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三日鹤】纯情房东俏房客(08)

歌长_:

今天沉迷挖地了更新有点晚hhh……


房客爷&房东鹤,三条家出没,ooc注意


前章:【07】


每次打的大纲都写不完这让我很无奈啊(*´Д`*)   


————————分割线————————


鹤丸僵住了。他下意识地将三日月向后推出一步,双手却愣在半空迟迟没有收回。


空气一时间寂静得可怕,两个人都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仿佛时间已经凝固。花洒上残留的水滴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轻巧的响声,然而鹤丸的呼吸声却急促而沉重。他的睫毛颤动,上面的水珠流下来的样子像是在哭泣。


“鹤丸……”三日月轻声唤他的名字。


“出去。”鹤丸哑着嗓子说,撇过头不去看三日月的眼睛。他现在大脑里几乎一片空白,刚才三日月微凉的嘴唇贴上来时留下的温度似乎还残留在额头上,让他没有办法思考。胸腔里心脏跳动得飞快,鹤丸隐约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但是他却不想知道,更不敢知道。


三日月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又松开,最后还是默默地转身走了出去。鹤丸打开花洒的瞬间有眼泪混在热水里流向地面。他看向浴室紧闭的门——三日月仍旧坐在那里。


明明和几分钟前一模一样的场景,但鹤丸嘴里却似乎泛起苦味。最初的震惊、慌乱和无措消退之后,余在心底的似乎只有苦涩。他不愿意去思考这个仅仅是触碰额头的吻意味着什么。也许是喜欢也许只是一时兴起,或者根本就毫无意义。不过无论是哪种情况,鹤丸都觉得很糟糕。


糟透了。


不知道他刚刚被自己推开时是什么表情,是惊讶还是遗憾,也可能会是难过。鹤丸想到这些心里泛起莫名的愧疚。三日月或许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过。毕竟如果美貌算是武器的话那他一定是最致命的那种——一垂眸一蹙眉都拥有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若算上显赫的家世和温雅的性格……


但就是这样的人才让鹤丸本能地觉得抗拒。


他伸手覆上自己的额头,以前没有注意过的细节像是被这个意料之外的举动串联起来。昨天晚上三日月在拉面馆里的劝慰,今天他坐在床边看过来的眼神,还有明明不会照顾别人却在对上自己时贴心的看护。鹤丸甚至不知道三日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温柔的。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到现在也只有半个月,所以究竟是……


鹤丸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匆匆忙忙洗完澡之后,他就一言不发地走进卧室关上了门,刻意忽视了等在门口的三日月。


三日月站起身看着紧闭的房门,无声地叹了口气。


好像把他吓到了呢……三日月抬起手揉揉眉心,脸上挂着无措的表情。原本以为鹤丸多多少少会明白自己的想法,却没料到他从来都不曾思考过这些问题。


三日月拿出手机给小狐丸发消息:“我把鹤丸吓到了,应该怎么挽回呢?”


“……您做了什么?”


三日月把编辑好了的话输进去又删掉,最后只是说:“没什么,只是误会。对了,粟田口家的全部签名帮我拿一份吧。”


“什么?”


“鹤丸喜欢AWT48,我答应帮他准备一份亲笔签名的。还有如果他们什么时候办演唱会记得给我留两张VIP门票。”


“兄长,您是不是太关心他了?”


“没有啊,记得帮我准备就是了。”三日月说完就不再回复小狐丸,走进浴室准备冲澡。另一边正坐在餐桌上的小狐完对着屏幕有些摸不着头脑。今晚三条宗近出席宴会,桌上只有他们兄弟几人。他放下手机看着石切丸,迟疑了一下问道:“兄长大人,您有没有觉得三日月兄长对于鹤丸国永特别关心?”


石切丸抬起眼睛看他一眼,慢条斯理地继续咀嚼嘴里的牛排,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今剑反倒是在一旁笑出了声,扯扯小狐丸的衣袖,挤眉弄眼地问道:“你吃过狗粮吗?”


