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酒茨】我的等身抱枕成精了怎么办?!!

哈哈哈心疼小黑

藏蝎:

双向暗恋设定 开了一点点点车 甜甜甜到齁的小甜饼 几句话黑白


茨木抱着抱枕的感受真实的参考了作者本人的亲身经历


1.


茨木有个等身抱枕。


当初他拿着挚友的照片去找店家定做的时候,对方举着两个牌牌问:“亲,请问你是要这个2wt的抱枕呢还是那个桃皮绒抱枕呢?”


茨木掏出自己记录的小本本翻了翻,说:“2wt的,听说质量最好。”


“那您是要PP棉,七孔棉,还是羽绒棉呢?”


“羽绒棉。”


卖家很高兴自己遇到了一个大方的主顾,忙倒了杯茶递过去,笑着说:“小店24小时保证制作完毕,亲是自取还是我们送货上门呢?”


“自取吧。”


于是第二天,寮里所有人都知道茨木新买了一个酒吞抱枕,正反面高青无马印刷尤其是乃子部分还原度极高,从他走路都打这摆子这点就可以窥见一二。


2.


茨木进门的时候,看到他的舍友小黑飞快的从被窝里钻出来,并以及其不正常的姿势压了压被子。


一看就知道是把他弟弟带回宿舍了。


真是非常非常看不起孤家寡人。


但是没关系,茨木苦中作乐地想,今天我也把挚友带回家了呢,我们还可以睡在一张床上。


他将抱枕安置好,然后从抽屉里偷偷摸摸地掏出一个小荷包展开,拿出里面的几根红发,放在鼻尖上嗅了嗅。


啊——弥漫着挚友的芳香。


茨木红着脸,将自己的头发也剪了一段,和挚友的红发绑在一起,打了个在他眼里很漂亮的同心结。


然后暗戳戳的放回小荷包里,一齐塞进了等身抱枕。


做完一切,他心满意足地舒了口气,转过身来,正对上两双悄摸摸打量他的红色眼睛,并在视线接触后飞快的收了回去,一对兄弟装成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哼起了小曲。


真是非常非常虚伪。


但是实力吞吹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些,他有些陶醉的将抱枕竖起一半,靠了上去,抱枕非常柔软,让他整个人都陷了进去,像在云端。


啊——我躺在挚友的乃子上,他的胸膛还是那么宽阔。


手往旁边一搭,能正好摸到他的大腿。


秀色可餐。


小黑和小白对视了一眼,纷纷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单身狗真是非常非常的可怕。


而且可悲。




3.


酒吞最近有点梦魇。


每到夜里,他就恍惚间入定了一个玄妙的状态,不能动弹,不能说话,也无法醒来。


最恐怖的是,他发现自己被一个人像八爪鱼般紧紧缠着,脸也贴的极近,近到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轻轻地打着旋儿钻到自己的皮肤里,再一点点渗透进去。


这个形容就有点恐怖了。


以至于让酒吞怀疑自己现在不是个披着皮囊的妖怪,而是一片通气的布料。


而这个猜想在他想起传言茨木新买了一个用他照片定做的等身抱枕后得到了证实。


茨木,一个每天屁颠屁颠跟在自己屁股后头,撵也撵不走的小混蛋。


逢人便吹嘘他的英俊,强大,妖力浑厚,实力非凡,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全天下的妖怪都得跪下来叫他爸爸。


过去还是个小萝卜头的时候被自己捡到带回寮里,只是个晚辈,不晓得哪来的胆子想当和他平起平坐的挚友。明明特别怕辣,被酒呛得咳到惊天动地却还要逞强和他喝酒,烂醉后若不是被自己扶着,准能和酒坛子一起咕噜噜从屋檐上滚下去摔成个真正的傻子。


头发是奶白色的,小时候说话也奶声奶气,会嗲着嗓子喊自己吞吞,被训了就眼泪汪汪地像个小木墩一样杵着不动,直到自己撑不住再唤一声茨木,便像小奶狗一样跑过来扑在自己怀里,眼泪糊得哪里都是,还嘟囔着我以为吞吞不要我了一类的傻话。


现在长大了点,声色蜕变成清俊的少年音,五官已初露风骨,脸皮似乎也厚了,再没见他哭过,会高声喊自己挚友,被漠视了也不生气,嘴上总是不知轻重的乱说些请来支配我的身体吧一类的胡话,惹得自己心跳如雷,对方却半点不脸红,仍睁着像小鹿般纯洁无辜的眼睛,琥珀色的瞳仁盛着自己的倒影。


每每这时候都会让酒吞感觉自己特别禽兽。


因为他其实悄悄暗恋上茨木很久。




4.


