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all叶】非正常越狱06

病客:

*全称非正常人类和非正常狱警的愉快越狱日常


 


*本文包含并不限于:有病,剧毒,第一人称


 


*不是高大上的监狱文也没有H


 


*这是篇欢脱脱线的文,我不打算加入虐点泪点,让他们就这么闹腾下去吧


 


 


 


六、非正常探监


 


01.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罪犯们难得都老老实实地呆在监狱里。


 


因为今天是探监的日子。


 


说白了就是亲属们愉快的监狱一日游。


 


大清早的,我们就迎来了第一位亲属。


 


叶修的弟弟,和。


 


他们的儿子。


 


……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02.


 


听到看门的说到这一句的时候,我吓得掉到了地上。


 


叶修有儿子?


 


还是和他弟弟?


 


叶修能生崽?


 


我都不知道这会儿是吐槽叶修有个崽还是吐槽叶修和他弟好上了。


 


“快快快,把他请进来。”


 


叶修有个弟弟他是跟我说过的,不过听他说他弟业务繁忙而且一直对他这个哥哥表示各种嫌弃还老喊着让他回家。我点头表示理解,傲娇嘛,我懂的,这年头吃香的属性。


 


现在他弟来探监我的八卦心简直就是直线上升有爆表的趋势。


 


况且,怎么能只有我一个人被吓掉到地上。


 


我在操场上看见了正在坚持晨练势必要长得比叶修高的黄少天,我朝他勾勾手指,黄少天疑惑地跑过来。


 


“我说,”我戴上耳塞,“叶修他弟和他们的儿子进来来探监你知不知道?”


 


“什么???!!!叶修那家伙有儿子了!!!”


 


听着不远处或大或小的砸地声,我就放心了。


 


03.


 


在一片或狠毒或狠毒或狠毒的视线中,叶修的弟弟叶秋坦然自若地走进了大门。


 


在他走进来两步后,一只白色的小狗小短腿跟小马达似的可欢腾地就跑进来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狠毒的视线变成了疑惑的目光,叶修的儿子呢?


 


“诶,蠢弟弟,不是说我不回家你就不来见我吗?”叶修优哉游哉地看着自家双胞胎弟弟。


 


“你儿子想你了。”


 


“你怎么成我儿子了没大没小的,这不是小点吗?乖,过来,有骨头吃~”


 


叶秋淡定地把小狗抱起来,小狗尾巴狂摇,凑过去舔了叶修一脸口水。 


 


“你儿子。”


 


周围又是各式各样的倒地声,就连叶修的脸都木了一瞬间。


 


“你逗我呢?”


 


“哦,”叶秋把小点翻过来看了眼,“是女儿。”


 


“先不说男人怎么生孩子究竟是怎样的基因突变才会人和骷髅生出狗啊!”


 


孙翔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吼了一句。


 


叶秋沉默了一瞬间。


 


 叶修抹了一把脸,尽力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手拍在叶秋的肩上:“乖,有什么事说出来哥哥想办法帮你解决,不要这样。”


 


“你跟我回家。”


 


“哦,那还是算了。”


 


叶修转过头:“我是没办法了,你们看着办吧,我就这一个弟弟。”


 


“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哥啊!”


 


04.


 


就在众人磨刀霍霍向叶秋的时候,叶秋看向我们这堆进入看戏模式的狱警,然后盯上了我。


 


“你们的罪犯要攻击家属你们不管管?”


 


“啊?”我只是个看戏的而已啊,我无辜,我迷茫。


 


“这个监狱有三分之一是叶氏花钱建起来的,你看着办。”


 


我赶忙吐出了瓜子皮。


 


我屈服在资本主义的威胁下了。


 


对不起我可能不是个合格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05.


