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all叶】非正常越狱01

病客:

*全称非正常人类和非正常狱警的愉快越狱日常


 


*本文包含并不限于:有病,剧毒,第一人称


 


*不是高大上的监狱文也没有H


 


*看到这里人应该走了一半吧?


 


 


非正常监狱


 


01.


 


大家好我是狱警。


 


对我的名字就是狱警。


 


性别男,身高四舍五入两米,女朋友五指姑娘,有车有房,车有两个轮,房有十块砖。年近三十岁工作八十年。对,还有七十年是按死后计算的。


 


总的来说我就是一堆非正常人里还算正常的那一个。


 


我是被迫在监狱里当狱警的。


 


在我三十岁被车碾死后在太平间诈尸的时候,我被一群非正常人带走了,在又将我扔高速公路上被新手司机碾死一次再次复活之后,检查人拍着手感叹天纵奇才局子里需要我这种人才把我扔进了一个监狱里,让我做了一名优秀而光荣的狱警。


 


月薪两千。


 


冥币。


 


02.


 


这个城市里分三种人。


 


人类。


 


人畜无害的非正常人。


 


人畜有害的非正常人。


 


而我们这个监狱,关押的就是一票为非作歹、凶恶残忍、令人发指、砸锅卖铁的,非正常人。


 


有些是犯了罪被扔进来的,这些人靠的是实力,而有些人靠脸就可以进局子。


 


比如三楼二号间的那个,再比如四楼四号间的那个。


 


前一个让人看了就想揍,惹是生非。


 


后一个让人看了就怕被揍,惹是生非。


 


03.


 


监狱本来就不是个安生地方。


 


尤其当这些犯人有各种各样的能力的时候。


 


在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狱警还不多,监狱里经常发生暴动。


 


因为有很多犯人很不服气,确实他们也很冤枉。这个监狱里有三分之二的犯人就像我说的,靠脸,因为长得让人类不放心就被抓起来关着了。


 


在进行了三百二十七次以暴制暴成功抓回逃走的犯人们后,网络上的智者们说:不行,我们要民主,罪犯也是人。


 


领导一琢磨说:也对,我们要民主,爱护人民。


 


改变方针,建立一个民主有爱的监狱。


 


然后我们把监狱的房间都粉刷成了粉红色。


 


04.


 


多么恶心的民主啊。


 


罪犯们从此以后变得十分乖巧。


 


生怕我们再犯病。


 


和平万岁,皆大欢喜。


 


05.


 


然而这样的和平被一个男人打破了。


 


就是那个住在三楼二号间的男人。


 


他是监狱里的头头之一。


 


监狱里总是流行拉帮结派的,于是在一个宁静的下午罪犯们决定挑选出他们的头头。一开始他们是用最直接的方式——打架决定的,然而他们的热情吸引了看守,于是在狱警们手持激光炮的耐心劝说下,罪犯们选择了用投票选举的文明方式。


 


选举的提议各式各样,有一个是颜值最高,有一个是监狱好声音,还有最符合罪犯气质啊什么的。


 


而住在三楼二号间的那个男人也是这样选举出来的。


 


选举称号——最受欢迎的男人。


 


06.


 


“报告!!不好了!!监狱里最受欢迎的那个跑了!!!”


 


“冷静点!就跑了一个你们就慌成这样像什么样子!”我拍桌,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暴躁得不行。


 


“不、不是啊!他一跑有十多个跟着也跑了!”


 


啊?哦。


 


07.


 


监狱里最受欢迎的男人我当然是很清楚他的。


 


他叫叶修,是个很独特的人。


 


有多独特呢?


 


那就是只要你见过他,你就能第一时间在人群里发现他。


 


那身独特的混搭实在是太辣眼睛了。


 


他总是和他的大骷髅一起行动,那架骷髅有个文雅的名字叫君莫笑,但是,讲道理嘞你们俩那一身混搭让人看了不准笑很困难的噻。


 


他进局子的理由就是君莫笑,他家君莫笑暴走了一时间控制不住把人小卖部给拆了。然后就被扔进来的,相当于家长的叶修本来是可以不进来的,但他还是跟着被关进了监狱。


 


是我连累了他——叶修吸了口烟。


 


如果不是因为我家七舅老爷没有追到他喜欢的姑娘导致他伤心欲绝在家里大量吸烟,都到了让我们一家人都闻到烟味就吐的地步,我和笑笑也不会被强制禁烟,让他犯了烟瘾暴走,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叶修吃了一口烤串。


 


为你那没得手的七舅老爷鼓掌——我这么安慰他,并且多点了两串鸡翅。


 


说这话的时候我和他在外偶遇,挺谈得来就一起坐下来吃了些烤串。仔细看我才发现这个人嘲讽是嘲讽了点,脸长得还是很不错的,这么一看他那身混搭风也不是很难看了。


 


好好一个年轻的不正常人,为了自己的使魔入狱,也是相当令人感动了。


 


我感叹一声,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对哦,我怎么和一个罪犯在烧烤摊偶遇了。


 


08.


