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all叶】非正常越狱04

病客:

*全称非正常人类和非正常狱警的愉快越狱日常


 


*本文包含并不限于:有病,剧毒,第一人称


 


*不是高大上的监狱文也没有H


 


*你们晚饭吃了什么?


 


 


四、非正常逮捕


 


01.


 


我们这个非正常人监狱分部并没有头儿这种东西,权利最大的人是专门接收并派发任务的特派员。


 


这个特派员长得一副职业精英的模样,总是笑眯眯的,听说是小时候熊捣腾,玩他妈的……他妈妈的502胶水,结果糊脸上了,这么多年就一直保持笑眯眯的状态。


 


特派员的名字叫人畜无害可萌了。


 


对。


 


就叫人畜无害可萌了。


 


02.


 


人畜无害可萌了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和黄少天王杰希一起窝在叶修的牢房内打牌。


 


四个人打扑克牌,叶修玩的是斗地主,黄少天玩的是三公,王杰希玩的是拖拉机,我,我只会玩接龙。


 


四种玩法混在一起我都不知道我在玩个啥叶修居然还能赢两局。


 


真是可怕的男人。


 


人畜无害可萌了笑眯眯地敲了敲门,我放下牌准备跟他出去,然而他只是摆摆手:“刚好你们都在,跟你们说个事。”


 


“有位老大哥的狗跑了,希望你们能帮忙抓一下。”


 


“嗯?我没听错吧?”黄少天眨了眨眼,“你叫我们这些罪犯和警察去抓一只狗?我去这是哪家的大兄弟脑回路有点不正常啊是吧是吧老叶?”


 


“说不定是一只特别凶的狗呢?”叶修把牌倒扣在桌上,咬着香烟糖没什么精神地开口。


 


“也许还六亲不认?”王杰希优哉游哉地补了一句。


 


“是吗?那可有意思了,”黄少天支着下巴对人畜无害可萌了笑得灿烂,露出尖尖的小虎牙,“我们有什么好处?”


 


“嗯……”人畜无害可萌了慢悠悠看向我,我迷茫,我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成功的话,我们对于某些事情的记忆也会被狗吃掉也说不定。”


 


“喂喂喂什么事情啊,别说得我们有多对不起你们一样啊。”


 


“也行,就这样吧。”叶修答应一声,然后目送人畜无害可萌了离去。


 


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由于他眼睛本来就……嗯……,这一眼就更意味深长了。


 


我迷茫,我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


 


03.


 


等等。


 


说吧你们当中是谁悄悄把我牌换了。


 


04.


 


一堆人嘀嘀咕咕一番,在抓狗小队的人选上起了莫大的争执。


 


“我觉得其实我和叶修去就够了。”苏沐秋认真地说。


 


“滚,你瞧不起谁呢!”张佳乐吼了一句。


 


“就是。”周泽楷也点点头。


 


“我还觉得我跟老叶去就够了呢苏沐秋你不要太过分啊我跟你说!”


 


“别吵了!”韩文清低喝一声,“我,叶修,带上新杰一起。”


 


“我说,”叶修举起了手,“你们有没有想过还有一种方式,你们冲锋,我在这里掩护你们。”


 


“闭嘴!”×N


 


“你们能不能快点。”我掏掏耳朵,有这么多时间闹腾狗估计早抓回来了。


 


“是啊,别磨蹭了。”王杰希开口。


 


“文州就别去了吧,”叶修跟了句,“你动作慢,吟唱施法跟不上怎么办?”


 


“我可以叫救命啊。”喻文州看向叶修,“前辈不会放着我不管的吧。”


 


05.


 


出发时分成了几个小组,按照监狱里的队伍分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走在街上,黄少天心烦地叫出了夜雨声烦。


 


“你的嗅觉应该很好吧?嗅一嗅这附近犬形非正常人的气味看看?早点干完活还可以玩玩再回去。”


 


“我又不是狗!”戴着耳机的大狮子抗议。


 


“嗯?”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瞥了他一眼。


 


“汪。”


 


06.


