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三日鹤】纯情房东俏房客(03)

歌长_:

我来啦!!!


房客爷&房东鹤,三条、伊达出没


每次写爷都觉得分分钟在崩人设……


前章走【01】       【02】


这两天忙于应付亲戚,难得抽出时间码字所以就拖到了半夜……


(被上小学的表妹问是不是在写小黄♂文……我表示Orz


————————分割线————————


突然不用上班让鹤丸觉得自己有些闲得发慌。他和三日月吃过午饭以后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鹤丸眯起眼睛看着地板上大片的阳光,有些发困但是脑子里却还是忍不住回想起来早晨三日月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尽管三日月当时立马表示只是随口一提让他不要放在心上。


但是果然还是没办法不在意。


换个工作……?


听起来像是他要帮自己安排一个工作一样。果然是富家少爷,不知道他们这种底层小市民苦苦打拼有多难——虽然自己好像也从来没有“苦苦”过,但是一份安稳的工作对于没有背景又没什么特长的大学生来讲真的来之不易啊。


鹤丸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


他说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鹤丸苦思冥想也理不出头绪,最后索性把这些都统统抛在一边。嘛,想那么多干嘛,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有什么事就睡起来再说。


然后他就在一股焦糊味中醒来。


“……三日月?三日月!”鹤丸翻身的时候差点掉下床。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白发,都没有顾得上拖鞋就一溜烟跑了出去。


一出门就看到一脸无辜的三日月站在客厅里:“对不起啊鹤丸。”


“你不会是把厨房炸了吧……?”


问清楚只是三日月想炒菜但是炒出了一堆碳化物之后,鹤丸竟然还对面前的罪魁祸首产生出了感激之情。他拉着三日月语重心长地嘱咐到:“你要是想做饭或者是做别的就去叫我,没关系我没有起床气的。”


三日月从善如流地点点头,面色诚恳,态度认真。鹤丸回去踩上拖鞋,伸着懒腰向厨房走去,开始收拾三日月留下的一片狼藉。


“需要我帮忙吗?”三日月跟在后面问道。


“不用啦。”鹤丸将炒锅放进洗碗池里,“很快就收拾好了。”


“那今天晚上你还做饭吗?”三日月倚在厨房的门边看着鹤丸刷锅。


“熬点粥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你在家时都吃什么。”


 “我不挑的。工作忙起来的时候也就是随便解决。”三日月虽然从小养尊处优却对物质条件不是那么讲究,这可能算是他的优点之一。


“那就好。”鹤丸埋着头做手上的事,三日月就看着他的背影。鹤丸的居家服是宽松的白色T恤和灰色的休闲裤。T恤的领口很大,随着动作滑落下来露出了他的右肩。鹤丸就抬起手晃晃胳膊让衣服再挂上肩头。


看着他手臂上的肌肉线条,三日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鹤丸,你在大学的时候参加过模特社团是吗?”


“是啊,怎么了?”鹤丸扭过头看着三日月。


“后来呢?”


鹤丸有些疑惑地睁大了眼睛:“……哈?”


“你当时参加这个社团说明是对这方面有些兴趣的,那后来怎么没有去做模特吗?”三日月想起小狐丸给他发来的资料上面鹤丸大四的时候是做过一段时间平面模特的,但后来他就和大部分毕业生一样坐进办公室里做了安定的上班族——可是他明明不像是个安定的人。三日月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有信心的。


“后来啊,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做这方面的工作,所以就不干咯。”鹤丸耸耸肩,“怎么了?”


三日月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但鹤丸一副不愿意提的样子,他也就没有再多说:“没事啊,我也就随便聊聊。”


“那也来聊聊你呗?”鹤丸就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给我讲讲你到底是怎么被发现是同性恋这件事的?”


三日月就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没有工作的日子真是太清闲了……”


话尾的意味深长让鹤丸立马闭上了嘴。


 


把电饭煲设置好之后鹤丸就躺在沙发上捧着手机戳来戳去,三日月则在站在阳台上打电话。过了几分钟他走进来拍拍鹤丸的肩膀,轻声说道:“你的电脑能借我用一下吗?”


鹤丸盯着手机点点头:“就在书桌上放着呢,你去用吧。”


三日月在一分钟后拿着笔记本走过来:“那个,密码?”


“啊,我忘记了。”鹤丸翻身起来让三日月坐在自己旁边,把笔记本摆到自己膝头噼里啪啦地输进去一串密码,向旁边一递:“好啦。”然后他就顺势一倒,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恢复成刚才的姿势,却不小心和接过电脑正准备起身的三日月撞在了一起。


鹤丸的脑袋就砸在三日月的肩头上,“呜——”他抱着脑袋哀嚎出声。三日月揉揉肩膀,看着鹤丸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的悲惨模样,把嘴边那句“你的脑袋还挺硬的。”咽了下去。


“没事吧?”三日月方面对友好伙伴鹤丸致以诚挚问候。


“没……”鹤丸有气无力地说到,“你去忙吧。”


三日月应了一声刚准备站起身,但是看到暗下去的电脑屏幕他就又拍拍旁边的人:“密码,再输一次吧。”


三日月消失了好一会儿鹤丸才放下手拿起手机,上面显示着光忠的信息:“我先上班去了。如果他要是因为那个原因才和你一起租房的,那你言行举止还是注意一些,不要让他误会什么。”


鹤丸想想三日月再看看自己,回复到:“那个,我觉得吧,他又有钱又比我长得好看,大概不会产生什么误会。不过……我会注意的。小光好好上班哟,我这一个月都休息呢!”


