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三日鹤】纯情房东俏房客(07)

歌长_:

我来更新这篇了!时间太久大家没有忘记吧hhh


房客爷&房东鹤,三条家、伊达出没,ooc注意


前章指路:【01】     【02】     【03】     【04】


               【05】     【06】     


把前面的章节都放过来啦(ง •_•)ง


————————分割线————————


三日月就真的在鹤丸的床边坐了一个下午。


房间里除了鹤丸因为睡不安稳而翻身的响动之外一直都很安静。三日月手上拿着一块毛巾,时不时地起身为鹤丸擦去额头上冒出的汗水,顺便帮他掖紧被角。其余时候他就只是注视着鹤丸的睡颜。


这样照顾别人对于三日月来说还是第一次。以前就算家里有人生病了,也会有专业的医生和护工照料,根本用不着其他人插手。


原来照看病人也很辛苦啊……三日月这样想着,俯身过去探探鹤丸额头的温度。啊,似乎开始退烧了。


装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三日月拿出来划开屏幕,上面显示着歌仙发过来的邮件。


“因为忘记预留鹤丸君的邮箱所以发给你了,这是昨天拍摄的样片,麻烦代为转达。对了,我有预感这期杂志发售之后鹤丸君一定会一炮而红,记得提醒他做好准备哦。”


“鹤丸生病了,等他好起来我会给他看的,谢谢你了。”


三日月回信之后就点开邮件的附件查看样片,上面神采奕奕的人和现在苍白着脸躺在床上的鹤丸简直判若两人。虽然明白这是模特行业必须面对的工作常态,但是三日月还是忍不住无声地叹了口气。


突然有点后悔给他介绍这份工作了呢。


但是屏幕上那个眼底像是落进了阳光一样的鹤丸,却是在生活中无法见到的。


自信而张扬,让人忍不住沉沦在他的眼眸里。


三日月左手探进被子里,摸索到鹤丸垂在身侧的手,轻轻地贴了上去。


因为出汗,鹤丸的手心潮湿黏腻。三日月也不介意,两个人手心相贴,传递着体温的同时,似乎也在传递着某些不可言说的心情。


“唔……”鹤丸轻哼一声,动了动身子,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到三日月仍旧坐在旁边,他像是有些吃惊,盯住三日月带着安抚笑意的脸庞露出疑惑的眼神。大概人在刚睡醒的时候思维总是略微迟滞,鹤丸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愣了一会儿。三日月不动声色地抽回手,拿起桌上的保温杯询问到:“要喝点热水吗?”


鹤丸慢慢点点头,三日月就给他拧开杯盖递了过去。鹤丸双手捧着杯子小口抿着热水,又听到三日月让他再次测量一下体温。他接过温度计夹在腋下,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思维:“那个,现在几点了?”


“差不多五点半了。”三日月看一眼手上的腕表。


鹤丸咳嗽两声,皱起了眉:“已经这么晚了,你是一直在这里坐着吗?”


“嗯。”三日月点点头,“反正我也是闲着,你生病了当然不可能放着你不管啊。”看到鹤丸脸上露出歉意,他拿出手机打开了邮件,“对了,歌仙说没有留你的邮箱所以把样片发给我了,你现在要看吗?”


“好啊。”听到这件事鹤丸眼睛亮了一下。三日月把手机给他的时候顺便接过水杯搁在桌上,鹤丸就靠在床头看着自己昨天的拍摄成果。虽说得到了三日月和歌仙的肯定,但毕竟几乎有整整两年时间都没再接触这个方面,鹤丸心里也不是不忐忑的。


他知道自己的条件在模特圈子里算不上太好——首先就是比起其他人差了一大截的身高,还有过于纤细的身形让他与主流审美差距甚远。但长相和发色又是他与众不同的亮点。鹤丸记得以前试镜的时候曾有资历很深的化妆师向他说过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他一定会大红大紫。


但机会向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鹤丸当时没有等到,现在呢,对这种事情也就没那么期待了。


鹤丸点开图片一张张放大查看自己的动作和神态,看到发挥出色的就勾起嘴角,觉得不满意地就皱起眉头。这样情绪外露的鹤丸让三日月也觉得愉悦。体温计到时间之后鹤丸拿出来看了看上面显示的数字,心情显而易见地开朗了起来:“37度2,差不多已经退烧了。”


“那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三日月温声问道。


鹤丸展开双臂伸个懒腰,顺手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已经好多了——”他看完样片之后把手机还给三日月就要翻身下床,却又被男人拦住:“你去干嘛?”