“狗粮?我只喜欢吃油豆腐啊……”


今剑一口气哽在胸口,半晌才缓过劲来,拉下岩融的身子凑到他耳边不知道说着什么。岩融爆发出爽朗的笑声,让小狐丸疑惑地皱起眉毛。


自己哪里说错了吗?


 


与三条兄弟的轻松愉悦截然不同的是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鹤丸。即使很热,但他还是固执地将被角仔细掖好,将自己藏了起来。


傍晚时刚刚清醒一些的脑袋又变得沉重,鹤丸将手背贴上额头。好像又开始发热了,他这样想着,却不愿意伸出手去拿放在床边的温度计。鹤丸听到三日月洗澡时的水声,又听到他关上卧室门的声音,脑袋完全被这个仅仅隔着一堵墙的男人占满。


记忆里大学时期遥不可及的三日月和现在这个依旧耀眼却平添了些许温柔又笨拙的色彩的人交替闪现。鹤丸想起他来到这里的那个晚上站在微风中微笑的模样,想起他在自己迟到时用不明显的方法悄悄维护自己的模样,想起他将厨房折腾得惨不忍睹等着自己来解救的模样……这样鲜活的画面让鹤丸在狭小的空间里几乎听得到心脏敲打胸膛的声音。


以前从来不曾思考过这个问题。鹤丸懊恼于自己的迟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动心的呢?他也说不清楚。但是与这样的人朝夕相处,怎么可能有人不动心呢?


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睡了太长时间,鹤丸静静地躺了很久都没有办法入睡。他烦躁地揉揉头发,把手伸到枕头下面摸出手机。屏幕亮起时的刺眼光线让他皱起了眉。眯着眼睛看看时间已经将近1点,鹤丸想起三日月早睡的习惯,点开与他的聊天框,输入一大段文字却又删掉,最后只剩了一个简单的问句:“你真的喜欢我吗?”点击发送之后鹤丸像是放下了什么负担,将手机扣过来准备休息。


但马上传来的敲门声让鹤丸吓了一跳。三日月声音很轻地在门外询问:“我可以进来吗?”


“哦、好。”鹤丸应了一声,慌忙坐起来,顺手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心里压抑不住的紧张感让他的指尖微微发抖。


三日月打开门走了进来,先伸手探探鹤丸额头的温度,皱起眉头让他把温度计夹好,才又站在床边看着他。三日月眼睑半垂,眉眼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氤氲出温柔的气息。他的目光落在鹤丸的脸上,开口时语气平缓:“鹤丸,我是一个成年人。”


“嗯?”


“我的意思是,我明白自己在做的事情,也有能力和责任对我所做的事负责……我是说,我喜欢你。”三日月注视着鹤丸的眼睛,竟然无端地感到一些紧张。以前自己总是被表白的一方,现在角色反转,他也终于明白上学时在他面前手抖得将情书都摔落在地的少女的心情——即使他将这些情绪掩藏得很好。


鹤丸睁大眼睛看着三日月,目光中有犹疑也有迷惘。三日月略略停了一下,才又接着说到:“鹤丸不用考虑太多,按自己的心情对我就好。如果讨厌的话可以直接说,想让我搬走的话也没有问题。”


鹤丸的脑袋像一台生了锈的机器,明明很努力地在运转却依旧想不出该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听到三日月说搬走,他呼吸一顿,却仍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才干巴巴地开口:“可是……你不是被赶出家门了吗?”


是想要挽留的。鹤丸没空思考自己这种冲动算不算得上是与三日月一样的喜欢,只是本能地不想让他离开。


三日月温柔地安慰他:“我不会没有地方住的,让你为难不是我的本意,所以不要有负担。”


体温计突兀地响起来,解救鹤丸于水火之中。他看看体温计上显示的“38”,又展示给三日月:“我的病还没好,你真的要搬走吗?”


