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all叶】非正常越狱03

病客:

*全称非正常人类和非正常狱警的愉快越狱日常


 


*本文包含并不限于:有病,剧毒,第一人称


 


*不是高大上的监狱文也没有H


 


*看的人还剩多少让我数数谢谢?


 


 


三、非正常处刑


 


01.


 


处罚室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


 


里面从搓衣板到洗衣机一应俱全。


 


为什么全是清洗用品?


 


大概是因为扫除大妈对于我们这帮不爱护卫生的人的愤怒。


 


诶哟。


 


我错了,扫除姐姐。


 


02.


 


但是比起脸滚搓衣板,我们更怕的是洗衣机。


 


因为狱警大多是亡灵生物,以幽灵居多。


 


所以处罚时经常被团起来扔进洗衣机里面搅,体验一下1080°旋转飞车的刺激感。


 


然而这都不是最可怕的。


 


有一次小王同志被罚进洗衣机,刚好有人进来洗衣服,看也不看就把衣服倒进去了。


 


那衣服掉色,绿的。


 


03.


 


好不容易审讯完参与这次事件的所有犯人,接下来就是激动人心的时刻。


 


在所有人绝望的目光中,我们打开了处刑室的大门。


 


嗯?处罚室?


 


那是罚狱警的。


 


04.


 


走进处刑室,捂眼的捂眼,扶额的扶额,叹气的叹气。


 


一定开始从心底里忏悔自己的行为了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带着无尽的怜悯,我摇摇头。


 


毕竟处刑室真的是太可怕了。


 


这炫目的亮粉色哦。


 


05.


 


没错,当时我们保留了一间最粉红的房间用来做处刑室。


 


原来的处刑室装扮得太不人道了——上级说。


 


为此我们还在最醒目的位置挂上了亮橙色的横幅——高高兴兴受罚,平平安安回家。


 


为处刑室营造了一个良好的处刑氛围,已经连续两年被评为先进,大受赞扬。


 


06.


 


最开始处刑的方式很单调。


 


先暴力后文明。


 


能用拳头教育的绝不口头教育,有什么犯人不能打一架解决的,那就围殴。


 


那时候并不觉得把罪犯打得血肉模糊有什么错,即使有许多是因为外表和能力让人类害怕的良民,我们可以把他们按着揍上大半天,也懒得和他们多说一句话。


 


“你们真是怪物……”含着血说这话的那个非正常人的样子我已经不记得了,死没死也不清楚,只记得他闪烁着微弱光芒的眼睛。


 


那是我头一回观察一个怪物的眼睛。


 


我松开了他的领子。


 


“我还有妻子和女儿,我想回去见她们。”等我再见到他的时候,我们俩蹲在台阶上,抽着两根从地上捡来的廉价烟草,监狱禁烟,这两根烟不知道是谁留下来的,有点散,有点潮湿,吸进嘴里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微红的火光在黑暗里明明灭灭,最后我们把烟摁在地上。


 


两个黑漆漆的点,仿佛一个牙印。


 


第二天那个人从监狱里消失了。


 


“Sir,我们跑了一个犯人!”


 


“冷静点,就跑了一个有什么好慌张的。”


 


“Sir……监狱禁烟……”


 


“啊?”我懒懒从报纸里抬头,把含着的白色糖棍拿出来,“瞎啊,这是香烟糖。”


 


07.


 


时代在进步,肉体暴力也衍变成了精神暴力,啊不是,是文明教育。


 


组织教育我们要有针对性地对付敌人,比如给胖子吃黄油,把强X犯绑起来给他看AV,好吧第二种有点下流,我还是觉得来一刀比较快。


 


要说处刑起来最方便,那还得是黄少天。


 


一片封口胶就可以让他生不如死了。


 


又便宜又快捷,nice boat~


 


08.


 


爱在心口难开的黄少天“唔唔唔”地就跑去找叶修寻求心理安慰去了。


 


委屈。


 


难过。


 


但就不能说。


 


哪怕他俩现在一个求安慰一个难得地摸摸头我也觉得好开心。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对叶修的这种亲近哪来的,黄少天家的使魔也不是犬科啊,怎么就对这堆骨头这么执着?


 


叶修认识的人挺杂的,听他说有些人他在入狱前就认识了,有些人他在入狱后才认识的,至于是怎么认识他啃着水果支支吾吾就应付过去了。


 


说话只说一半的人最欠揍了。


 


09.


 


“看见没,这是你的银行卡。”


 


肖时钦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下次再越狱你的下场就像它一样。”在肖时钦心痛欲绝的目光中,狱警慢慢地折断了银行卡然后满意地起身离开。


 


我真是没眼看了……


 


在那个狱警走后肖时钦收拾收拾表情从随身带的魔方里取出一张崭新的银行卡吹吹灰。


 


……谢谢你们配合哦,下次能把戏演到我也走了好吗?


 


10.


 


一个狱警带着张新杰出来的时候,张新杰人都是恍惚的。


 


我看了眼房间里面,满房间各式专治强迫症的图片。


 


隐性强迫症患者真是太可怜了。


 


我拍拍他的肩。


 


11.


 


一个狱警带着王杰希出来的时候,那狱警人都是恍惚的。


 


真是难为你了。


 


我拍拍那位狱警的肩。


 


12.


 


当我视察到处刑韩文清的那间房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处刑结束后过来瞧瞧的叶修,于是我们搭了个伴儿,推开门,发现几个狱警正在石头剪刀布。


 


有一个倒霉蛋输了,挣扎着走向韩文清,却猛地跑到另一个狱警身后推了他一把:“你去!”


 


“你去!”


 


“你去!”


 


推推嚷嚷,推来推去,结果一个脚滑几个人全摔了。


 


……哦天啊。


 


“你们胆子怎么这么小?还算是个狱警吗?”


 


“抱、抱歉,Sir……”


 


“算了算了这次我就帮你们一把,下次你们再这样全部给我跳洗衣机里面去,上吧,犯人叶修。”


 


叶修耸耸肩,在几人发光的目光中,走到韩文清身边:“看好了啊。”


 


韩文清皱了皱眉。


 


两秒钟后。


 


“看,这样就不可怕了吧?快行刑吧饭点要到了。”说完理了理打在韩文清头上的蝴蝶结。


 


更可怕了啊!!!!!!!!!


 


13.


 


使魔在另一个处刑室内行刑,其实与其说是使魔,倒不如说是他们能力的一部分的幻化,就好像一个盘子里的蛋糕太大,就分一部分出来装在另一个盘子里,但没办法,想不出除了“使魔”以外怎么称呼他们。


 


视察的最后只剩下使魔们在的那间处刑室,我推开门,狱警们做记录的做记录,准备刑具的准备刑具。


 


别装了我上一秒还听见你们放的音乐。


 


你们跳的是什么舞君莫笑都散架在一边了。


 


14.


 


报告洋洋洒洒地写了一摞,其中还有他们的检讨书。


 


我长舒一口气揉了揉肩,一旁帮忙的狱警瞅着我,斟酌许久开口。


 


“Sir,其实我有一个想法,直接在他们面前对叶修用以前的刑罚不是来得最快吗?”


 


我揉揉这个单纯的年轻人的头发。


 


“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但是活着不好吗?”


 


TBC




-----------------------------------------------------------




作业做完了,人生空虚了……




因为周围人看我像看神经病。




所以我看周围人也像看神经病。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