“呃,我去趟卫生间?”鹤丸一时语塞,“怎、怎么了?”


三日月清清嗓子掩饰自己的失态,拿起搭在椅背上的休闲外套:“披上衣服再去吧,小心又着凉。”


“唔。”鹤丸点点头把衣服穿上,脚伸下去在床边晃着寻找自己的拖鞋,“身上出了好多汗,我顺便洗个澡吧。”


“真的没问题吗?”三日月在以前的生物课堂上收获的知识在关键时刻开始发挥作用,“我记得空腹洗澡似乎不太好啊。”


“诶?你怎么会知道的?”鹤丸惊讶地看着三日月。


“所以我在你心里真的是一个生活残疾是吗……”三日月蹙起眉毛,漂亮的五官配上一脸深受打击的表情让鹤丸觉得自己简直罪大恶极:“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从来都不是这样看待你的!我……”


三日月长长地叹口气:“可是都说酒后吐真言啊。”


……该死!以后要连果酒都戒掉!鹤丸羞窘地伸出手挡住自己的眼睛,感觉额头刚退下去的温度再次烧了起来。三日月拉下他的手,忍不住笑出了声:“好了,想洗澡的话就吃过晚饭再去吧。”


“你…不生气吗?”鹤丸仰起头迟疑地问到。


“都过去多久了。”三日月拍拍他的脑袋,目光温柔,语气中带着若有若无的宠溺,“只是以后注意一些,说别人坏话记得不要被发现了。”


鹤丸愣愣地点点头:“哦、好。……可是三日月,我觉得这也不算坏话吧。”他突然想起中午的那碗所谓的“白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说。


不过话出口之后鹤丸马上又觉得后悔,他垂下眼睛不敢看三日月的表情,支支吾吾地道歉:“我、对不起,我不是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在生病,鹤丸今天情绪不太稳定——像是小孩子一样反复无常又不加掩饰。“好了好了。”三日月扶住他的肩膀低声安慰,“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擅长照顾别人,鹤丸不需要道歉的。忘记了吗?昨天我还说过的,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人。”


鹤丸乖巧又笃定地点头,白发跟着上下颤动:“那晚饭我来做吧?”


三日月立马拒绝了他的提议:“叫外卖就好,我认识一些还算不错的餐厅。”


鹤丸也没想太多就同意了他的提议。半个小时之后,鹤丸盯着几乎摆满了整个餐桌的各种精致菜肴和粥点目瞪口呆:“这、这是给我们两个人吃的?”


“因为不知道鹤丸想吃什么所以就多要了一些。”三日月一脸坦然。


“我不挑的。”鹤丸沉痛地叹息,“铺张浪费要不得呀三日月先生。”


 


吃过饭又被盯着喝完药之后,休息了一会儿的鹤丸就拿着准备替换的衣服走向浴室,三日月则像是自己要洗澡一样自然地跟了进去。


“三日月你进来干嘛?”鹤丸放下手上的衣服打开暖灯。金黄色的灯光让他今天有些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健康了不少。他扭过头看着三日月,语气中带着些许不解。


“你不是还没痊愈吗?我怕你……”


“我要和你说再见了三日月。”没等男人说完鹤丸就打断了他的话,“我真的没什么事了,再说又不是小孩子,没必要这么紧张我吧?”


