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邱叶】电话线四米长

病客:

*非正常越狱番外(前传)


 


*写正剧有点腻换个写写


 


*老板除了H什么请都来一份谢谢!


 


*番外全为单cp,纯食请放心


 


 


 


 


电话线四米长


 


 


01.


 


 


邱非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自己满身是伤地躺在街上。


 


叶修把他捡了起来,带进了医院。


 


迷迷糊糊地,邱非还能听见叶修就手续问题和医生吵了一架,然后他被骂骂咧咧的医生推进了手术室。


 


醒来后就看见了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欢喜地哭泣的父母,却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身影。


 


而现在,时隔多年邱非再见到叶修的时候,满身是伤的变成了叶修。


 


他赶紧把叶修背回了自己住的公寓里。


 


02.


 


叶修是被饭菜的香味唤醒的,当然,还有一身的刺痛感。


 


叶修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干净的绷带染上了点点血渍,他抬头望向窗外,现在是晚上,能看见对面窗户里正坐好吃饭的一家人。


 


他长舒一口气,倒回床上。


 


“前辈,醒了吗?”


 


“……嗯。”


 


邱非将一碗满满的粥放在床头边,皱着眉看着叶修身上染红的绷带,拿过医药箱坐在床边,仔细地替叶修拆下绷带,上药,再熟练地包扎好。


 


叶修安静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有些唏嘘:“你都长这么大了……”


 


“前辈还记得我?”


 


“如果你救过一个九死一生的小孩儿,你也会一直记得的。”


 


“那个时候,没有好好的谢过前辈。”


 


“行了,你活着就挺好的。”


 


邱非唇角勾起一个笑,他起身端过粥碗:“前辈,吃点东西吧。”


 


03.


 


“前辈为什么会弄得一身的伤?”邱非轻轻擦拭着叶修嘴角沾着的粥。


 


“我越狱了。”


 


邱非睁大了眼。


 


“他们就像是一群追着猎物不死不休的野狗一样,前段时间我被他们追得跳井,本来以为能甩掉他们一阵子了,没想到……”叶修嗤笑了一声,“监狱真是养了一群好狗。”


 


“所以,要不要继续收留我,你自己好好想想。”


 


“前辈!”邱非强硬地把叶修按进被子里。


 


“好好休息吧。”


 


叶修有些惊讶地看着已经成长为青年的记忆中的少年,笑了笑,乖乖闭上了眼。


 


04.


 


邱非一向是个相当负责任的人。


 


这是他小时候就学会的担当。


 


他的父母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有一个非正常人的孩子,他们能尽力为儿子做的,是让他能念上书,和其他孩子一样成长。而对于那些欺凌,他们也无能为力。


 


邱非曾因为忍受不了殴打让还是幼狼的战斗格式咬伤了一个小孩儿,就被关进了少管所,父母东拼西凑凑了一大笔钱才让他出来。


 


从那以后邱非再也没让战斗格式给家里惹过麻烦。


 


“对不起。”他靠在母亲的怀里说。


 


为什么我这么弱呢?


 


邱非曾想过自杀,这样父母就不会再受他的连累了。


 


然后他被父亲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而年少时从病床上醒来的他握紧了自己空无一物的手。


 


为什么我这么弱呢?


 


泪水滚烫,仿佛烫得他的手都在颤抖。


 


然后这一次他学着站起来。


 


05.


 


和母亲打了通电话,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要他注意身体,还说他的弟弟考上了一所好大学,跟朋友出去旅游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邱非听完母亲说的所有话后,挂断了电话走进办公室。


 


从办公室的窗户看出去可以看见巡逻的警车,邱非淡漠地拉上了窗帘。


 


新闻里播着前几天能力暴走被抓进监狱的非正常人,邱非喝完手里的咖啡,突然想着监狱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


 


叶修……前辈呆过的地方,逃出来的地方。


 


06.


 


“来,左手。”


 


战斗格式老老实实地把左爪放在叶修掌心上。


 


“好乖好乖。”叶修笑着揉了揉它的爪子。


 


邱非回到家就看到战斗格式向他投来的求救的目光,好笑地也在它头上揉了一把,在战斗格式哀怨的视线中脱下外套,把买好的菜都放进厨房里,边系围裙边问道:“前辈,今天伤口有裂开吗?”


 


“没有,好着呢。”


 


“那就好。”


 


“所以,”叶修抱着战斗格式有些讨好地笑笑,“给抽根烟呗。”


 


邱非也笑了:“不行。”


 


07.


 


邱非读完大学后日子过得挺好,进了一家重能力的公司,能赚钱养活自己还能照顾父母,弟弟万幸是个正常人类,挺好的。


 


一切都很好。


 


邱非手下的动作突然一重,疼得叶修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不起。”邱非连忙道歉,往发颤的伤口上吹气。


 


“你走神了?”