“如果鹤丸不想让我走的话我就在这里,哪都不去。”三日月上前摸摸鹤丸的脑袋,找出抽屉里的退烧药递给他,又拧开水杯,“喝过药早点睡觉吧。”


鹤丸乖乖吃下药,咬着下唇的样子显得无辜而可怜:“我、睡不着……”


“怎么了?”三日月坐在鹤丸的床边,伸出手贴上他的额头,“很难受吗?”


“也不是……就是脑袋里乱糟糟的,不想睡觉。”鹤丸顺势蹭蹭三日月的微凉的掌心,像是同母亲撒娇的孩子。


三日月轻叹一声,被推开的和被依赖的都是自己,却一点都没办法对面前的人生气。或许和病人确实无法讲什么道理——也并没有讲道理的必要,三日月凑上去揽着鹤丸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拥抱:“有什么事都明天再说吧,已经很晚了,神明大人也要下班了。”


“嗯。”鹤丸笑出了声,靠着三日月的肩膀点点头。刚洗过澡的人身上带着沐浴露淡淡的柠檬味,其中掺杂着一些形容不出的清冽香气,似乎是三日月自己的味道。鹤丸悄悄用力呼吸了两下,才钻进被子里,一双金色的眼睛跟着帮他掖紧被角又盖上毛毯的三日月转来转去。


“晚安啦鹤丸。”三日月帮他关上台灯,鹤丸合上眼睛没有说话。在三日月转动门把手的时候,鹤丸轻声回应了他:“晚安。”


 


再醒来的时候鹤丸只觉得神清气爽,走出房间的时候他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擦掉堆在眼角的泪水,冲着已经坐在沙发上的三日月打声招呼,就像以前很多个早晨那样:“早啊三日月。”


“早。”三日月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电饭煲里有正在保温的粥,去喝点吧。”


“你自己做的吗?”


“只吃白粥的话太没有营养了,我叫了外卖。”三日月没有说那家餐厅其实并不做外送生意,也从不在早晨营业。他想想那天自己做的腻成一团的“粥”,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怎么了?”鹤丸突然凑近三日月,“喔”地喊了一声,又哈哈笑了起来,“吓到了吗?”


“看起来鹤丸是痊愈了,甚好甚好。”三日月不动声色地向后仰仰身子,眼睛弯起来,像是在笑,却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三日月你怎么了?”鹤丸敏锐地察觉到今天的三日月与往常似乎有些不同。他歪着头看着三日月像宝石一样藏着光华的眼睛,目光里是探询还有疑惑。


三日月摆摆手:“没事,昨天晚上睡得晚还有些不清醒呢,你快去吃饭吧。”


撒谎——鹤丸几乎可以肯定,但他也明白如果是三日月不愿说的事情那一定是问不出结果。他走到厨房把温度刚刚好的甜粥盛进碗里,一边小口喝着一边思索,但最终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


也许一会儿就没事了?不行的话就再观察几天。鹤丸暗暗下定了决心。只要三日月不搬走,自己一定找得出理由。


他该不会是想搬走吧?!鹤丸猛地一激灵,想起了三日月昨天晚上说的话。他放下碗蹿到客厅,三日月正低着头看着手机,听到响声扭过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嘴角还挂着米粒的鹤丸:“这么快就吃完了,是不合你胃口吗?”


鹤丸抬手擦了一下唇边,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三日月:“你、你是要搬走了?”


三日月站起身,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


“不!不是……”鹤丸出口打断他的话,吸了下鼻子才接着说,“哪有昨天刚刚表白今天就要一走了之的人啊。”


鹤丸垂在身侧的手捏紧了衣角,目光灼灼像是窗外的阳光:“留下来吧,虽然这样说很自私,但在我完全明确自己的心意之前,请不要离开我。”




-TBC-


最后说点废话:


马上要200fo了,很惊讶有这么多小伙伴关注我ヾ(o◕∀◕)ノ


但是不知道点文的话会不会有人理我,现在的想法是三日鹤有一个中短篇的脑洞,一药也有一些短梗可以写。


总之以后会尽量勤奋的!实在是大考临近每天沉迷刷题。


谢谢关注我,给我留言,给我点心的每一位!


(≧3≦)/ 记得早睡!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