而现在,喜欢的人就睡在自己的旁边。


还是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


月光从窗棂上淌进来,在茨木的侧脸上撒了一圈,从酒吞这个角度,能看到对方高挺的眉骨,埋藏在阴影里的深重的眼窝,和卷翘的鸦羽般漆黑的睫毛,他甚至可以想象到那里面藏着一双怎样漂亮的鎏金般闪耀的眼睛——而它们在白天的时候又是怎样崇拜而又热烈地看着自己,欣赏与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酒吞的呼吸愈发急促起来。


等等——呼吸?


只一个恍惚间,酒吞就发现自己真的能动了,而且还不是作为一个抱枕。他的本体似乎直接穿越了过来,让他能够自由的控制自己的四肢。


而茨木还是毫无察觉,并且因为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安心的进入了更深程度的睡眠里。


因为这个小妖怪刚被捡回来的那一个月,都是和酒吞睡在一块儿的。


酒吞躺得发僵,他的视线从茨木的眼睛滑到唇瓣处,忍了又忍,还是凑过去轻轻地啄吻了一口。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5.


茨木感觉自己最近睡觉似乎更沉了,但是早上起来却又总是腰酸背痛。


他举起自己放在一边的抱枕,嘀咕道,难道这抱枕成精了?


毕竟挚友这么帅,吸引只野生的精魄附在上面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茨木将自己的鼻尖凑到抱枕上嗅了嗅,柔软的布料有点点凉意,还散发着自己特别熟悉的挚友的酒香味。


倒没有什么陌生的奇怪的气息。


而且因为凑得很近,很容易就能看到挚友邪气的上挑的眼角,瞳孔还是魅惑人心的紫色,脸部轮廓分明,总之看着就是特别帅,特别帅,特别帅!


词穷的茨木红着脸把自己埋进抱枕里,抱着它在床上打了个滚,长发蜿蜒着和画上的酒吞卷在一起,红白交织。


天天和挚友呆在一块儿真是太幸福了!


幸福到无法呼吸。


隔壁床的小黑再次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决定今晚去弟弟那儿寻求一下安慰。


舍友是个傻子怎么办!




6.


茨木跑去找他的挚友喝酒。


然后毫不意外的醉成了个傻子,被酒吞扶着,像脑瘫儿童一样滚回了宿舍。


酒吞一进门就看到自己每晚附身的抱枕,以一种非常婀娜多姿的样子从床栏上探出半张脸来,一瞬间感觉心情非常微妙。他将这碍眼的玩意往旁边一丢,将茨木抬到床上,打了盆水给这醉汉擦脸,对方还毫不领情,睁着毫无焦距的眼睛,突然一把拽住酒吞的领口将他往前狠狠一带。


猝不及防的变故让酒吞一头砸在茨木脸侧,水盆倒扣在床上,湿了两人的衣衫以及床单被褥。


“你这小混蛋——”


“挚友,挚友,今天的你也帅得风流倜傥花见花开啊。”茨木搂住酒吞,试图往旁边打个滚,却被对方的重量压得动弹不得,迷迷糊糊地嘟囔道,“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重,什么辣鸡店家,我要差评……差评!”


这一定是把自己当成抱枕了。


酒吞心情非常复杂。


他从床上爬起来,看向隔壁小黑的床铺——那货并不在宿舍,一定是偷偷跑到小白那里约会去了。


于是酒吞非常心安理得的将茨木的湿衣裳除去,将他安置在了小黑的床上。


喝醉了的茨木脸色酡红,连带着唇色都显得有那么点娇艳欲滴,酒吞看了又看,还是没忍住上前亲了一口,又舔开唇缝,用舌尖抵住对方的牙关轻轻地撬开,熟门熟路地摸进去索吻。喷薄的鼻息混杂着淡淡的酒香,茨木虽意识朦胧,却能辨认出挚友的气味,于是安静得几乎乖顺,甚至下意识地有所回应。


他还在酒吞离开时,又黏黏糊糊地蹭上去啄吻了一下。


这个举动让本身也被酒精熏陶得意志不怎么坚定地酒吞脑子轰然炸开,他捏住对方的后颈,带着青色意味地舔去暧昧的残留在茨木唇边的银丝,又顺着一路向下,最后轻轻地叼住了茨木的喉咙……


长夜漫漫。










后记


“你们对我的床做了什么???啊?????????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凌晨归来的从懵逼到震惊再到愤怒的小黑


“不痛,而且心里美滋滋的。”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