 


“嗯。”


 


“在想什么?”


 


“前辈的家里……”


 


“哦,这个啊,这个你倒不用担心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好事,叶修露出一个可以说得上单纯的笑容,“我父母都很有本事,我那个弟弟也挺有本事,除了有时候骂我两句,他们都过得很好。”


 


邱非突然心里一涩,某种情绪凝在心口,犹如滑腻的苔藓一般,有点潮湿,却除之不去。


 


“前辈不回家吗?”


 


“现在哪里能回去呢。”叶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出来时我就想好了,能成,就开开心心回去见家人,成不了,大不了也就我在外面飘着罢了。”


 


“前辈……为什么被抓进了监狱?”


 


叶修转过头,冲他眨了眨眼:“秘密。”


 


08.


 


电视上报道着还在潜逃中的非正常罪犯,邱非只看了两眼,就换了台。


 


“前辈。”


 


“嗯?”


 


叶修正和战斗格式一起开开心心地分享同一个苹果。


 


“你接下来有打算吗?”


 


叶修停下了动作。


 


“我在想,要不要就跟他们回去。”


 


“前辈!我可以……”


 


“不是躲不躲的问题,我想过了,如果一定要改变的话,我想,能不能从监狱开始下手。”


 


“……不可能的。”


 


“监狱是非正常人最多的地方。犯人是非正常人,狱警也是,为什么非正常人就不得不互相伤害呢?如果我们的同类都在伤害彼此,凭什么人类就会认同我们呢?”


 


“……”


 


“我和你一起。”


 


在叶修惊讶的目光中,邱非认真地说:“我和你一起。”


 


“不行!”


 


叶修用力握住了他的肩,反应大得超乎了他的想象。


 


“你根本就不明白监狱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前辈也不是一开始就明白的!”


 


“你不懂!”叶修抓着他的力道大得他肩膀发疼,“你知道为什么越狱的非正常人那么少吗?入狱的每一个罪犯要接受烙印,烙印不是烙在身上的,而是灵魂上的,一旦动了越狱的念头就是生不如死的折磨,这是一个进去了就出不来的地方你明白吗!”


 


“可是前辈你……”


 


“因为我还没有被烙印。”叶修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这次被抓回去就是要接受烙印。”


 


叶修放开他,目光冷静下来:“我的未来没法改变,至少,你的未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如果说,我希望你不跟我一起,是为了能够在我失败后还有人能记得我。”


 


“你会答应吗?”


 


邱非不能言语。


 


明明他们的距离这么近。


 


他想说的话却停泊在了北极。


 


09.


 


“……会。”


 


虽然。


 


我一直渴望的未来是你的模样。


 


10.


 


那天的那双手的温度一直无法忘却。


 


那么有力的一双手。


 


为什么我会这么弱呢?


 


11.


 


我看着那个人举着双手从楼道里走出来。


 


“唷,狱警,”他有些调笑地冲我打了个招呼,“这次带头的还是你啊。”


 


“请不要叫我的名字,302号犯人。”我举起了手中的枪。


 


“如果这次再耍花样,我会直接爆了你的头。”


 


“我们怎么也算是老相识了吧?”


 


我皱眉:“会吗。”


 


302号犯人头微偏,躲过了我开的枪。


 


“再多嘴,下次就瞄准你的舌头。”我看了看他的身后,“藏匿你的那个年轻人呢。”


 


“他是被我逼的,”302号犯人耸了耸肩,“你们不会乱抓无辜吧?”


 


鬼话连篇。


 


我在心里冷笑一声。


 


“把他拷上带走。”


 


“Sir,那个年轻人呢?”


 


我对上了302号犯人的眼睛。


 


“不管他。”


 


我将枪收了回去。


 


12.


 


几个月后,一个粉红色的玩笑在监狱炸开。


 


这个有几分恶搞的玩笑,却更像是一个惊喜。


 


而那天我在烧烤摊遇到了一个叫叶修的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我家七舅老爷没有追到他喜欢的姑娘导致他伤心欲绝在家里大量吸烟,都到了


让我们一家人都闻到烟味就吐的地步,我和笑笑也不会被强制禁烟,让他犯了烟瘾暴走,是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吃了一口烤串。


 


为你那没得手的七舅老爷鼓掌——我点完两串鸡翅,啃着肉串想着。


 


有这么一回事吗??


 


有吗???


 


END


----------------------------------------------------------------------


也就是说虽说是愉快的越狱日常,实际上没人能真正逃离监狱呢


不过既然无法逃脱,就尽力让自己好过一点,不是吗?

评论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