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三日鹤】纯情房东俏房客(06)

歌长_:

啊——我没睡觉就不算新的一天(并不


更新更新!!!房客爷&房东鹤,ooc可能


前章指路→【05】 


开始走日常温馨风了是怎么回事hhhh


————————分割线————————


令鹤丸没有想到的是,三日月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拿起筷子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再也没有了说话的意思。


鹤丸觉得自己一口气憋在胸中不上不下的。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碗里的拉面——上面连各种配料摆放的位置都和大学时一模一样,但是回味过去的心情已经没有了。


他是不是生气了?还是说他觉得我们不是朋友?鹤丸埋头吃着拉面,脑袋里被各种猜想挤满。可是他还帮我介绍工作诶啊……应该算是朋友的啊,我是有哪里说的不对吗?


他无意识地向着烤鳗鱼伸出筷子,清脆的碰撞声响起,鹤丸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筷子和三日月的碰到了一起。


“呃、对不起。”鹤丸赶忙收回手,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到,“刚才的话……如果让你不高兴了,那我向你道歉……”


三日月听到鹤丸这样说,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一下嘴唇,端起手臂看着鹤丸,眼神犀利的让他无所适从。


“怎么了么?我、我有哪里做的不对?”鹤丸见状讪讪地停下筷子,像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端坐着,仔细回想起刚才自己的一举一动。但回忆里似乎没有哪里不妥,鹤丸看着对面男人面无表情的模样,突然有一股愤懑从心头腾起,他把筷子往桌上“啪”的一放,看着三日月没好气地说到:“我说你这个人也不要太过分了,凭什么摆脸色给我看?我从来没有要求你帮我介绍工作,而且你被赶出家门了还是我收留了你,我也没欠你什么吧?你是不是从小就养尊处优,现在还觉得别人都应该顺着你的心情?嘿,可惜我不是那样的人。”


鹤丸说得又急又快,虽然认为得罪了三日月可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是他觉得这些话不说出来自己可能会活活憋死在这里。说完话他就捡起筷子向烤鳗鱼伸去,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三日月温润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鹤丸,你这样很好。”


“什、什么?”鹤丸不自觉地抬起头来,目光落在跪坐在榻榻米上俯身过来的男人。


三日月一手撑着桌子,目光带笑。鹤丸觉得自己的思考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像是被男人眼中闪着柔光的新月晃到了眼睛。然后他就听到男人的声音:“你说你不是那样的人……那你一开始不是仍然在考虑自己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不觉得是我无理取闹?”


鹤丸瞠目结舌,觉得这个剧情走向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惊吓:“我只是……”


“如果你要说这是对我的信赖感的话我会很高兴,但是我知道并不是。”三日月截断他的话,语气在笃定之余还透着一些无奈,“你总是把我当做上司,所以才会首先检讨自己是吗?我记得你在酒吧面对朋友的时候从来不会露出那种小心翼翼的表情。”


“我没有!”鹤丸下意识地反驳到。他拧着好看的眉毛,目光里透露出疑惑:“可是……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你会对你的朋友这样说吗?”


看到鹤丸语塞,三日月的眼睛里透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怜爱:“鹤丸啊,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差别。如果你不把我们放在一个平面上,我们的关系该怎么发展呢?”


晚饭最后还是以沉默告终。


对于普通人来说,三日月宗近这样家境优渥、长相英俊、能力出众的人就相当于神明般的存在。


而鹤丸自认也只是普通人中的一个罢了。


但是三日月却说他们应该是一个地平线上的人。


鹤丸觉得有些懊恼——原本这顿晚饭就是为了感谢三日月,可到最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却变得奇怪。付账的时候鹤丸得到了老板娘的贴心问候,但他还是闷闷不乐。


原来是自己错的太离谱了吗?他看着三日月弯着腰穿上鞋子的动作。不管什么时候这个男人身上总是带着一种游离于尘世之外的高雅持重,那种气质,是在所处的优越环境中一日日浸染入骨的。


鹤丸突然觉得眼底发酸。


 


不过两个人之间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当鹤丸满怀心思睡了一觉之后,前一天拍摄的后遗症显现了出来——他感冒了。


其实这件事还是三日月先发现的。早晨他坐在客厅准备等着鹤丸醒来再聊聊昨晚的事,但一直到时针几乎要指向[12]的时候,鹤丸的房间还是大门紧闭。


三日月敲响了房门:“鹤丸?还在睡觉么?”


没有回应。


三日月又叩叩门,里面还是没有声音。他犹豫了一下,打开了房门。


躺在床上的鹤丸面朝墙壁缩成一团,薄被堆在床边,有一角勉强搭在他的身上。鹤丸的脸埋在白皙的手臂里,背部大片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


可能是因为打开房门时有微风吹进来,鹤丸翻身去捞自己的被子,原本盖在脸上的白色发丝散落开来,三日月看到鹤丸脸上病态的潮红。


“鹤丸?鹤丸!”三日月上前把被子给鹤丸盖好,伸手触摸他的额头,随即被滚烫的温度吓了一跳。他轻轻拍着鹤丸:“你发烧了。家里的温度计在哪里?”


“唔……”鹤丸不情不愿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着三日月有些模糊的脸庞,“怎么了……?”


