达出没


前章走【01】


说起来我这个人脑洞不够瞻前顾后,为了衔接后文有的时候会改一些前文的细节(只是自己蠢Orz)


上一章最后两个人在超市的时候补了一句爷爷要买茶叶的对话,只是细节,不影响阅读。如果带来了不好的阅读体验非常抱歉。


感谢阅读~


————————分割线————————


“啊啊啊快迟到了!”早晨醒来睡得迷迷糊糊的鹤丸抓起手机看一眼时间,立马从床上蹦了起来,全然忘记了自己只穿着一条内裤,就拉开门向浴室跑去。


不过很快他就“砰”的一下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该死!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室友了!鹤丸面色发红地套上在枕边被蹂躏成一团的睡衣,冲着门外大吼:“三日月你为什么坐在那?你平时都起这么早吗!”鹤丸声音里的愤愤不平即使透过门板也没有削减。


三日月端着一杯茶面不改色地坐在沙发上:“是啊,因为要去公司上班。”


“那你今天怎么没去!”


“我被赶出家门了啊。”


很好,逻辑完美,严丝合缝。


鹤丸国永,LOSE。


“这真的是吓到我了。”鹤丸再次出门的时候嘴里依旧小声抱怨着。在浴室简单的洗漱过后,他换上西装准备出门。


三日月叫住了正准备出门的鹤丸:“鹤丸?没有早餐吗?” 


“什么?啊……你要么去楼下便利店买一点?记得带好钥匙。我上班要迟到了,就先走啦。”


“那我送你去上班吧,正好你可以帮我买早餐。”


“成交!等等,你开车了?那……小区门卫怎么会放陌生车辆进来?”


这个疑问在鹤丸看到停在那里,在阳光下显得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宾利时就明白了。


又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车子先停在了小区门口的便利店前。


“你想吃什么我帮你买。”鹤丸的手搭在车门上,扭头问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


三日月沉默了一下:“和你一样就行。”——然而真实情况是他不知道里面会买什么东西。


“哦哦,那你稍等一下啊。”鹤丸说着打开车门,一溜烟地跑进了店里,不一会儿他拿着两个三明治朝着三日月挥了挥手。


“这个可以吗?”三日月看到他用口型说道。为了便于理解而故意夸张了的表情让三日月忍不住笑了一下。他点点头,就看到鹤丸又钻进了店里。


“这个给你。”鹤丸很快就回到了车上,脖颈间的项链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在朝阳下反射出细碎的光芒。他将纸袋放在车座旁的置物架上,扭头的时候三日月看到他脑袋后面翘起来的几撮头发。鹤丸抬起头,看着他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你介意我在车上吃这个吗?”


三日月摇摇头,看着鹤丸拿出三明治小心地吃了起来,又问到:“你的公司怎么走?”


“那个三石公司的总部你知道吗?就在……”


“我知道啊哈哈哈。”三日月一听是居然石切丸的私人公司,脸上立马挂上了讳莫如深的笑容,看得鹤丸一阵恶寒:“怎、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载你过去吧。”三日月发动车子,循循善诱地说到,“鹤丸呀,以后帮我做好早饭再去公司怎么样?”


“……可是我会迟到啊?总不能每天都让你送我吧。而且不是我说,你这辆车实在是太招摇了!”鹤丸一边吃三明治一边担心如果有碎屑掉在车上自己是不是得被卖掉抵债,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三日月挑起眉毛想了想自家的车库,没有回答,鹤丸侧着脑袋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脸上还是那一副深沉的笑容。


这人真难懂……鹤丸叼着三明治收回目光,但又忍不住偷偷瞟了正在开车的男人一眼。


……他长得可真好看啊。


 


鹤丸把三明治塞完就拿出手机打开了Line,戳进备注是“妈妈咪呀”的对话框,开始了每日的例行轰炸。


“小光!我找到室友了!你猜猜是谁!( ̄▽ ̄)~*”


“……你爱说不说。”


“啊,我可真受伤啊!小光总是那么冷漠qwq”


“呵呵,不好意思,请问你谁?”


“Orz好吧……是三日月宗近!你知道他么?大学的时候他是我前辈。三条家的,超牛逼的那种啊。我现在坐在他的宾利上!”


烛台切光忠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出对面那人挤眉弄眼的表情,扶着额头谷歌了一下,他又拿起手机。


“这位……好像是你公司董事的亲弟弟啊。你可真行。他怎么会和你合租?”


“???!!!∑(°Д°ノ)ノ”鹤丸看着光忠发过来的消息,也顾不上他的问题,就一脸惊悚地盯着驾驶座上的男人。这目光太灼热以至于三日月不用回头都觉得自己的侧脸都要被烧出一个洞来了。


他忍不住开口询问:“鹤丸?有事啊。”


“那个、就是,那个……”鹤丸反常地语塞让三日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没关系,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你是……是我们公司董事的弟弟?”


“被发现了啊。”三日月在红灯前把车停下,笑着看向一脸呆滞的鹤丸,“所以以后可以帮我做早饭吗?迟到都是小事。”


鹤丸简直要热泪盈眶了,他一把抱住三日月的手臂:“三日月大人,能给我加薪吗!”


然后他就在一片鸣笛声中又讪讪地松了手。


 


到达公司的时候鹤丸发现今天还是迟到了,不过没有了平时那种又要被扣薪的紧张感,他跟在三日月后面,不慌不忙地晃进了公司。


前台的女生一副与鹤丸很熟的样子,看他进来,立马使眼色让他到自己这边来。


“你怎么迟到了?!”那女孩子小声地同他咬着耳朵,“还有,你前面那个大帅哥是谁啊?”