“都是男人的话也没什么……”


“停停停!”鹤丸再次打断三日月的惊人之语,看着他镀上暖光之后显得柔和而精致的面容,脑袋里突然就蹦出了烛台切光忠的劝告。他拧起眉毛,却又不忍心生气,正在迟疑之间三日月作出了让步:“那我坐在门口可以吗?鹤丸有事就喊我。”


鹤丸生怕三日月反悔,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好的好的。” 


关上门之后鹤丸撑在洗漱台上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想到门外还坐着一个人——他扭过头去瞟一眼雾面玻璃后面影影绰绰的人影——就浑身都不自在起来。镜面反射出来的那个人白发金瞳,脸上带着些许粉色,也不知道是因为渐渐暖和起来的浴室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为什么说出这种话的人都那么坦荡而我却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啊!


鹤丸暗自腹诽一句,脱掉衣服打开了花洒。温度正合适的水流打在身体上,鹤丸舒服地眯起眼睛,整个人仿佛都从感冒中脱离了出来。他完全放松下来,刚才莫名其妙的思绪也被抛到一旁。甚至因为无聊,鹤丸主动和坐在外面的三日月聊起了天。


“所以你和兼定先生是怎么认识的啊?”鹤丸的声音透过浴室的门模糊地传来,配上水声不禁让人有些浮想联翩。


三日月把声音提高一些保证里面能听得清楚:“我们是高中同学,因为参加了同一个社团就成为朋友了。不过后来他去美国深造,又做了摄影师,因为工作忙碌联系也变少很多。”


“这样啊……是什么社团呢?”


“茶艺社。”


“我就知道!老年人的世界我不懂啊”鹤丸感叹一声,“对了,你还认识那种很有名的人物吗?”


“那,AWT48算吗?你知道……”


“天哪!你居然认得他们!你认得里面的谁?我喜欢这个组合很久了,他们的歌太好听了啊啊啊!”鹤丸的兴奋隔着门板也依旧扑面而来,巨大的热情让三日月有些诧异,还夹杂着些许吃味。


“可是我好像没有看到过你房间里放着有关他们的东西。”


“CD、周边什么的肯定都摆在柜子里认真保存啊!怎么可以拿出来吃灰!三日月你一点都不懂我们这种迷弟的心思!”鹤丸的声音由远及近,在三日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打开,一双湿漉漉的手将他整个拉了进去。眼前的鹤丸腰上围着浴巾,鬓角处还挂着没有冲洗干净的泡沫。他眼睛闪闪发亮像是夏夜的星辰:“三日月你真的是神明吧!”


“哈哈哈鹤丸能这么想我很高兴。” 三日月含笑点头,“那么今天神明大人可以满足你的一个小愿望哦。” 


“所以你认识里面的谁啊?”鹤丸在雾气蒸腾的浴室里睁大了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三日月。


“准确地说,是全部。他们兄弟的别墅就在我家的隔壁所以……”


“天哪!”鹤丸摇晃着三日月,手上的力气根本不像是一个下午还躺在床上休养的病人,“求全员签名!求演唱会VIP门票!求……能不能让我去后台看一眼啊三日月!”


“签名的话应该等几天就可以拿到。我记得他们最近是在休假吧,所以演唱会还是要等公司的安排——我可以帮你问问小狐丸,他是经纪公司的董事。”


“小狐丸是……”


“是我的弟弟。”


万恶的资本主义无往不利。


因为是赤脚踩在地面上,鹤丸本来就略低于三日月的身高这时显得差距更大。因为激动鹤丸白皙的脸上泛起红色,湿透了的发丝被他掀起来贴到头皮上,露出光洁的额头。不时有水珠顺着他脸庞的轮廓滑落下来,带着水汽的睫毛在灯光下折射出奇异的光芒。三日月思考了一下,伸出手擦掉聚在鹤丸下颌的水滴,凑上去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TBC-


大纲理出来之后思路清晰多了!然而最后的那个吻并不应该在这里出现Orz


写文什么时候能有点计划呢(咸鱼瘫


总之如果看的开心就再好不过了,谢谢一直追文到现在的各位


明天周一记得早点休息!


欢迎留言点心捉虫等等!ヽ(・ω・ゞ)



评论

热度(137)

  1. 歌长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