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黄叶】无望井底84小时

病客:

*非正常越狱番外(前传)


 


*写正剧有点腻换个写写


 


*老板除了H什么请都来一份谢谢!


 


*番外全为单cp,纯食请放心


 


*按一天12个小时来算


 


 


 


 


无望井底84小时


 


Hour 1.


 


黄少天皱着眉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无辜地看着他。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我说……”


 


“嘘……”男人却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头顶传来脚步声,以及细碎的说话声,两片枯叶颤巍巍地掉下来。


 


直到耳朵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男人才放开了他的嘴。


 


“靠靠靠!你堵我嘴干嘛好不容易上面有人叫他们把我们救上去啊我靠!”如果不是现在两人被迫紧紧挤在狭窄的井底,黄少天早一脚踹过去了。


 


“哈,抱歉抱歉,上面那些人是追杀我的,被逮上去只有死路一条。”男人动作艰难地耸耸肩。


 


“追杀你关我什么事?”


 


“别啊,怎么说都是一起患难的交情嘛。”


 


“滚!谁跟你一起患难!”


 


吼完这一句黄少天也没什么力气了,他其实也是因为和人类起了冲突,一路被人追杀,最后没辙跳进了这个枯井里,结果就没力气出去了,困了快一个小时,好不容易听到脚步声,没想到直接掉下来一个非正常人,差点没砸他个半死。


 


“喂,你叫什么名字?”俩人现在的姿势是面对面坐着,双腿一大半都挨在了一起,黄少天脚踝动了动就踢到了男人的大腿。


 


“叶修,你呢?”


 


“我?黄少天。”


 


“你家的是什么?”


 


黄少天撇撇嘴:“一只喜欢玩音乐的狮子。”


 


“叫不出来?”


 


“没力气了。你家的呢?”


 


“一具骷髅。”


 


黄少天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叶修挑眉:“我家君莫笑还是挺帅的,可惜。”叶修弹了个响指,一个骷髅头落在他手心,然后又消失不见。


 


“你也挺惨的哈。”黄少天到是对他有了几分惺惺相惜的同情。


 


“彼此彼此。”


 


之后他们不再说话,同时抬头看向头顶那一点亮光,在心里叹了口气。


 


 


 


 


Hour 5.


 


“……你有水吗?”


 


“我看看。”叶修在自己的包裹里翻来翻去,“花露水?”


 


黄少天嘴角抽了抽。


 


“开玩笑的开玩笑,接着。”


 


黄少天拧开矿泉水瓶的盖子,喝了口润润喉咙就没喝了,叶修接过来又放回自己的包裹里。


 


“谢谢。”


 


“不客气,”叶修笑了笑,“出去请我一顿就好。”


 


 


 


 


Hour 12.


 


“……现在几点了?”


 


“你手机没电了?”


 


“我没手机。”


 


“哦,我看看。”黄少天打开手机,荧蓝的光芒映在他的脸上,叶修看了两眼,打趣道:“诶哟,没看出来,小伙子长得还不错。”


 


“那是,还用得着你说?”黄少天嘴角勾起,“过去了12个小时了,来来来,我也要看看你这家伙长啥样。”


 


“你觉得我长啥样?”


 


“还用说,我听你说话就觉得你肯定长得一副欠揍样,对,就像我家楼下原来养的那只猫,可气人了我跟你说……呜哇!”


 


“干嘛,我长得有这么吓人吗?”


 


“没,就是你太白了乍一看有点吓人。”黄少天又仔细看了看叶修的五官,“唔……还行,我说,哪个男人有你这么白的?”


 


“你可以理解为因为我的本体是具骷髅。”


 


“我本体还是狮子我皮肤也不会黄成那样啊。”


 


“行了你小子,话怎么这么多?”


 


“不说点话怎么打发时间?”


 


“你可以睡觉。”


 


“万一睡着了有人路过怎么办?”


 


“没事儿,我盯着,你睡吧,等你醒了我再接着睡。”


 


“……也行。”黄少天靠着潮湿的石块闭上了眼。


 


 


 


 


Hour 13.


 


“……你能别盯着我吗?瘆的慌,我睡不着。”


 


“啊,对不起。”


 


 


 


 


Hour 19.


 


“你心挺大啊,睡了六个小时还打呼了。”


 


“呃,”黄少天活动脖子的动作一僵,“……很大声吗?我记得我睡觉不打呼的啊?”