出口沙哑的声音让三日月紧紧皱起了眉头,鹤丸这时清醒了一些,他把脑袋埋进被子里费力地清清喉咙,又说到:“电视左边柜子的第三个抽屉里有一个药箱,麻烦你帮我拿过来……”


三日月点点头,很快就拿着药箱和热水回来,腋下还夹着原本叠放在沙发上的毛毯。鹤丸套上了睡衣,正半靠在床头用手揉着眉心。三日月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先将热水递过去让鹤丸捧着,又慢慢地展开毛毯围在他肩膀上:“生病了要注意保暖啊。”


“喝点药应该就好了。”鹤丸恹恹地说。


“先测体温吧。”三日月拉过书桌前的椅子坐在床边,打开药箱找出电子体温计递过去,又在里面仔细翻找退烧药和感冒药。


因为生病的原因,鹤丸今天看起来十分乖巧,就连头上时常翘着的几撮头发今天也是软塌塌地贴在头皮上。他夹着体温计小口小口地喝着水,半垂的目光落在毛绒绒的米色毯子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三日月将可能用到的药拿出来之后就将药箱放到了一旁,又拿出手机上网查看感冒病人吃些什么比较合适,两个人一时间就沉默下来。几分钟后体温计响起“嘀——”的声音,鹤丸把它拿出来,皱着眉头看上面的数字:“38度5……”


三日月接过体温计看看,用诱哄小孩的温和声线问他:“要不要去医院?”


“才不要。”鹤丸小幅度但坚定地摇头,“只是感冒而已,我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


“那今天中午你想吃点什么清淡的吗?不吃饭可不行。”三日月这次的语气很坚决,他拿起床头的药盒仔细核对说明,把标注了需要饭前吃的感冒药挑了出来放到鹤丸手边:“这个吃两颗,我去给你熬点白粥喝吧。退烧药饭后喝下去之后你就睡觉好了。”


“唔。”鹤丸点点头,看着起身准备出去的三日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那个、你会熬粥吗?”


三日月的是身形明显停顿了一下,迟疑了几秒之后才说到:“就是在电饭煲里加点米和水之后把设置调到‘粥’那一档就行了吧?”


三日月迷茫的眼神成功地让鹤丸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得到了明显改善,他“哈哈”地笑了几声之后才又嘱咐面前这个在家务方面一窍不通的男人:“记得下锅之前要先淘米,还有水至少要放到最低的水位线刻度那里。”


说着话,鹤丸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把药吃下去之后才又带着笑意接着念叨:“如果让别人知道你是这样的人,那你神明般的形象就要毁掉啦。”


“所以在鹤丸眼里,我是那样的存在吗?”三日月反问。


“嘛……差不多吧,类似天之骄子或者上帝的宠儿之类的……”


“如果这样的话,鹤丸在我眼里也是造物主特别的恩宠哦。如此一来,我们就平等了呢。”三日月意味深长地看一眼鹤丸,“不过,其实我原本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就是了。”他说完之后转身走出了房间,还不忘轻轻地合上房门。


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啊……鹤丸把水杯和药都放在床头,逃避般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


 


总的来说,三日月初次下厨尝试还算是成功,虽然明显米放的有些多,最后的成品几乎可以用煮的软烂的白米饭来形容。


又加了些水之后鹤丸勉强喝了小半碗,之后任凭三日月如何哄劝都皱着眉头不愿意再多喝一口。


“我发誓不是嫌弃你的厨艺……”鹤丸有气无力地辩解,“我是真的不想再吃东西了。”


“那好吧,可是药必须吃。”三日月把碗放下之后又拿起退烧药递过去。


鹤丸苦着脸接过去,喝掉退烧药之后就把自己团进被子里:“我睡一觉就好了,三日月你还没吃午饭,就不用管我了。”


但三日月坐在床边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愿:“没事,我在这边看着你,有什么事也好及时发现。”


能有什么事啊?鹤丸在心里默默吐槽,但毕竟三日月是想要照顾他,就这样直接拒绝他的关心似乎也显得很不近人情。鹤丸小心翼翼地开口,努力把话说得委婉:“那个、我一个人只是睡觉,不会有什么事啊,还是你吃午饭要紧。”


三日月看看鹤丸,直接端起了刚才他剩下的半碗白粥:“好了,现在我的午饭也解决了,鹤丸快休息吧。”


“可是,那个是我……”


“都是男人也没什么好介意的吧。”


三日月坦荡的态度反而让鹤丸怀疑是自己太过敏感。喝过感冒药之后困意一阵阵袭来,鹤丸微眯着眼睛看向一旁默默喝粥的三日月,突然觉得像是回到了自己还在家的时候。那时自己生病了母亲也总是这样寸步不离地守着自己,给自己拿药倒水,细心地为自己准备易消化又美味的吃食。


虽然刚才的白粥实在算不上美味……但却是温暖的。


是让人可以感受到自己正在被关心和照顾的那种温暖。


来到东京之后虽然也有光忠和其他的朋友陪伴,但随着大家渐渐走向社会,有了自己的方向之后,独自一人的状态就渐渐多了起来。鹤丸还记得上次生病的时候因为不想麻烦光忠,就只是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觉,也没有胃口吃点东西。第二天再起身的时候因为低血糖眼前一黑就直接摔在了地上。脑袋上磕出的肿块用了大半个月才勉强消去。


那个时候躺在地板上冰凉的温度似乎深入心底。


现在呢……现在啊,有人照顾自己了呢。


鹤丸这样想着,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也就无从知晓在他睡熟之后,三日月落在他前额的亲吻。


像对待珍宝一样轻柔郑重。




-TBC-


总感觉写得有一些寡淡……


生病了自己在宿舍前一天没吃饭第二天直接摔倒是我的真实经历…人直接倒下去的话是很危险的,脑袋磕到的地方肿了小半年才全好了…生病了的话真的要多注意呀_(:3」∠)_


嘛,欢迎捉虫讨论点心~~~


感谢阅读!很晚了,记得早睡哦 (ノ´▽`)ノ♪


【ps.国服内测今天锻出小狐了,爷爷什么时候来呀~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