 


自那以后,我就牢牢记住了他。


 


因为他那天被我带回来前说钱包忘带了,那顿是我结的账。


 


而直到今天他也没把他那份钱还给我。


 


09.


 


这下可就难办了。


 


我皱着眉看着地图上那一堆红点。


 


这可是监狱里一打十的战斗力,现在的人手不知道能不能把他们都带回来。


 


幸好他们手上的手环还有追踪信号,不然这可就难上加难了。


 


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我立了个flag。


 


因为那些红点突然就全部不见了。


 


我怎么那么恨呢。


 


10.


 


“好了,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找到他们的行踪,分小队调查,沿着信号消失前的痕迹去找,明白了吗?”


 


“是!”


 


“Yes sir!”


 


“OK!”


 


你们好好说个明白会死吗?


 


还有,刚刚你们当中有一个是不是趁机说了“fuck”,站出来自己跳进处罚室里的洗衣机里面去。


 


11.


 


“我嗦你们这些警察嚯!要李们有啥用嘞!连个罪犯都看不住!”


 


“好的女士,请告诉我们你有没有见过这些不正常人。”


 


“我辣里有时间会给李们注意这些不正常人,辣是你们的工作又不是我嘚!”


 


“好的女士,谢谢您的合作。”


 


“我嗦果家养你们有什么用,我们纳税人的钱都拿去吃喝赌了嘛?告诉你们你们这些公仆再这样搞得人心惶惶小心老娘下个月的税不交惹……唔唔唔唔唔!”


 


“Sir,这个女的要逃税。”


 


“带回去。”


 


“还有,叫你们不要再拿502把人嘴黏上了,局里只报销封口胶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12.


 


我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辣眼睛的男人。


 


他和他的骷髅站在楼顶,他身边跟着他的实力搭档苏沐秋,还有那个叫肖时钦的魔方。


 


我调好了手里的话筒,仰头。


 


“楼顶的罪犯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已经出逃了近三个小时,你们的同伙的行踪也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你们被逮捕只是时间问题!现在已经五点十分了!现在跟我们走你们还能赶得上晚饭!今天晚饭特意加了虾,再不回去你们连虾壳都没啦!”


 


“快到晚饭的饭点了,张新杰估计已经赶回去了吧?”苏沐秋转头对叶修说。


 


“我们的事也办得差不多了。”肖时钦低头看了眼围在大楼周围的非正常狱警。


 


“这次麻烦你们了,下次哥请吃饭。”叶修靠在君莫笑身上吃了根棒棒糖,“不过,这次也给监狱添了麻烦,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


 


“OK。”肖时钦比了个手势,拿出传音器向楼下喊道,“能不能赶上晚饭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居然还在负隅顽抗。”nice,不愧是老罪犯。


 


“一队跟我从里面往上冲,二队和三队从外面找能到达楼顶的方式,医疗兵跟在我后面,以防有什么意外。”


 


然后在踏进一楼的时候我就成功地害死了我们的医疗兵。


 


叹了口气,所以我才讨厌肖时钦的随机空间啊。


 


踏进随机空间的东西都被随机组合,胸是屁股屁股是胸这种事都很常见。


 


医疗兵刚进门就被排列到门口的机关剁成了一堆医疗药品,只能结束后再抬回去了。


 


等我和剩下的狱警冲到楼顶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移动的马赛克。


 


“束手就擒吧。”


 


我们抬起了枪,被苏沐秋从楼顶打掉的狱警也再次爬了上来。


 


“好好好投降投降。”叶修懒洋洋地抬起手,另外两人也举起手。


 


被拷上手铐的时候,叶修问了句:“诶,你今天说的加虾是不是真的啊?”


 


“当然不是,今天加的是花椰菜。”


 


“你驴我。”


 


“你也驴我。”


 


这兔崽子根本就没有七舅老爷。


 


“呵呵。”叶修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13.


 


总之,除了医疗兵,这次的捕获行动,也有惊无险的结束了。


 


我在业绩记录上再划下一笔。


 


14.


 


“说起来你不是一直懒得往外面跑吗?”我用叉子叉起碗里的花椰菜,转头看了眼叶修碗里堆积如山的各色菜肴,监狱的脸面刚收回往叶修碗里放虾的手。


 


爱情使人肥胖,我恶毒地想着。


 


“沐橙这次期末考试不错,我和苏沐秋去给她送礼物。”叶修友爱地将碗里的花椰菜放在了黄少天碗里,引来黄少天一阵叽叽喳喳最后还是乖乖吃下了。


 


15.


 


哦。


 


我X你麻【哔——】。


TBC


——————————————————————————————


除了正文以外我的废话一般都很少……大概。


没什么耐心写长篇,因为我喜欢写亮点的东西但是长篇要许多的铺垫,为了不让长篇变得又臭又长,选了比较好玩的设定,不喜欢一开始就把设定交待完。


抱歉啊我开了【也许是有生之年】长篇却不是精神病态的那个题材,我已经意识到错误了但我根本不打算改。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