 


“还行,挺有节奏的。”说完叶修打了个呵欠。


 


“你睡吧,接下来我看着。”


 


“行。”叶修把衣服裹一裹闭上眼就睡着了。


 


现在天刚刚亮亮,丝丝缕缕的光线渗过叠在井口的枯叶堆和枯藤照射进来。


 


井底很潮,还长得有滑腻的苔藓。黄少天看见叶修单薄的衣服,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外套,琢磨琢磨,踢了踢叶修。


 


“……怎么了?”


 


“坐过来,我身上这件外套挺厚,借你一半。”


 


叶修跟冬眠期没睡饱的动物一般迷迷糊糊磨蹭过来,黄少天脱下外套盖在两人身上,两人肩挨着肩挤在一起,别说还真挺暖和,叶修头一歪靠在黄少天肩上,他立马把头抬起来甩了甩,靠在石壁上昏昏欲睡。


 


“衣服都借你了,肩膀你就靠吧。”


 


“谢了。”叶修一下子把头栽在黄少天肩膀上,疼得黄少天龇牙咧嘴的。


 


他小声地骂了句“靠”,继续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Hour 24.


 


叶修醒来的时候,入目的是染了绿色的石壁。


 


他打着呵欠起身:“还是没人啊?”


 


“嗯。”


 


“嘿,你别说,这样挺像我小时候和我弟挤在床上睡觉一样。”


 


“你还有个弟?”


 


“嗯,长得和我一样,双胞胎,挺乖的一小孩儿,就是不太尊重他哥我。以前他怕鬼,就和我这样挤在一个被子里睡觉。”


 


“你们感情挺好的嘛。”


 


“那是,虽然我弟比我笨了点,我还是很喜欢他的,我弟嘛。”


 


“唔……”黄少天身子下滑了点,“诶,等咱俩出去了我俩肯定也是好兄弟。”


 


“这么肯定?”


 


“那当然!”黄少天扳着手指头数,“同患难,喝过一瓶水,盖过一件外套,我跟你说你要是我兄弟我肯定对你特别好。”


 


“听上去不错。”


 


“是吧,而且我看咱俩性格也挺合得来的,”黄少天叹了口气,“就是看能不能出去了。”


 


 


 


 


 


Hour 32.


 


省之又省,那半瓶矿泉水还是喝完了。


 


“人没水还能撑三天,”黄少天将瓶子越拧越紧,“我看书上说的,也不知道对不对。”瓶子里的空气被挤压,最后瓶盖“砰!”的一声飞出去撞到石壁上又弹回来,叶修抬手,两根手指夹住了飞向他额头的瓶盖。


 


“我们可是非正常人,谁知道呢。”


 


叶修把瓶盖往黄少天脑门上一弹,黄少天利落地躲过然而却瓶盖因为反弹打中了他的后脑勺。


 


“至少我现在很庆幸我们不是用人类的那一套排泄,不然咱俩早就被熏死了。”


 


“说的也是。”


 


“不过人是铁饭是钢啊……”叶修四处看了看,刮下来一些还湿着的苔藓,自己先吃了些,在嘴里尝了尝,“还行,来点儿?”


 


黄少天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属狗的啊你?”


 


 


 


 


 


Hour 48.


 


“老叶,你为什么被追杀啊?”


 


“也没什么,杀了个人。”


 


“嚯!”黄少天一下来了劲儿,“你胆子够大啊!厉害厉害!”


 


“喂喂,你难道不是应该谴责一下我的行为吗?”


 


“切,那有什么。”黄少天毫不在意地靠在石壁上,“除了我的父母,就没有人盼着我点好,我干嘛要去关心他们的死活,我就不信你不是这样。”


 


“是啊,除了我那一家子,确实没人给过我好脸色过。”


 


“你看吧,这就是非正常人过的日子。人类总是在互相伤害,却总是担心我们会伤害他们。”


 


“所以我离家出走了。我想知道,”叶修转头看向黄少天,“究竟有没有一个地方,非正常人可以不受歧视的活着。”


 


“你找到了吗?”


 


“没有。”


 


黄少天摊手,一脸“你看我就说吧”的表情。


 


叶修笑了笑:“没有,哥就造一个。”


 


黄少天一下子瞪大了眼。


 


“你疯了。”


 


他说。


 


 


 


 


 


Hour 56.