 


“啊,没想到能看到野生的老韩呢。”


 


“是啊,居然看到了这么小只的韩文清。”


 


叶修和苏沐秋蹲在马路边,双手抱胸感慨地看着地上的,小钱包。


 


太过分了你们把老韩当成什么了啊!!


 


还有捡到钱包交给警察同志你们不知道吗!!


 


“工作呢!”我咬牙切齿地踹了他们一人一脚。


 


07.


 


然后当韩文清和张新杰撞到我们的时候,我们三个正坐在店里吃冰淇淋。


 


真的不能怪我们,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冰淇淋先动的手。


 


08.


 


“前辈。”


 


“Hi,前辈。”


 


和韩文清张新杰汇合后的我们走了不远又遇到了周泽楷和他的得力助手江波涛,周泽楷腼腆而高兴地凑过来,想去拉叶修空着的左手,半路却被苏沐秋截住,眨眼间两人的双手已经斗了数十个来回。


 


“冰淇淋,吃吗?”


 


“谢啦前辈。”


 


“谢谢。”


 


江波涛和周泽楷接过叶修和不情愿的苏沐秋递过来的冰淇淋,一边吃一边聊。


 


“前辈这里也没有狗的消息吗?”


 


“嗯……经过我的调查,这家的冰淇淋很好吃。”


 


“哈哈,前辈喜欢的话下次我们出来吃好了。”


 


周泽楷不开心,感觉自己身边出了个叛徒。


 


“诶诶!那不是叶修吗!唷,老叶你们也走到这里来了啊!”


 


“呵呵,刚好呢。”


 


“你们也在?”叶修挑眉,“呵,那看来……”


 


“呀!!!!!!!”


 


“那是什么怪物啊!!!”


 


“快跑啊!房子要塌了!!”


 


“吼——!!!!”一声野兽的嘶吼穿破云霄,不远处的大楼被直接从中间破坏成了混凝土块,人群惊慌失措地散开,潮水般涌向街道的另一边。


 


叶修转过身,仰头望向那只头有一半是头骨的漆黑恶犬。


 


“离我们挺近的啊。”


 


09.


 


“第九商业区,注意,嫌疑犯现在在第九商业区,请立即支援,请立即支援。”挂掉电话,我看向叶修他们,惯例战前嘲讽:“你们行不行啊?”


 


苏沐秋回头,左眼一眨,朝我比了个敬礼的手势。


 


“男人不能说不行。”


 


随机空间瞬间展开,吞没了这片区域。


 


我耸肩,和江波涛一起带着剩下的狱警开始布置光网。


 


肖时钦蹲在天台边上,看着在还在咆哮中的恶犬,恶犬高仰着头,咆哮声的声波震得石块乱飞,肖时钦的衣服猎猎作响,漂浮在身后不停转动的巨大齿轮生灵灭光芒越来越强,手中的中型魔方高速旋转。


 


他轻笑出声。


 


“关门,打狗。”


 


“嗷——!!!!”恶犬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口,庞大又锐利的骨爪猛地朝肖时钦挥去,“轰——!”的一声巨响,是韩文清的国王棋大漠孤烟重拳砸在地面上的声音,拳头抬起,飘落一阵碎石和灰尘。恶犬闪躲得极快,约有十楼大的身子伏低,警惕地打量浮在半空中的国王棋以及它肩上的韩文清,随后立即转身就想逃出去,结果狠狠地撞上了立即压缩的空间壁,空间整合,无数利刃瞬间瞄准了恶犬,恶犬漆黑的眼窝中光芒大亮,齿缝中泄露出星火,一口金焰眼看就要喷出!


 


“哦,我的老伙计,”夜雨声烦一爪戴上耳机,另一爪伸出一根爪子冲它摇了摇,“NO~NO~NO~”


 


爪下音键一抹,音响膨胀十倍不止,鼓动了几下,音乐爆破而出,将恶犬掀飞到一边,震得它脑中七荤八素。利刃调整,瞄准恶犬飞去,恶犬挣扎着躲过三分之二的利刃,下一秒就同时被两枪爆了头,“轰——”地倒在了地上,周泽楷看了眼和他隔了一栋楼的苏沐秋,低声说道:“装填。”


 


牛仔打扮的野牛骨架愁眉苦脸地感叹:“人生为什么总是这么辛苦呢?”说完红光一闪附着在巴雷特的枪身上,枪身显红色流纹,已经开始蓄力。


 


耍帅谁不会啊?