“鹤丸国永,你真的很烦……”


 


三日月觉得从鹤丸撞到他肩头那一次之后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变得有些奇怪——他像是被鹤丸单方面的疏远了。


手机日历上的标记从火又变成了火,两个人已经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一周的时间,但是鹤丸对他的态度还没有第一天他们见面时自然。


虽然平时在生活上一直都很照顾他,但更像是履行职责一样揣着公事公办的态度。没什么事的时候鹤丸不是对着手机和朋友聊天就是捧着电脑追新剧和新番,几乎没有和他的额外交流。


怎么说也应该比之前熟悉一些了吧?三日月看看一旁盯着手机自顾自笑个不停的鹤丸。难道是那天把脑袋撞坏了?


其实三日月更习惯于这样的关系,大家没有过多的私人交流,干脆利落各取所需——毕竟以前他和别人打交道时拿出的都是这样的态度。放到现在,就是三日月享受鹤丸的照顾,鹤丸也拿到了工资。听起来一切都很合适。


但是这次他却觉得很不对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在一起的缘故,三日月对于现在这个两个人没什么交流的状态微微有些不满。鹤丸笑得打跌的时候他不知道因为什么,鹤丸对着电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能是因为以前和自己打交道的除了家人,总是一副想攀附自己的样子,事事都献殷勤。现在冒出来鹤丸这样一个对他态度没那么亲近的人就会觉得很奇怪吧。


三日月这样想着。


 


手机上显示着小狐丸说想晚上约他出来聊聊的信息,三日月走到书桌前拍拍正在打游戏的鹤丸:“鹤丸,我……”


“啊呀三日月呀!你看这个人像不像你?”鹤丸一脸兴奋地打断了三日月还没出口的话,指着屏幕上一个穿着扎着黄色头巾,穿着深蓝色短浴衣的角色说道,“我就说为什么一开始看你有点眼熟呢哈哈哈哈……”


“是、是吗?”三日月仔细看了看,“他像是老爷爷一样的,和我不太像吧。”


“这点你们两个最像了啊!”鹤丸听到这话捂着嘴笑得满脸通红,“话说起来这个角色的代表纹饰我好像在你的衬衣上见过?就那个印在衬衣领口的金色图案,好像很相似啊。”


“哦,那个是家族里流传下来的图案,具体什么起源因为年代久远好像已经失传了,大概是巧合吧。”三日月依旧研究着屏幕里那个看起来很怕冷还在浴衣里套了一件衣服的角色。


“这个人叫五阿弥切,很有人气的角色呢。”鹤丸兴致勃勃地说道:“半年终于把他捡回家啦!果然玄不救非,赌不如肝……”


三日月听得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游戏?”


“刀剑乱舞啊!说你像老爷爷你还不承认,这个游戏现在很火的你都不知道。”


三日月沉默了一下,终于想起自己来找鹤丸的目的:“对了,晚上我要出去,就不用准备我的晚饭了。”


“诶?是吗?”鹤丸关掉游戏想了想,“那我也出去找朋友玩吧。”


“你准备去哪里?”三日月忍不住问到。


“我去东大旁边的一个酒吧,我的朋友在那里做调酒师。”


“……那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正好我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三日月一边跟鹤丸说话,一边拿着手机给小狐丸发消息:“SEINE的订位取消吧,你去东大那边找我。”


屏幕对面的小狐丸一脸疑惑。


……兄长的想法变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有鹤丸带路三日月很顺利地就找到了藏在小路深处的酒吧“HeSHi”。小狐丸的经历就比较悲惨了——停车以后绕了二十分钟,问了三四个路人才找到这里。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坐在座位上目光盯着吧台边的一个白发男人的三日月。


“兄长。”小狐丸拎着公文包坐到三日月旁边,一身西装和酒吧的氛围格格不入。


“你来了。”三日月收回目光。今天他穿着白衬衣和黑色的牛仔裤,坐姿虽然一如既往地挺拔端正,但是整个人看上去比平时年轻了好几岁,“给你点了一杯莫吉托。”


“那个人就是鹤丸国永?”因为最近查过他的资料,小狐丸一眼就认出了鹤丸。他端起杯子朝着吧台的方向看去。


鹤丸正在和吧台里工作的烛台切光忠聊着天。黑色T恤衬得他皮肤白得反光、浅灰色的破洞牛仔裤和黑色帆布鞋让他看起来更像是课余时间来这里娱乐的普通大学生。因为有段时间没见的关系,鹤丸和光忠聊得火热。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鹤丸在说,光忠一边调酒一边吐槽两句。


和平时三日月见到的鹤丸不同:不是为了上班而把自己拘束在西装里的样子,也不是对着他笑得温和的样子。现在那个穿着随意,端着杯子笑得神采飞扬的男人好像才是真实的他。


说实话鹤丸长得很好看,即使见惯了美色的三日月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蜜金色的眼睛亮而有神,白色的头发微长,搭在肩上显得随性而洒脱。挺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确实天生就有做模特的资本。


“兄长?”小狐丸拍拍出神的三日月,“怎么了?”


“没事。”三日月轻轻摇了摇头,“你刚才是说歌仙想拍一期关于雪的主题照片,想要你和今剑去串场?”


“是啊,可是我觉得我完全不合适……”


“那你觉得他怎么样?”三日月眯起眼睛看向吧台上在灯光下越发显得白皙的鹤丸,微微笑了笑,出口的声音低沉,像是询问又不像是在疑问。


“应该……会很合适吧?”




-TBC-


累死啦……(肩膀痛到死)


大家也早点休息哦www


欢迎捉虫、讨论、提意见


谢谢喜欢=w=



评论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