“这个啊……”鹤丸犹豫了一下,决定跳开这个话题,“雅香,今天公司出什么事了?”


“啊……”名叫中井雅香的女孩从三日月的美貌中回过神来,“今天董事会来视察工作了!你还迟到,刚才部长的脸都变黑了。”


“哦哦,没事没事,谢谢你啦小香,我先上去了。”说着话鹤丸冲雅香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打过卡之后就拉着他的御守三日月坐上了电梯。


“听到了吗!董事来视察工作诶,你哥哥会在么?”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鹤丸盯着不断上升的数字,突然拉着三日月的衣角紧张地问道。


明明刚才还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三日月内心觉得有些好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小狐丸说这人当年成绩和能力都不错但是却迟迟得不到升职的原因了——性格太跳脱的人总是不适合坐办公室的。


“三日月宗近,你说话呀!”得不到回应的鹤丸又晃了晃他的手臂,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目光里满是渴求。


被透亮的金色眼眸望着,三日月有一瞬间的恍惚:“嗯、没关系,其他董事我也不会不认识的。”


“您是神明吗!”


 


电梯先在鹤丸工作的楼层停下。一出电梯,他看到“策划部”这几个字就不由得咧了咧嘴。


果然部长看到鹤丸以后就板着脸冲他走过来,鹤丸赶紧推一推身边三日月,意思是战友快帮我顶住炮火。


“鹤丸国永!”部长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叫着鹤丸的名字,“你……”


“不好意思。请问石切丸董事今天是来视察工作了么?”三日月适时地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一旁的鹤丸内心疯狂摇旗呐喊中。


“是的。请问您是……”部长扭过头打量着三日月,脸上的表情就不自觉地恭谨起来。三日月还穿着昨天那件衬衣,面料上印着繁复的暗花,领口处有金色的徽纹。那花纹很特别,两条像是新月般弯曲的圆弧下坠着一个圆点,像是月星一样交相辉映。不同于在家时一副平和安定的老年人模样,这时的三日月虽然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微笑,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像是刀锋微微出鞘一样带了点威压与凌厉。鹤丸看着他的侧脸,觉得三日月像是回到了那天入学典礼时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样子。


三日月还没有回答,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三日月?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送我的房东上班啊。”三日月转过身来看向身后被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簇拥着的石切丸,指了指已经从事件主角变成了背景板的鹤丸国永。


小狐丸你可真行……!石切丸暗自腹诽到,脸上却波澜不惊,挂着和三日月如出一辙的三条家传式微笑。鹤丸一头雾水,感觉两个人目光相接的时候仿佛有火星四射。


“都散了吧。”石切丸对着身边的人说道,“三日月你和我来。”


“鹤丸,你先回去上班吧。”三日月冲着一脸呆滞的鹤丸点点头,就跟着石切丸走了。


所以……发、发生了什么?鹤丸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讷讷地转过身,冷不丁地对上部长的视线,突然就清醒了过来:“部长。”


“……快回去工作吧。”部长动了动嘴唇不知道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最后只是淡淡地留下一句话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所以你的房东是我这里的员工?策划部的……”进入专用电梯,石切丸的笑容一下子就换成了蹙着眉的无奈表情。


“鹤丸国永,和小狐丸一届的大学同学,至于他居然在你这里上班,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


“完全没有印象。”石切丸放弃了回想,电梯门正好打开,他和三日月并肩向办公室走去,“昨天你走了之后父亲很生气。”想起昨天晚上三条宗近阴沉的脸色,石切丸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所以你今天才到自己的公司这边工作?”三日月一听就“呵呵呵”地笑出了声,语气里充满了事不关己的悠闲。


“现在最轻松的反而是你了。”石切丸叹口气,将西装外套脱下交给跟上来的秘书,示意她帮忙关上办公室的门,“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三日月坐在他对面,端起桌面上原本是给石切丸准备的热茶抿了一小口:“就当我这个月放假吧。如果你这边不太忙的话,这位员工借我一个月怎么样?”


石切丸点点头:“可以。”


“记得让小狐把鹤丸国永的全部资料发我一份,谢谢。”三日月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放下茶杯满意地起身离开。石切丸看着他的背影,感觉有一股闷气堵在胸口。他拿出手机给小狐丸发信息。


“小狐呀,你兄长现在有点不好。”


“三日月那边出什么事了?!”


“……原来我不是你的兄长啊。”


 


三日月出了门之后就拿出手机给鹤丸发信息,让他下楼在大厅里等着自己。那边鹤丸看着信息瞠目结舌。这、这什么情况?


像是知道他的疑虑,三日月的第二条短信很快跟了上来:“已经帮你请假了,放心。”


鹤丸一看这条消息立马眉飞色舞起来,把刚打开的文档一关,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准备下楼,也就没看到身后部长盯着他背影的复杂表情。


“三日月!”看到从专用电梯下来的男人,鹤丸眼睛发亮,立马跟了过去。


刚才鹤丸在他身上感受到的凛然气场又变成了居家养老风,三日月明显心情不错,对着他点点头:“走吧。”


“好的老板!”鹤丸跟着他,“三日月你可真行,那我的工资……”


“工资照发,现在这一个月你就先不用上班了。”


鹤丸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晕了头脑,脚步都有些虚浮,像踩在了空气上,充满了一种不真实感:“那、那以后呢?我能不能一直这样带薪休假?”


“当然……”三日月看着他眼睛里闪着的期待,“不行。”好吧期待变成了沮丧。停顿了一下,三日月这次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


“鹤丸,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个工作?”




-TBC-


感谢阅读,欢迎讨论、捉虫、提建议


谢谢喜欢!=w=

评论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