 


苏沐秋打了个响指,怪笑的绷带猎人附着武器,枪支瞬间变成了一支高射炮,橙色流纹浮现,苏沐秋挠了挠脸:“哎呀,这可有点难操控。”


 


恶犬颤抖着直起身子,王不留行帽子上的魔眼光芒大作,枯槁一般的手指在空中画出一个魔法阵,手指轻点,绿色的光束瞬间如同流星一般爆射,恶犬头一仰就要一波咆哮,然而身下突然涌出的亡灵沼泽生生打断了它。下一秒它硬生生吃下了星星射线和两枚附魔弹,身子顿时残破不堪,它喘息着,身体金光大盛,能量暴涨。


 


“这是要自爆的节奏?”一直围观中的叶修啧啧两声,韩文清哼了一声:“直接打爆就好。”


 


“别啊,上头估计要活的,死了我们去哪儿找一只,等等,”叶修在口袋里找了找,拍拍君莫笑,“好了,我们走吧阿笑。”


 


那边几人还准备直接爆掉恶犬,突然一个捉云手将恶犬捉了过去,君莫笑手中幻化出千机伞,千机伞化矛,扎中恶犬,打断了一部分蓄能,狠狠地砸向了地面,恶犬落在地上炸出了一个大坑,烟雾瞬间弥漫了整个随机空间。


 


“诶好了好了收工了啊,”叶修喊了两嗓子,“肖时钦处理一下,张新杰过来奶两口,别死了。”


 


烟雾散去,坑露在众人眼前。


 


“这坑够大的啊。”叶修站在坑边看了看。


 


“叶修你这次偷懒啊,这次都是我们在出力啊,回去后你得请客,我要吃你请周泽楷吃的那种冰淇淋,五个!整整五个!”


 


“得了吧你不也偷懒,出力的都是你家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在一边嘚瑟地晃了晃,黄少天倒是理直气壮地开口:“怎么啦?大块头就得大块头去教训怎么啦!是这只太弱本剑圣的冰雨还没用呢就被收拾了!”


 


“好好你厉害。”叶修跳下坑,轻巧地落在坑底,看着坑底身上全是伤痕,在张新杰的治疗下奄奄一息的金发年轻人。


 


“怎么样?”


 


“还好,”张新杰淡淡地开口,“粉碎性骨折,内脏俱损,休息一下就好了。”


 


“现在他能说话不?”


 


“你试试?


 


叶修蹲下身,揉了揉那个金色的脑袋,挠了挠耳根,年轻人的头动了动,艰难地抬起头,不停眨着眼挤落眼中的灰尘和血迹。


 


“嘿,年轻人,听说过非正常人监狱吗?包吃包住,室友品行优良,越狱随机,定期清扫警察局,来不来?”


 


年轻人突然来了精神:“你是刚才把我砸下来那个人?”


 


“对啊。”


 


年轻人猛地起身,疼得他呲牙咧嘴但他坚定地握住了叶修的手,眼睛亮亮的:“请允许我叫你一声,老大!!!”


 


“叫老大可以。”叶修拿出一张入狱同意单,笑得亲切。


 


“先和我签订契约吧。”


 


10.


 


“这不对啊,”我看着被医疗兵抬走的前身恶犬现名包荣兴的年轻人,“照这么说其他人的输出比你给力多了,怎么他就看中你了呢?”


 


叶修以一种“孺子不可教”的眼神看着我:“他是什么?”


 


“大狗。”


 


“我呢?”


 


噫。


 


11.


 


躺在病床上的包荣兴很幸福。


 


因为他终于找了能饱他骨头吃的老大。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BC


--------------------------------------------------------------


晚餐我只吃了泡面……


用了四章来大概描述一下这个世界,还有配图快累死我了。


不过很值得,因为我要构建的不只是一篇文,而是一个世界【←日常中二中……

评论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