 


“其实这个想法是可行的,你看……”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没想你居然还是精神上的非正常人!哪怕是好兄弟我也不能被你洗脑!我不听!”


 


 


 


 


 


Hour 72.


 


“……诶,你真不说话啦?”


 


“你不是不想听我说吗?”


 


“想法是很不错,但首先,”黄少天指了指头顶,“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还说不定。”


 


“其次,有你这种想法的新闻里也播过不止一次了,可是他们的下场呢?非正常人是很强,可是人也不是傻子,你凭什么认为你就会成功?”


 


“你凭什么认为我就会失败?”


 


“我这是担心你!你别忘了现在为警局工作的非正常人有多可怕!”


 


“放心吧。”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


 


“水波很小,但是扩散开来也许会变成海浪也说不定。”


 


黄少天盯着他的眼睛,叶修的眼睛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他却分外清晰地感受到了一种灼烧感,这种灼烧感烫在心上,令人不可抑止地热血沸腾。


 


“没文化,那是蝴蝶效应吧?”


 


“差不多一个意思,事在人为嘛。”


 


“差得远了啊喂!”


 


 


 


 


 


Hour 78.


 


“……这下可真有点过分了。”


 


黄少天烦躁地抹了把脸。


 


“来一口?”一只漂亮的手伸到他眼前,饿昏了头的黄少天一瞬间看成了一只鸡腿。


 


“我说你什么意思啊?我可没丧心病狂到吃人肉的地步。”


 


“就让你吸点血,谁让你吃我的肉了?”


 


“那也很糟糕的好吧?再说谁知道你的血味道怎么样,万一很难吃我可是会吐的。行了行了我还没那么虚,收回去吧你。”


 


“不会吧?我觉得至少你不会吸得满嘴油吧?”


 


“叫你收你就收废话怎么那么多!”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句。


 


叶修把手收了回去,黄少天在心里松了口气。


 


却听叶修“啧”了一声,然后就是牙齿咬穿皮肉的声音,血腥味弥漫开来,黄少天一惊:“你干……!!”


 


叶修掐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一口满是铁锈味的血通过他的口腔滑入他的喉咙。


 


黄少天震惊地看着叶修显得有些冷漠的瞳孔。


 


这根本不算是吻,只是喂食而已。


 


“咕咚”一声,黄少天咽下了那口血。


 


 


 


 


 


Hour 82.


 


黄少天盯着叶修嘴角的血迹,在苍白的脸庞上尤其显眼,甚至有几分艳丽。那是他自己的血。


 


在他的坚决下叶修喝下的。


 


“怎么了?”叶修疑惑地看着他。


 


“有血渍。”黄少天伸出手,用拇指指腹擦着那一点鲜血,然而并没有擦干净,甚至越抹越花,染红了嘴角。


 


“喂喂喂!”叶修歪过头躲着他的手。


 


“叶修。”


 


“嗯?”


 


“你说的那种地方,我也想去看看。”


 


“哦?你不说我疯了?”


 


“如果咱们能活着的话。”


 


“行啊。”


 


就好像这黑暗的井底唯一透进的那一点光一样,黄少天到现在都相信他们会从那发光的井口出去,所以他选择去相信,他这糟糕无比的人生中闯进来的这一个人,以及他带来的千万分之一的希望。


 


Hour 84.


 


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搜救犬的狂吠在这一刻让人无比的安心。


 


“你说的啊。”叶修的神色有几分得意。


 


“你记这个到是记得牢了。”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喂!下面的人!还好吗?坚持住!马上救你们上来!”


 


在紧闭的眼皮接触到灼热的阳光时,黄少天放心地睡了过去。


 


Hour 85.


 


在被困在无望的黑暗中的第六天,他爱上这个理想。


 


而在被困在无望的黑暗中的第七天,他爱上了创造这个理想的人。


 


END


--------------------------------------------------------------------


bug就不要太纠结了,我写得自己都晕了。


昨天看见一块肉,热度也挺高,就吃了,然后看见了传说中的小媚娃叶修。


懵了一晚上没睡着,下午考试画设计图都是恍惚的。


这好家伙后劲大得不行。


我恨那个作者,就这样吧。


我再去看两集猫和老鼠缓缓。

评论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