 


不能教育叶秋,于是他们盯上了刚才舔了叶修一脸口水现在蹭着叶修小腿可开心的小点。


 


“这是只土狗吧?”黄少天皱着眉看着和蔼可亲揉着狗头的叶修。


 


“是的。”张新杰仔细打量了小点后点头。


 


“我说你们别欺负小动物啊,”张佳乐走过去抱起小狗,“叶修你居然会喜欢这么可爱的……”


 


张佳乐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本来乖乖的小点突然体型暴涨血盆大口一张差点咬掉张佳乐的鼻子,幸好张佳乐反应快这才躲开,小点就又变回萌萌的样子蹭到叶修身边求抱抱求揉揉。


 


张佳乐惊魂未定地转头,看着身后陷入僵直状态中的众人。


 


“我是不是失忆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06.


 


“我们女儿其实不是一只狗,是一个大型杀伤武器,除了叶修和我以外的人碰它都会启动。”叶秋一本正经地解释。


 


“哦哦,难怪我刚才听见了戚戚酷酷咔咔的声音。”我听你鬼扯。


 


哦,再见了,我的共产主义。


 


07.


 


现在场面很紧张,小点,黄少天,孙翔呈三足鼎立之势!


 


“可恶可恶可恶!叶修都没有这样揉过我的头你一只会变身的土狗简直太可耻了!”


 


“就是!你还有没有把我孙翔放在眼里!”


 


“哼!我看……”


 


“闭嘴!”黄少天孙翔同时冲我吼了一句,“你能不能别再给我们配音了!声音恶心死了!”


 


我收回捏着鼻子的手。


 


“哦,对不起。”


 


08.


 


叶秋去了叶修房间,兄弟俩促膝长谈,留下他家的狗跟我独处。


 


那位霸道总裁我请你等一等啊!


 


你先告诉我怎么把你家狗的嘴从我手上弄下去啊!


 


就算是我也很痛的啊!


 


09.


 


其他人并没有去妨碍叶家兄弟俩,不是因为好心,而是因为他们的亲属也过来探望他们了。


 


先声夺人,啊没错,字面上的先声夺人的是黄少天的妈妈。


 


黄少天的妈妈是位非常活泼的女士,人很亲切又做得一手好菜,每次来探监时狱警们都很欢迎她,因为她总是会带很多好吃的来感谢我们对黄少天的照顾。


 


嗯……这样说的好像我们才是一堆狗崽子似的。


 


黄少天的话唠也许是遗传自他的妈妈,两人凑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让我不禁想吟诗一句——两只黄鹂鸣翠柳。


 


不过比起儿子经常三句重复的作为一位母亲她说的可就字字都是重点了。


 


“儿子你喜欢的人你还没追到啊?”


 


“唉哟我说你,一点都没有你妈妈我当年倒追你爸爸的风范!”


 


“我告诉你,你就应该每天在他面前刷刷存在感,嘘寒问暖,让他感受到你对他的关心,偶尔给他做做饭,抓住这个人的胃……什么?你还没学会做饭?那你抽个时间先回家我给你做好你再带过来啊!”


 


我说我还在呢,虽然我快被小点啃掉一半了可是我还在呢。别说得好像上班一样还能中途回家拿便当啊!


 


“然后突然有一天你冷落他一下,让他意识到你居然占据了他这么多的视线。”


 


问题是你家儿子占据得人家已经想把他手动拉黑了啊太太!


 


“最后再找辆车,安排几个人,要么在他面前撞你要么在你面前撞他要么他救你要么救他,在生死一线中发现对方对自己的重要性最后happy ending!”


 


我觉得我作为一个狱警听到这里似乎不大好,我还是走吧。


 


顺便叶秋你家小点吃了什么啊胃里怎么这么臭。


 


10.


 


喻文州和他的母亲聊天的氛围格外地正常。


 


他的母亲是位女强人,待人都客气有礼,是位相处起来非常舒服值得人尊敬的女士。


 


我放心地点点头,离开了两米远后我隐约想起喻文州手上拿着的黑色笔记本似乎在哪儿见过。


 


嗯……究竟是在哪儿呢?


