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一个。想撩多多可爱的小天使。比心

【韩叶】“父亲”是个恶魔

@阿落🍁 父子韩叶超萌!

阿落🍁:

我……尽力了……




 @一八还想要六勾暴击_(:з」∠)_ 




恶魔韩×人类叶


 


 


》一八太太生快!!!赶着给你过个生日hhhh!【很早就喜欢你了表个白】


》这是什么奇葩设定【憋嗦fa】


》虽然知道太太最近很萌酒茨,可是没玩阴阳师所以写不粗来啦!只能写个韩叶啦hhh


》送个生贺,太太别嫌弃哟!爱你!比心❤


》早上才开始赶质量不忍直视。⁄(⁄ ⁄•⁄ω⁄•⁄ ⁄)⁄


 


 


》其中恶魔设定纯属胡扯的,部分可能和黑执事有点像?嘿嘿嘿。


 


 


 


01、


 


韩文清是恶魔寨中出了名的不好惹的头。但事实上,他很想告诉那些抱头逃窜的小恶魔,自己其实真的不那么吓人,不会把他们的零食抢走,也不会把他们绑起来煮了吃。可看着那些从他面前经过还是大喊着“韩文清来啦,快点逃”的小鬼头们,韩文清只能扶额却改变不了什么。


不过就是长得没那么亲切罢了。


……等等?


哪个恶魔长得亲切了啊!


韩文清像其他恶魔一样,需要依靠吞噬人类灵魂维持寿命。但韩文清和其他的恶魔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他不习惯直接吞食,那样显得太过庸俗。往往,他会和别人定下契约,亲手看着那人的灵魂成长至自己最想要的模样,才缓慢吞下。


这世界上,为了一己私利或者是转瞬即逝的好处而出卖灵魂的人太多,随便找一座城市,在那些纸醉金迷的灯色中,一抓一大把。


韩文清搬进了城市,伪装成一个普通人类,和其他人一样生存。


他从来不担心会断了这种颇为有趣的进食方式。


 


可是——


谁告诉他如果一个灵魂要从婴儿培养起,该怎么办?


 


 


 


 


02、


 


早上推开门便发现这婴儿被人放置在纸箱里搁在自家门口。韩文清愣了愣,蹲下来瞧了里头一眼,那个脸蛋嫩嫩,粉雕玉琢般的小婴儿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


看上去应该不是刚刚出生的。难得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瞅着韩文清,过了三秒后哼唧了一声,皱着眉毛鼻子,换上个嫌弃的表情。


被嫌弃的韩文清倒是不恼,作为一只千年老恶魔【喂】,这点定力都没有是不可能活到这把岁数的。他只是有点吃惊,这小婴儿见到他居然没有其他人那般的反应,倒是新鲜。


韩文清想了想,伸长手臂从箱子里穿过小婴儿的腋下,将他抱了起来。


小婴儿黑亮而水润的眼珠子一直盯着他不放,最后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伸出柔软的小手拍在韩文清脸上。


韩文清:“……”


婴儿柔软的手掌碰触到自己脸颊的瞬间,韩文清心里有些什么东西动了动,像软糖一样。他松开皱起的眉,对着小宝宝露了个僵硬的微笑。


“别怕,我养你。”


小宝宝愣了愣,而后动了动莲藕似的的小短腿,一脚蹬在韩文清的胸膛上。


熊孩子。


 


 


03、


 


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或者是什么天使之类的生物,总有那么一点改不掉的天性。既然不能用这个那个来代指所有的东西,那么只能够给每一样东西都起上一个叫得出口的名字,比如张O蛋王O锤什么的。现在,韩文清对着那本现代汉语词典,眉头拧成毛线团,望了一眼在旁边乖乖躺着,手脚乱动的小宝宝。


叫什么,真是个很难决定的问题。韩文清不明白为什么人类总是这么麻烦。但如果韩文清知道当年他的恶魔爹也是愁眉苦脸地帮他起名字的话,他或许就不会这么抱怨了。


小宝宝似乎是不满意那个大人在发呆,哼哼了两声,伸了小手出来骚扰韩文清。


……这是要抱抱的意思吗?


韩文清犹豫了两秒,在第三秒时抱起了小宝宝。


小婴儿被韩文清扶着站在了结实的大腿上,他看到了那本字典,小手往上面大力一拍,韩文清挑挑眉,看了那个字一眼。


“修。”


韩修吗?


不不不,一身鸡皮掉了一地。


可是这个用来当名字还可以,人类的姓氏中有这个?


韩文清看了一眼宝宝身上穿的衣服,在接近领子的位置,似乎绣着片翠绿的叶子。


他看着宝宝的脸。


“叶修。”


又被糊了一脸。


 


 


 


 


04、


 


韩文清原本以为人类的生活除了每天上班工作,喝水吃饭,洗澡睡觉之外,再不能有更加有趣的事情。即便有人提了旅游看书逛街等,但始终还是离不开最常规的生活轨迹。有时,他冷眼看着同事们在抱怨生活时,只能沉了眸子,沉默良久。


如果不是家里突然多了个爱闹腾的娃,韩文清根本不知道原来人类的生活可以鸡飞狗跳。


“叶修!!放下那个球!不能吃!”


小叶修扭头望他,笑了下,把球砸到韩文清脚上。


“叶修,别扯我衣服,别把口水糊我身上。”


小叶修打过喷嚏,扯过“韩爸爸”的衣角,蹭了蹭。


黑亮的眼睛好像在说,是你要我做个讲卫生的孩子哒。


韩文清心很累,可是这个孩子贴着他胸膛睡觉时,又仿佛窝了一团暖暖的火在胸口一样。浅浅的呼吸喷在上头,像羽毛一般轻柔。


韩文清在极度放松时,会现了原本暗红色的眸。可在这般安静的时刻,那双火般的红眸却生了点柔和,模糊不清。


 


 


 


 


 


05、


 


时间不像韩文清以为的那样过得极为缓慢,叶修在那分分秒秒的流逝中成长起来,逐渐成了个水灵得可以惹起路边怪叔叔怪阿姨注视的孩子。


这点让韩文清很头疼。他精心养成的灵魂怎么就能让别人觊觎了去?于是,他向公司里的同事问起,那位张姓同事先是见了鬼一样望他,而后乐呵呵地指点了两句。


所以,那天叶修从幼儿园出来时,看见的就是韩文清一脸严肃地等在大门口的样子。


“叶修,过来。”


小叶修磨蹭了两步走过去将小手塞到韩文清手里。


“脑韩,你长得好凶啊。”


韩文清无语了一阵后,拉着他慢慢地走。


“叶修,记住,以后在路上遇到陌生人,不要和他们说话,知道吗?”


小叶修歪着脑袋去看路边的小狗,“啊?哦。”


“你在看什么?”


“脑韩,我们养条小狗吧。”


韩文清皱了皱眉,每次听到这个称呼都一脸头疼。当时他是摆脱了公司里另外一位苏姓的女同事来教叶修说话的,结果这孩子一开口就是个“老韩”,发音还不准,一直叫着“脑韩”,没礼貌也没得这么……可爱。


“不养。”


“脑韩!!”


“别闹,不养。”


“脑韩!!!”


 


 


 


 


 


06、


 


叶修放学后,一冲进家门就被大黑背扑了个满怀,摔倒在地。他笑嘻嘻地揉了狗狗的脑袋一把,然后扬起脖子看着走过来的男人,露出笑容。


“嘿,老韩,今晚吃啥?”


韩文清摇头,叶修已经长大了上初中的年纪,性格中却难得没有带上点叛逆。韩文清有时看着他偶尔露出来的坚毅和顽固,喉头会忍不住一紧,本能的进食反应让他有些惶恐。


“起来再说,洗个手,吃饺子。”


叶修推开上前来舔他的大狗,手往后一撑,站起来奔到厨房。


“哟,还有模有样的啊?”


韩文清拍开他想要偷吃的爪子,沉了声音,“去洗手。”


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转身去洗手,鼻间突然嗅到了一点怪异的气味。


“老韩,你刚在家干什么?”


韩文清愣了愣,盛碗的动作顿了下来,“没什么。”


 


他虽然是有亲自养成灵魂的兴趣,可不代表在被逼急了之后不会解决掉那么一两个。


而进食时,总不免带了些血腥味,不浓,很浅。


星星点点地萦绕在身体周围,似有若无。


 


 


 


 


 


07、


 


韩文清看了一眼那个长得已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眼眸现了点浅浅的红。


坚韧,固执,对最坚持的事物有着常人很难理解的执着,对于想要的一切,一直都尽了最大努力去争取,不说累也不说苦。别人看来的艰难,在他眼里,比云还淡,比风还轻。


这就是他这么十九年来养成的灵魂。


慢慢长大,已经长成了他最想要的模样。


“老韩?”


叶修见他一直发呆,出声喊他,然而不经意一望,却瞧见眼角的那点不正常的红,像一簇火焰在跳动。叶修想到了这些年来的一些事情,韩文清极少晚归,却会有那么几次在深夜时出家门,再回来时已是接近清晨的时刻。


“嗯?”