 


11.


 


“还没有拿下吗?”


 


“嗯,因为前辈他也十分的聪明啊。”


 


“哦?喜欢就强势一点啊。”


 


“哈哈,那可不行啊,因为前辈是位比我还强势的人呢。”


 


“这样的话不如……”


 


谈话突然停了下来,糟糕!江波涛的房间似乎传来了“再多听一句就会死”的不祥气息!


 


啊哈哈前面似乎有一面跨越不过去的空气墙呢啊哈哈我还是走开好了哈哈哈。


 


12.


 


“……”


 


“……”


 


“!”


 


“。”


 


嘶……这是什么情况?


 


我看着沉默中的周泽楷和他的姐姐。


 


有点迷啊,原来他们家的沉默寡言是遗传的吗?


 


“啊,是狱警先生啊,”漂亮的女孩子回头看见了我,冲我微笑了一笑,“您好,泽楷在这里多受您照顾了。”


 


“不客气,应该的。”我犹豫了两下,还是问出口,“我还以为你和小周一样不爱说话呢。”


 


“哈哈,不是啦,我只是在泽楷进行脑电波上的交流啦。”


 


我懂,我懂,不就是面对面蓝牙传文件嘛。


 


“哦?那你们交流了些什么?”


 


“这是公事询问吗?”


 


“呵呵,也不算是。”


 


“一些小说而已。”她笑得像一只狡诈的小狐狸。


 


看着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心想该不会是《霸道总裁的小娇妻》吧?


 


我想了想小娇妻一样的叶修。


 


噗——!!


 


13.


 


孙翔这孩子在父母面前出乎意料地是个乖宝宝。


 


面对父母的嘘寒问暖都乖乖地回答,对于父母在感情方面的问题还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也对,孙翔这人本来就比较单纯,本质还是很不错的。


 


除了莽撞了点,好强了点,情商低了点,智商偶尔下下线……


 


等等,这么说他根本就没法变成一个坏宝宝啊!


 


这是个被迫成长为乖宝宝的大男孩啊,我有些心酸地想。


 


14.


 


最后走到韩文清的牢房的门口的时候,发现我们的一位狱警同志正头着地地跪在地上,同时半跪在他面前的还是韩文清的父亲,韩文清坐在一旁,似乎有些无奈的样子。


 


韩文清的爸爸是个让人看了就想喊一句“大哥我们今天砍谁”的男人,但他本人是个非常正直同时又有点恪守规矩的男人,


 


问了韩文清我才知道原来是韩文清的父亲向这个狱警道谢,说他们工作辛苦了,结果这小狱警吓得伏在地上哆哆嗦嗦喊着:“不不不不您辛苦了!”


 


怎么扶都不起来。


 


“你别这样,这样的礼数我受不起。”韩文清的父亲叹了口气。


 


“不不不请务必让我这样!”


 


韩文清的父亲皱起了眉:“起来!”


 


我头一回看见真的能“蹦——”的一下就跳起来的人。


 


15.


 


送走了各位亲属,期间还从苏沐秋的柜子里挖出来一只企图藏进监狱的苏沐橙。




“哥哥!你要记得我们的宏图大业啊!”临走前苏沐橙对苏沐秋喊着。




“放心吧!你嫂子跑不了!”苏沐秋冲她挥挥手。




看着看守关上大门,我哼着小曲儿回食堂准备和大家一起吃黄少天的母亲带来的小吃。


 


结果坐下的时候发现少了好多的同事。


 


我惊呆了。


 


16.


 


叶秋你回来让你家的狗把我们的狱警们吐出来!!!!!


 


TBC




-----------------------------------------------------------------




泪点虐点可能会出现在番外里,要是有,万一有番外讲的就是叶修和其他人是怎么相遇,最后为什么会入狱。




讲道理我第一章还在说这个是有生之年然而日更到这个地步配图都画得欲仙欲死我都被自己打脸打得疼死了。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