叶修愣了愣,没答话。“没什么。”


而比起他偶尔的行为异常,叶修更在意的是——


 


韩文清没有衰老迹象。


从他有记忆开始,他所记得的韩文清的模样就是这样,从来都没有生出一根白发,一条皱纹,可没有人怀疑过这一切,也没有人会在看着他时,感慨一句半句。叶修觉得奇怪,有的时候盯着他的脸出神,慢慢地,又好像有了点别的不一样的东西。


窝在心口处,极轻微地翻了个身。


 


 


 


 


 


08、


 


韩文清的最初想法是二十年。


今天是叶修的二十岁生日。事实上,是以韩文清捡到叶修的那一刻定下来的,毕竟不清楚他真正的出生日期。


韩文清望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在蜡烛的火光下,笑着,露出毫无防备的脸。


“哎,老韩,你说都这么些年了,你怎么好像完全没有老。”


叶修突然地开了口。


韩文清心里堵了块棉花团,他沉默着望向这个他一手带大的人,眼睛好像穿过了肉体,直接地望进了灵魂深处燃烧着的永不熄灭的火。


“我是不想说,可你大半夜跑出去吵醒我了,我注意到也不是什么怪事对吧。”


叶修拿起叉子往蛋糕上戳了一下。


“韩文清,你不是人类吧。”


无论是偶尔散发出来的血腥味,还是那几乎毫无变化的容颜,或者是极少数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浅淡的红眸,这都不应该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拥有的特征。而当所有的不可能都摆在面前时,叶修抬眼再去看韩文清的那刻,也才终于敢认了这个事实。


二十年来,同一屋檐下,对方却并不是人类。


怀了什么心思收养自己,也还弄不清楚。到底是要做何打算,也一点都不知道。


可叶修,信了这个邪。他笑着抬起脸去看韩文清,眸子里闪着光。


 


韩文清沉默很久。


终于露了真面目。


每一只恶魔的原本形态都是动物体,韩文清是黑豹,这下却只露了双红眼,和黑色的爪,兽耳却也完全地收了起来。


 


“抱歉。”


 


 


 


 


09、


 


叶修看着那个坐在他对面的恶魔。


 


缓慢地开口。


 


“韩文清,你知道,如果人类喜欢上恶魔,是什么结果吗?”


 


 


 


 


10、


 


韩文清从身后环着叶修的腰,黑色的指甲嵌入了柔软的皮肤,尖锐的獠牙对准了叶修的颈侧,灼热的呼吸喷在战栗的皮肤上。


“就这样?”


叶修艰难地扭过头来看他。


“不然呢?养了二十年,你不就等这一刻?”


韩文清舔了舔唇,他嗤笑一声低下头去轻咬一口颈侧肌肤,却没有咬破那对于獠牙而言太过脆弱的存在。


“叶修。”


“你知道恶魔除了进食本能,还有什么吗?”


叶修抖了一下,双手去掰恶魔环在他腰间的禁锢,“老韩,你这——”


韩文清用了点力把叶修往桌子上压了下去,往前挺动了一下,唇贴着叶修的耳边说话。


“猜到了吧。”


叶修怎么会不知道顶在自己股间的硬热是什么。


 


 


11、


 


很早之前,就有人告诉过韩文清,恶魔除了进食这项本能外,极少数的拥有优秀血统的恶魔还会带了另一个本能,繁衍。


不过这个本能与进食有别。


进食是不分对象就可进行的,至于繁衍,那是只能针对特定的人才会表现出来的本能。


韩文清伸手抚过叶修因着情丶欲泛红的眼角,拇指指腹擦过他的脸颊。


“这才是我的目的,叶修。”


叶修被顶得难受,艰难地睁开眼去看压在他身上的恶魔,伸手去够他的脖子,却又被突然加快的那一下弄得腰软无力。


“韩、啊!文……嗯唔!……文清!”


手指在擦过恶魔背部时,叶修狠狠地在上面刨了一下,结果被恶魔瞪了瞪。


然后又被翻了过来,煎来煎去。


妈蛋,好痛啊。


 


 


 


 


12、


 


第二天早上,叶修揉着腰从枕头里把自己的脸拔出来后,睁开眼睛看了房间一眼。


没有人。


韩文清不在。


 


他苦笑一声。


什么恶魔。


分明就是禽兽。


 


还是吃完了就跑的禽兽。


 


 


 


 


 


13、


 


一年后。


 


韩文清从门口出来后,被迎面奔过来的大黑背扯住了腿。


他抬头去看站在门口的男人。


 


“哟。”


男人朝他打了个招呼,眼神明亮。


 


“你们恶魔都是这样吃完就跑了吗?”


 


韩文清哑然。


 


“难道我的‘老父亲’你还会害羞?”


 


韩文清露了血红的眸,走过去稍微地用力握住叶修的脖子。


 


“怎么可能。”


 


 


 


 


 


 


14、


 


 


“哎不对啊,这狗我们养了很多年了啊,怎么一点都没老呢老韩你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


“你才知道啊。”


 


作为恶魔族里长得和黑背一样的其实是所属狼族的小点表示,我才无辜好吗。


 


 


END.


 


 


 


 


 



评论

热度(389)